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三次,人生走过了很多路还是前夫最好

01

莫栗的第一次婚姻是因为爱情。

青梅竹马的两个人水到渠成地组建了家庭。

可是,越是深爱的,越是脆弱的。

婚后,两人都觉得对方像变了一个人,日子越过越失望,直至透顶。

02

从前,两人都是爱玩喜欢热闹的人。

可是,结婚后,每次老公苏岩伟跟朋友聚会,莫栗都会夺命连环CALL。

好几次,苏岩伟没在约定的十点钟准时回家,莫栗就真的反锁了房门,没让他进家。

但要是莫栗出去跟朋友聚会,苏岩伟如果打电话催,莫栗就会原地

翻脸:“你整天玩,我这偶尔出来一次,你就不愿意了,我是结婚,不是住监狱。”

苏岩伟不做家务,莫栗就会数落他。

而他做了呢,她也一样可以挑出N多不是。

被叨叨烦了,苏岩伟就会反抗:“你以前没这么碎嘴子,怎么结了婚之后,嘴跟破锣一样,烦不烦啊!”

就因为这句话,莫栗跟他冷战了一个星期。

直到最后苏岩伟又是写检讨,又是买礼物,才算告一段落。

03

不仅如此,在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里,莫栗和苏岩伟的相处都是凡事争输赢,处处压他一头。

两人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可以任意指使苏岩伟给自己洗水果,烧水冲茶,下楼拿快递。

可是,苏岩伟哪怕让她递一下遥控器,她都会当场拒绝,并反问:“你自己没长手吗?”

就这样,大事没有,小争端

不断。

等到女儿可可出生后,矛盾达到了峰值。

夫妻矛盾叠加婆媳矛盾,日子过得鸡飞狗跳。

苏岩伟始终弄不明白,结婚前,莫栗和自己的妈妈明明相处得很好。

可是,为什么变成婆媳之后,就反目成仇了呢?

那时候,婆婆帮他们带孩子,顺便也帮他们做家务,其中辛苦可想而知。

即便如此,苏岩伟每天耳朵里灌满了莫栗对婆婆的控诉:炒菜太咸,拖地不干净,多管闲事,说话含沙射影……

苏岩伟稍微替妈妈说句话,莫栗就一句话怼回去:“你这么向着你妈,你跟她过一辈子吧!”

04

>

日子磕磕绊绊到可可两岁半的时候,有一天,可可跟奶奶在小区玩滑梯时,从滑梯上摔了下来。

尽管滑梯下面铺着塑胶,但还是磕掉了两颗牙齿。

本来那几天莫栗跟婆婆就因为一些琐事在冷战,这下,孩子受伤了,莫栗闻讯赶到医院时,直接对婆婆下了逐客令:“你怎么带孩子的,都给整毁容了,以后,可可不用你带了。”

婆婆极力解释,但莫栗连一个正面眼神都不给她。

从医院回来,婆婆含泪收拾东西,准备回自己的家。

苏岩伟在房间里极力劝解莫栗:“这只是一场意外,就算咱们自己看娃,也不能避免她受伤。”

结果,莫栗打开卧室门,歇斯底里地喊道:“苏岩伟,今天要么你妈走,要么我走,你现在立刻马上选择。“

苏岩伟一边让她冷静,一边想把她拖进卧室,结果莫栗又撕又咬:“我看了,你就是个妈宝男,根本离不开你妈。那行,我给你们让位,离婚,这日子我一天都不想跟你过了。”

莫栗以为抛出“离婚”二字,是对苏岩伟和婆婆最大的震慑。

但没想到的是,她话音刚落,苏岩伟斩钉截铁地回答:“离就离,你别后悔。”

05

那时的莫栗任性骄傲,父母朋友劝得越起劲,她离婚的劲头也就越坚决。

更何况,苏岩伟也是一副“过够了”得毫不惋惜状。

于是,两人在结婚的第四个年头,离了。

可可跟了莫栗,家里的房子和为数不多的存款也给了她,苏岩伟几乎是净身出户。

这在莫栗看来,为了摆脱自己,苏岩伟简直不惜代价。

所以,后来面对很多人从中说和,希望他们复婚,莫栗非常坚决地回答:“我不可能吃他这棵回头草,伤透了。”

有一次,苏岩伟来探望可可,离开时,面对可可眼泪汪汪的挽留,苏岩伟跟莫栗说:“要不,为了孩子,咱们复婚吧?”

