中国参与冰雪运动的主力军“白色鸦片”(图)

2012年,北京的民间花滑界出了一件让大家都倍感振奋的事——不满14岁的北京姑娘王雪涵正式进入国家花样滑冰队,这个没有接受过一天专业竞技体育体系培养的女孩,成为京城滑冰俱乐部培养出的第一个国家队队员。“三亿人上冰雪”冰雪运动被称为“贵族运动”不无道理,花滑、冰球、滑雪……无论哪一项都需要一定水平的消费能力。

本报记者/李静

发表于2022.1.24期1030期《中国新闻周刊》

用手机打开微信,李源七八个校友群每个人都积累了几条十、上百条消息,有的去崇礼拼车,交流技术,有的找了合伙人作为教练一起工作。李源两年前喜欢去滑雪。李源每周要滑雪一次,所以她认识了一群雪友。她不是他们中最痴迷的。她认识了几个朋友,就请假去了崇礼。待了一个月后,他们都将这项“神奇”运动称为“白鸦片”。

李源11岁的侄女也喜欢一项冬季运动——花样滑冰。她在北京的室内溜冰场跟随专业教练学习了4年。与李源单纯的休​​闲娱乐目的不同的是,孩子参加的是滑冰专业考试。

中国参与冰雪运动的主力军“白色鸦片”(图)

天津南开区大型购物中心内的室内溜冰场。图/IC

2021年10月,清华大学体育产业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2021年中国青少年参与冰雪运动报告》显示,在中国参与冰雪运动的人群中,1-17岁的比例和18-24岁分别是。以34.08%和27.27%位居前两名,青少年是中国参与冰雪运动的主力军,北京冬奥会的申办和备战促进了年轻化人们对冰雪运动的认识。当北京在2015年获得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举办权时,中国的“3亿冰雪人”正逐渐从愿景走向现实。

随着北京冬奥会的临近,近年来,滑雪、滑冰、冰球等新的冰雪运动形式在中国由北向南逐渐流行起来,并呈现出明显的焦点。北京滑冰协会秘书长侯明辉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冰”和“雪”两种运动形式在民间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有了一定的厚度,自然有层次感。发生。雪上运动吸引了年轻人和家庭,以度假胜地的形式越来越受欢迎。冰上运动的对象多为儿童和儿童,具有明显的训练性质。竞技体育培养了相当数量的观众和后备力量,

国家队有北京孩子

9岁的李启淼穿上溜冰鞋,扭着头发,穿上高弹训练服,刚放学就被妈妈带到国贸溜冰场。今天是她的训练日。她必须与教练一对一学习1小时,然后自己练习至少1小时。她从 5 岁半开始参加花样滑冰,每周至少上课两次。经过三年半的学习,她已经能够完成两个半跳。这是一个相对困难的动作。在花样滑冰水平测试中,她在6级以上。(最高到8级)。

放学后的国贸溜冰场,随处可见小学生和教练一起学习新动作。来的人太多了,溜冰场不得不限流。家长和孩子们在溜冰场外排队等候上课。. “在北京,练习花样滑冰的孩子太普遍了。” 李七淼的妈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虽然李七淼的水平进步很快,但这只是同龄花样滑冰孩子的正常进步。“大家都不是在滑冰和玩,他们会花一些时间尝试好好看看。”

李七淼拥有众多偶像,其中包括陈露、申雪、庞青等知名选手。她也喜欢王雪涵和于小雨。他们的人气和比赛成绩都不如前者,但在练习花样滑冰的孩子们的心中,却有些不对劲。相同的状态。

2012年,北京民间花样滑冰界发生了一件让大家都感到非常兴奋的事件——14岁以下的北京姑娘王雪涵正式进入国家花样滑冰队。这个一天没在职业竞技体育体系训练的女孩,成为了北京滑冰俱乐部培养的第一位国家队队员。之后,王雪涵的成长轨迹几乎如出一辙。同一个滑冰俱乐部的于小雨和张依依也相继进入了国家队。

世纪之星滑冰俱乐部,从普通北京儿童中培养出国家队队员,是全国首家冰上运动培训机构。与北京首个室内商业溜冰场——国贸溜冰场一起,被业界公认为商业溜冰场。滑冰市场的开拓者。

2022年1月15日,北京什刹海,人们玩冰车。图/视觉中国

事实上,北京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和冰上文化的城市。在物质匮乏的年代,老北京的冬天是四个季节中最无聊的,什刹海滑冰成为老百姓为数不多的休闲活动之一。它在1920年代和1930年代成名,并发展到1970年代和1980年代。什刹海溜冰场自己制定了许多不成文的规定。比如有主溜冰场和次溜冰场,只有拥有普通溜冰鞋的人才有资格去主溜冰场。在那些日子里,穿着一双普通的溜冰鞋,背上系着腰带,几乎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1981年,北京首都体育馆举办了世界冰球C组锦标赛,吸引了30万观众观看比赛。当时,不少北京市民互相打招呼,问:“去吗?来白石桥花两毛钱看吧。puck!”

国贸溜冰场副经理肖玉红,1980年代还是国家队双人滑选手。她记得当时人们对冰上运动的热情,但那个时候,“冰”和“雪”都还停留在露天娱乐的阶段。它已经成为一种真正流行的运动方式,更不用说商业发展了。直到1999年,国贸冰场作为国贸二期综合体的一部分对外开放。肖玉红回忆说,溜冰场是时任国贸商城董事长海外考察归来后,效仿西方商业综合体建设的配套设施。市场火爆,室内溜冰场的作用主要是聚人气。

同年,在芬兰赫尔辛基举行的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上,刚刚步入世界级选手行列的申雪和赵宏博,因裁判误判,丢掉了自己的首枚世锦赛金牌。姚斌教练回国后,与第一弟子范军谈起花样滑冰俱乐部。虽然当时中国花样滑冰已经培养出了世界级的选手,但所有的苗子都产自东北,以形式培养竞技体育,缺乏广泛的人群。基础和不断壮大的后备力量。

那一年,范军听从老师的建议,在头身附近的一间10平米的小屋里,开始了“世纪之星”的运营。1999年的宣传只是《北京晚报》广告栏目中的一个小“豆腐块”。范军清楚地记得,第一堂课,只来了三个学生。

新开的国贸冰场依然是高端商圈的高消费。游客的主要来源是在附近工作和生活的外国人、国际学校的学生和在国贸写字楼工作的白领。

就这样,在21世纪来临之际,北京乃至全国的民间商业冰上运动在首都的东西两侧惊人地展开。

“三亿人在冰天雪地里”

得益于姚斌的支持,《世纪之星》的软硬件无可挑剔。俱乐部为国家队的学生租用冰球时间。利用国家队的用餐和休息时间,学生可以使用专业场地,并教教练。他是当时花样滑冰界的知名人物。通过家长和学生的口口相传,半年之内,“世纪之星”学生的数量从三个迅速增长到五十、六十个。有家长对范军说:“我们小时候在什刹海滑冰,想学,但没地方学,现在有了条件,一定要把孩子送到这里。”

2000年,国家体育总局冬季项目管理中心颁布了《花样滑冰训练大纲》,随后分别于2006年和2012年进行了修订。范军认为,这份程序化训练指南为花样滑冰运动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私营部门滑冰。有了这样的科学体系,“世纪之星”和在北京成立的各种花样滑冰俱乐部一路发展得很好。

, 持续时间 04:01

国贸冰场开业一年后,成立了培训部。“我们很快发现,人们不满足于去那里玩,尤其是孩子。他们不仅想学滑冰,还想系统地学习,客户有培训需求。” 肖玉红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与使用国家体育总局颁布的《花样滑冰训练大纲》的训练俱乐部不同,国贸溜冰场仍根据客群特点走国际路线,采用美国滑冰协会指定课程(滑冰学院)。

一个潜在的市场自然很快引起了资本的关注,很快,很多商业地产公司开始在商业项目中搭建室内溜冰场。新世界购物中心、西单文化广场、华润七彩城……一片片“冰”出现在北京商圈,北京商业滑冰市场开始温和上行。

“直到北京成功申办2015年冬奥会,整个北京的‘冰’不超过10块。” 世纪之星滑冰俱乐部创始人兼董事长范军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说:“整个市场真的是革命性的,在‘3亿人在冰雪上’的口号提出并中标之后,出现了性和爆发式的增长。为了冬奥会。”

2015年1月6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申办委员会代表团走进位于瑞士洛桑的国际奥委会总部,递交了《申办报告》。在《报告》中,中国承诺要带动“3亿人在冰雪上行走”。说明中国申办冬奥不仅仅是竞技层面的金银之争,更重要的是希望更多的普通老百姓能从冰雪运动中受益,让青少年得到发展。通过冰雪运动更全面的身心。

中国参与冰雪运动的主力军“白色鸦片”(图)