莫栗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我得傻成什么样,要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

事实上,说出这句话时,任性赌气大于理智。

只不过,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

两人复合的大门,就这样被莫栗封死了。

那时候的她认为,只有结束错的,才会遇见对的,而公主的人生,不挽留任何人。

06

离婚第二年,莫栗接受了单位同事张洋的追求,两人同时带着疗伤的心态走进了第二段婚姻。

张洋离异,有一个儿子跟了前妻。

打动莫栗的,是她和张洋的无话不谈,以及张洋对可可补偿式的父爱。

因为前妻总是在孩子面前说张洋的不是,所以,离婚后,儿子和张洋越来越疏远。

也因此,两人对于彼此的第二段婚姻充满期待。

觉得彼此都是受过伤的人,理应踩着前段婚姻的坑,互相珍惜。

可是,真正组建成家庭,过起日子来,没有一天是顺心的。

07

张洋以前对儿子也不是很上心,可是,自从跟莫栗结婚后,越是对莫栗的女儿好,也就越发觉得对儿子愧疚。

于是,平时几乎两三个月才去看一下儿子的张洋,对儿子的陪伴突然频繁起来。

差不多大的两个孩子,前一秒还玩得很好,后一秒就会为抢玩具大打出手。

自己的孩子自己疼,莫栗批评张洋的儿子:“你是男孩子,要让着点女孩。”

结果张洋不愿意了:“小孩之间的事,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再说,不管男孩女孩,都得讲道理。”

然后,两个孩子和好了,可是,莫栗和张洋心里的梁子却越结越深。

而有了孩子的牵绊,彼此跟前妻、前夫的联系自然也就无法彻底了断。

每次张洋去前妻那里接孩子,或者和前妻一起给儿子过生日,莫栗都会冷嘲热讽。

而莫栗跟前夫为孩子的事情通电话或见面时,张洋也不是滋味,各种找茬。

08

婚姻就是这样,一件事不对味,其他的事也都跟着串味。

结婚前,张洋信誓旦旦地表示工资上交,家务全包,绝不会让两人像第一段婚姻那样,在这些小事上翻车。

可是,这样的承诺仅仅坚持到蜜月结束。

张洋做饭时,一会儿喊莫栗给他扒个蒜,一会儿让她帮忙下楼买袋盐,偶尔自己做饭时,见莫栗在沙发上刷手机,就会问她:“不用你做饭,但至少在厨房里陪我吧。都上一天班挺累的,你这样会让我心理不平衡的。”

莫栗也不服气:“做不到你就别承诺啊?干点活还要功夫钱,你就是见不得我清闲呗?”

09

总之,两人本来都以为经历了第一段婚姻,他们会吃着从前的堑,长着现在的智。

但日子真正过起来,才发现,从前婚姻里存在的问题,现在依然是问题。

而且,比起前一段婚姻,现在又多出各自的孩子。

老问题没解决,新问题层出不穷。

事实跟当初没结婚时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尽管两人都没说,可是,每天夹生地过日子,他们分分钟都觉得这婚结得太草率了。

莫栗跟闺蜜说:“这次要是离了,这辈子打死也不结婚了,太没意思了。”

10

致使两人最终分崩离析的,是张洋开始以各种名目不上交工资。

刚开始是打马虎眼,延迟上交。

后来是自留小金库。

再后来,当莫栗给可可报了个一对一的英语外教,张洋想让儿子也跟着一起学时,莫栗表示外教不收学生了。

莫栗如此区别对待两个孩子,张洋特别生气,反手就花重金给儿子报了一个网球课。

而且,从那儿之后,张洋再没提交工资卡的事。

有一次,两人一起买菜,莫栗菜都挑好了,等着张洋付钱。

可是,张洋根本就没有要付钱的意思。

莫栗气咻咻地付了账,走出菜场,质问张洋:“啥意思?现在工资不交,生活费不给,这是要吃软饭吗?”

张洋也很生气:“你要这么说,家里三个人吃饭,凭什么我一个人掏钱?”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越吵越凶,什么伤人说什么。

彼此都觉得,这世界上最糟糕的人,怎么都让自己给碰上了。

“离婚”两个字,都在彼此的嘴边晃悠,但谁也没提。

离过一次了,再离,的确需要勇气。

11

可是,离不了,不代表日子可以忍气吞声地过下去。

家,重新成了战场。

两人要么冷战几天谁也不跟谁说话,要么一张嘴就是争吵。

最终让莫栗下定决心离婚的,是因为女儿。

有天晚上11点半左右,5岁的可可突然发高烧,本来自己睡的孩子哭着来找妈妈。

惊醒的莫栗把可可搂在怀里,才发现孩子烧得烫人。

她一边迅速穿好衣服,一边叫张洋跟她一起去医院。

结果,张洋醒是醒了,可是,丢下一句:“小孩子发烧是常有的事,先物理降温一下呗。”

然后,倒头继续睡。

莫栗很生气,一把掀开他的被子,张洋又重新扯回去,抵死不离床。

莫栗刚想跟他吵架,结果,孩子可怜巴巴地恳求她:“妈妈,别吵了,要不你给爸爸打电话吧。”