2022年1月12日至13日,天山脚下的乌鲁木齐县第一中学将举办中小学生冬运会暨冰雪嘉年华。小学速滑队的学生进行速滑示范。图片/新华社

2016年3月上旬,在申办冬奥会成功七个月后,北京发布了《关于加快发展冰雪运动的意见(2016-2022年)》和七项配套计划。按照规划,到2022年,北京各区将建设不低于1800平方米的国际标准室内溜冰场,室内溜冰场总数至少达到36个。据2017年6月发布的《北京室内溜冰场信息百科全书》显示,北京市已经或即将建成的室内溜冰场有73个。仅在朝阳区,以朝阳大悦城冠军溜冰场为中心,方圆7公里内有兴隆公园豪泰溜冰场、国贸溜冰场、平房小狼溜冰场、全明星长应天街店,

在这些室内溜冰场,训练项目主要是花样滑冰。在民间冰上运动的发展中,冰球的商业化发展和普及略晚于花样滑冰。一方面,冰球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一项贵族运动。比如一套一次设备需要4000~5000元。另一方面,因为练习冰球不能像花样滑冰那样单独完成,需要一个比较完整的团队,属于集体项目,需要通过比赛来提高技能。

除了东北三省通过全国体系培养冰球队外,北京是中国发展青少年冰球运动最早的城市。第一支业余冰球队是由几位家长组织孩子学习冰球的,其中包括北京冰球协会名誉会长。演员英达。因为大部分孩子都是老虎,所以球队被命名为“虎崽”。他们没有固定的训练地点。“世纪之星”和国贸溜冰场都为他们提供了场地。

花样双人滑冰冠军视频_小孩花样滑冰图_小孩滑冰视频

从2006年开始,“世纪之星”等已经在花样滑冰训练市场形成规模的冰上训练俱乐部开始涉足冰球训练。随后几年,中国第一个青少年冰球联赛在北京开始,北京冰球协会成立。, 2015年申办冬奥会后,官方的大力支持让这项慢慢发展的小众运动真正火爆起来。2008年北京举办首届青少年冰球联赛时,参赛人数不足50人的只有四支球队。2021年第13届联赛,已有26家冰球俱乐部参赛,参赛球队256支,年轻球员近3600人,年龄从6岁到18岁不等。据北京冰球协会统计,目前有4个,

私人职业冰球俱乐部也应运而生。2016年初,北京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在北京市朝阳区注册成立。2017年,“昆仑红星”与中国国家冰球队签署共建协议,为国家队的比赛训练提供平台。“昆仑红星”负责人刘洋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俱乐部北京和深圳分公司目前负责为国家男女冰球队提供高水平的训练平台和球员池,帮助中国职业曲棍球队。发展冰球的功能。

对职业运动的贡献样本

在冬奥会带动的冰雪热潮下,冰雪运动的发展不再局限于冬季和北方城市。到2021年,上海将有13个室内冰场,武汉有8个,深圳有6个……已经在北京有足够经验和资源的冰上训练俱乐部陆续南下。

北京滑冰协会秘书长侯明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全国有世纪之星、冠军、全明星、华润等几十家花样滑冰俱乐部,80%的大型连锁俱乐部来自北京。“世纪之星”是走出北京的第一家连锁冰上训练俱乐部。自2003年以来,现已在杭州、深圳、成都、西安等城市设立了20家分公司。这些成熟俱乐部的先进培训和管理经验,进一步推动了全国的滑冰热。

与花样滑冰相比,冰球在南方城市是一项不太受欢迎的运动。2017年,深圳昆仑红星冰球俱乐部在龙岗成立。成立之初,相比于深圳本地居民,较早接触冰球的港澳家长似乎对“昆仑红星”提供的奥运标准冰场感兴趣。更感兴趣。周末,不少港澳孩子在家长的带领下,带着全套装备开车过来练习冰球。深圳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副总经理杜从飞认为,从冬奥会前两年开始,深圳人对冰上运动的认知和参与冰上运动的热情似乎有了明显的提升。

2019年5月10日,在2022年冬奥会倒计时1000天之际,北京冬奥组委发布《致中小学生的信》,呼吁中小学生积极参与奥林匹克教育,学习掌握冰雪运动技能。

8岁的何青缇在北京东城区板场小学读三年级。她记得,自从2020年升入二年级后,学校经常组织歌唱、绘画、学习冬奥会。和她一样,她的许多同学都对冰上运动产生了兴趣。男孩学冰球,女孩学花样滑冰。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冬奥会主题曲《携手未来》,全班同学齐唱。”

在北京,越来越多的学校将冰雪运动引入校园,将教室设置在溜冰场和雪场上。据统计,近年来,北京有46万余名中小学生冰上学,其中雪地25万余人,冰地20万余人。截至2021年12月,北京已有200所冰雪运动学校。从2016年开始,北京举办了中小学生冬季运动会。已连续举办6届。在过去的几年里,参与者的数量从最初的500多人增加到1700多人。比赛项目由原来的冰块拼图改为雪地攀登。和其他有趣的项目,

在距离冰雪太远的南方城市,随着冬奥会的临近,越来越多的“冰宝宝”诞生了。最初几年,深圳昆仑红星冰球俱乐部每年都会为大中小学生举办免费体验课程小孩花样滑冰图,但留在“冰面上”的学生人数有限。2021年冬奥会倒计时,南方的孩子们对Ice的兴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副总经理杜从飞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今年以来,深圳多所学校开始积极联系昆仑鸿星。与莫斯科大学等学校合作,将冰球引入课堂,学校开始组建冰球队。

从深耕南方市场多年的“世纪之星”的统计数据来看,南方地区定期培养的学员数量一直在增加。在上海、深圳等分店,固定到冰场进行教练培训和冰上体验FIT训练营的孩子收入比例达到55%。在花样滑冰市场已经成熟的北京,这一比例为64%对73%。南方城市学生的粘性正在逐渐赶上北京。在“3亿人去冰雪”的口号提出后,与北京冰上人数的爆发式增长相比,其他城市的“世纪之星”俱乐部数量也有明显增长。 . 范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在这些冰上训练俱乐部的负责人眼中,热爱冰上运动的孩子分为三个层次。大多是为了强身健体和增加爱好。一些父母受过良好教育,知道花样滑冰和冰球在北美很受欢迎。都是热门项目。让孩子掌握这个技能,就是为以后出国留学做准备。不仅能提高录取率,还能更快融入当地社会。也有少数孩子,在训练中表现出了极高的悟性和天赋,希望发展成为国家队的职业球员。

2022年1月15日,在辽宁省沉阳市,公园内的天然溜冰场成为人们休闲运动的热门场所。图/视觉中国

近年来,后两个层次的儿童数量大幅增加,这种量变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滑冰市场的质变。比如在世纪之星俱乐部,一旦优秀的业余球员在北京比赛中名列前茅,俱乐部就开始投入训练。不仅训练和设备不收费,还按级别提供补贴,提供师资和场地保障,支持球员在职业道路上发展。继王雪涵、于晓雨、张依依之后,《世纪之星》将陈宏毅、安湘依等北京小朋友送入国家队。

2014年全国男子少年冰球锦标赛,以普通中学生和“小海归”为主的北京队连续击败来自东北的两支职业冰球队,以全胜战绩夺得冠军。标志性事件。在俱乐部打球的普通孩子开始打败体制内的“正规军”。

没有任何行政干预的市场已经开始打造职业球队甚至国家队球员。民间冰上运动的发展,正在为中国职业体育提供一个值得研究的样本,或许,也将有助于开辟一条新的职业发展道路。

从零开始的雪场

小孩花样滑冰图_花样双人滑冰冠军视频_小孩滑冰视频

与儿童是绝对主力的冰上运动不同,滑雪主要吸引成年人中的年轻人。进入下雪季节,我在小红书上发了一条关于找同伴拼车到崇礼的帖子,半小时内就收到了七八条陌生人的信息。不仅我拼车,还有人主动问要不要加入我们私教。资深雪友李媛觉得这个回复率很正常,因为现在北京的雪友太多了,每次去崇礼都容易找到同伴。

在知名公司经营的李媛工作非常忙碌。公司实行大大小小的周制,但她还是坚持每周去滑雪。她没有时间去崇礼,还得去北京周边的南山、君都山等滑雪场。她觉得滑雪是一项非常减压的运动。它不仅有征服自然的成就感,也有自由的感觉。对于像她这样的20多岁、30多岁的年轻人来说,这也是一种重要的社交方式。通过拼车和滑雪团的技能交流,她认识了彼此。结交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滑雪运动在民间的普及小孩花样滑冰图,与申办冬奥会的成功密不可分。崇礼伏龙山体校训练副主任文梦莹10年前是一名职业滑雪运动员。在她的印象中,在2013年北京和张家口联合申办冬奥会之前,公众对滑雪是没有概念的,滑雪一直都是竞技运动的形式。当时,中国唯一有名的滑雪胜地是黑龙江的“亚布力”,离普通人很远。