连孩子都知道,关键时刻,张洋这个继父是指望不上的。

那天,莫栗独自带可可去了医院,一个人抱着孩子挂号、看医生、缴费、输液,等到可可终于降了温,一边输液,一边在自己怀里睡着时,身心俱疲的莫栗知道这场婚姻走到尽头了。

她无法从脑海里挥去张洋对待可可生病的态度,这哪里是家人,分明就是陌生人。

日子再这样过下去,还不定会出什么事。

12

莫栗和张洋的婚离得比较快。

彼此需要分割的东西并不多。

跟第一次离婚时的撕心裂肺不同,这一次,莫栗甚至连眼泪都没掉。

回到只有女儿和自己的家里,她觉得终于不用吵架的日子真好。

可是,这种好也只是维持了两年时间,莫栗又开始接受别人给介绍对象。

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还是让她觉得不时地无助,希望有个肩膀可以分担。

而且,她很清楚自己不是独立女性,她还是需要来自异性的关怀和婚姻。

还有一点,她心里还带着一份期待:世界上那么多好男人,从概率学的角度来说,也该轮到自己摊上一个了。

13

后来,经朋友介绍,莫栗认识了自己的第三任老李。

大她7岁,离异无孩,家境不错,人也有几分成熟男人的帅气。

两人站在一起,所有人都说很有夫妻相。

但这一次,莫栗没着急领证,只是带着女儿住进了老李的复式洋房,自己的房子则租了出去。

老李本来家里就请的小时工,负责做晚饭和搞家务,所以,两个人在家务方面没有任何纷争。

而且,老李也算是个不差钱且大方的男人,家里的生活费,包括可可各种课后班的费用,他一并承担下来。

他自己也说了:“我也没有孩子,我对她好,将来她也会对我好的,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没必要计较。”

那一刻,莫栗觉得自己的人生终于找到一个稳妥的归宿。

14

可是,人生处处充满了事与愿违。

莫栗在与老李同居半年后发现,老李是如假包换的海王。

而且,被莫栗揭穿并痛斥时,老李非常不以为然:“咱俩又没领证,你何必这么当真?我要是你,只要我不差你吃穿用,对可可也好,你就最大限度地利用我可以利用的一面,这样大家都相安无事,多好。”

但偏偏莫栗不是那种眼睛里能糅沙子的人。

一想到自己同床共枕的人,还在和那些乱七八糟的异性调情,看到老李拿着手机跟人聊天时色迷迷的样子,她就怒不可遏。

两人相处不到一年,就分道扬镳了。

分手后,老李各种节日,包括莫栗生日还是会给她发红包,送花送礼物,以及各种甜言蜜语。

莫栗承认,如果自己不较真的话,老李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情人。

可是,偏偏人是缺什么想要什么,她就是想要一个完美的婚姻,一个专一的理想爱人。

但,嫁了三次了,每况愈下,还一不小心沦为大家的笑柄。

她其实知道,单位同事背后都管她叫“离婚专业户。”

就连曾经极力希望她成个家的父母也向她发出警告:以后你爱跟谁谈恋爱就随便谈,但结婚,算了吧,你不适合。

15

的确,自从跟老李分手后,莫栗再没相亲,对婚姻也没有了从前的期待。

甚至一想到再认识一个男人,从头开始磨合、相处,内心就生出一浪高过一浪的怵意。

恋爱脑止息了,看问题好像也冷静了。

尤其是跟老李分手后,她大病了一场。

那段时间,苏岩伟全权接管了可可,还派从前跟她关系特别好的表妹来医院照顾。

聊天中,表妹很遗憾地跟莫栗说:“其实,我哥等了你三年,他以为你一定会回来找他的。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事实上,当莫栗终于冷静下来,站在一个局外人的角度去看苏岩伟,她才发现,其实,不管是他们在一起时,还是在他们离婚后,苏都是一个值得托付的男人。

但当年的自己,只会用完美主义去放大他身上的缺点,把自己对人生无限的幻想期待都投射到他身上。

所以,她把他作丢了。

越过山丘,才发现自己的人生已经无人等候。

如今的苏岩伟已经再婚,又生了一个儿子。

而且,莫栗从女儿可可那里看得出来,苏岩伟现在的妻子对可可不错,同时将两个孩子的关系处理得也很好。

16

那些在病床上的日子,莫栗想了很多。

或许,老天就是想用一场病倒,让她真正停下来想想自己的前半生。

从前,她一直觉得是自己没遇到好男人。

可是,认真回想这三段感情,她才知道什么叫一个巴掌拍不响。

重要的是,她把婚姻当成了梦工厂,觉得它是爱情、关怀、偏爱、体贴、照顾、谦让、不离不弃的集合体。

可是,婚姻就是一地鸡毛,就是问题叠着问题。

它不是解决问题的,它是制造问题的。

它考验的其实不是两个人爱或不爱,而是能不能在一个又一个麻烦里、问题里,做一个梳理、维系关系的推手。

很显然,她是那个只会搞砸关系,然后把责任一股脑推给别人的人。

她一直以为是自己没有遇到对的人。

事实证明,不会游泳,换泳池是没用的。

她说:活到36岁,经历了三个男人才明白,女人这一生,不仅要摘除恋爱脑,还要摘除婚姻脑。

在没有一个独立而成熟的灵魂之前,在没有对婚姻足够的敬畏和接受一地鸡毛的思想准备之前,婚姻有风险,进入需谨慎。

多么痛的领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