崇礼第一个完全开放的滑雪场万龙滑雪场于2003年建成。随后,虽然多乐美地、云顶等众多大型滑雪场相继建成,但几乎没有配套设施。,滑雪爱好者晚上只能住在当地的农家。

2022年1月3日,河北张家口,崇礼滑雪场的游客。图/视觉中国

这一变化始于2013年,当时北京宣布与张家口联合申办今年11月的2022年冬奥会。第二年,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和张家口大力发展旅游业政策的双重推动下,崇礼摘得贫困县称号。2015年是申奥成功后的第一个雪季,张家口有近250万人次滑雪,同比增长31%,其中崇礼有45万人次滑雪,同比增长42.3% 。

北京周边的滑雪场也从申办冬奥会前的22个增加到32个。为了适应近几年人潮的激增和雪友水平的不断提高,北京的很多滑雪场都进行了软硬件改造。 2021年升级改造。如嘉峪关滑雪场加宽了整个雪道,调整了坡度,恢复了600米长的高级赛道。南山滑雪场加大了对夜间滑雪的投入,开放的夜间滑雪滑雪道由上个雪季的10条增加到17条。

2016年,崇礼富隆四季小镇旅游度假区落成,将滑雪与休闲度假连接起来。崇礼伏龙山体院院长崔亚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伏龙”的定位非常明确——“好看、好玩、有文化内涵”的目的地型滑雪场。客户群为亲子家庭,20~35岁以年轻人为主。伏龙山体校的培养目的也是为了普及和推广。不同于室内冰上培训机构的系统培训。“‘冰’和‘雪’两项运动在民间有着不同的发展态度。” 崔亚杰说。

目前,我国滑雪场仍以旅游体验型滑雪场和郊区学习型滑雪场为主。最大的初学者滑雪市场”。

据《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统计,2000年全国仅有50家滑雪场,到2019年增至770家,滑雪者总数从2014年的1030万增加到20.76人2021年达到100万。滑雪者城市层级呈阶梯式分布。其中近60%集中在一线和新一线城市。从收入水平来看,月收入过万的滑雪者比例为43.3%。

北京滑冰协会秘书长侯明辉表示,冰雪运动的快速发展离不开冬奥会的效果和政策的推动。这也是中国人收入水平提高后中产阶级扩大的结果。

冰雪运动被称为“贵族运动”并非没有道理。花样滑冰、冰球、滑雪……无论哪一项都需要一定的消费能力。萧玉红和杜从飞粗略估计了一下。一个孩子学习花样滑冰一年要花3万到4万块钱。冰球护具比较贵,一年要5万到6万元。如果想要更好的设备,可能要10万以上。只是一个参加普通培训的孩子,如果要向专业方向发展,成本会更高。王雪涵正式加入国家队时,母亲曾对媒体表示,家族对王雪涵花样滑冰训练的投入已经超过百万。

滑雪的消费也很高。雪友们通常会自己购买滑雪装备,而不是租用。即使是滑雪靴、滑雪服、滑雪板等入门级产品,全套价格也接近3000元。滑雪训练的价格,哪怕是小班教学,全天教学也要500元起。

中国冰雪运动逐渐走进寻常百姓家后,带动了整个冰雪产业的发展和升级。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冰雪旅游发展报告(2022)》)预计,2021-2022年,中国冰雪休闲旅游人数将达到3.。预计达到3233亿元。

根据京东“双11”2021年销售数据,雪衣、滑雪板、滑雪镜、冰雪旅游等冰雪品类订单均呈现爆发式增长。滑雪服成交量同比增长270%,滑雪板订单量同比增长590%,滑雪护目镜订单量同比增长300%,自营滑雪品类经营订单量同比增长23倍。

国内市场的发展带动了国内滑雪产品的品牌化,中国品牌也开始出海。阿里巴巴旗下跨境电商平台速卖通数据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中国滑雪装备海外销量较2020年增长60%以上,国产滑雪头盔海外销量增长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 15 倍。2021年,全球100个国家和地区的消费者将在全球速卖通上购买中国滑雪装备,北至冰岛,南至智利。冰雪运动带来的科技理念也在不断升级,模拟冰、滚雪、模拟器等科技创新产品不断出现。

担任国际滑雪联合会秘书长20年的莎拉·刘易斯去年接受采访时表示,“3亿人在冰雪上”的计划将对世界冰雪市场产生巨大影响,不仅意味着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冰雪爱好者,受益者还包括冰雪旅游行业的设备制造商和从业者。

在冰雪爱好者数量不断增加和数据不断升级的背后,中国冰雪产业正迎来发展的黄金机遇期。

内容来源于网络,仅供参考。发布者:亮哥,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youliangdian.com/2022/03/20/3671.html

(0)
上一篇 2022年3月20日 下午2:58
下一篇 2022年3月20日 下午3:5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