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好像如荷花一般洁白让我心动,一个女人此刻让我难以自拔

我小的时候,在太湖渔船上生活过一段时间,那时候虽然贫穷,但是我最快乐的时光,白天下湖摸鱼,在水中自由游荡,晚上在船边招待客人,但随着时代的发展,船屋也被取代。

搬到城里后,离得比较远,我就很少去湖边了,上了大学后,这段美好的童年回忆渐渐地遗忘了。

人到三十岁后,整日为生活奔波,工作的压力,让我想起了童年快乐的时光。

相隔近20年,我再次来到太湖边的时候,景色全然没了以前的样子,不是不好看了,远处的霓虹,湖中绚丽的高楼,都在彰显着繁华,但却少了我记忆中的影子,也许唯一不变的就是那湖中吹来的风吧。

也许是太怀念那段时光了吧,

我沿着太湖寻找着记忆,在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我看到了一个破旧的瓦房,上面挂着一个上世纪的牌子,上面的字都有点模糊了,但最后两个字能看得出来,是一家小饭店。

这也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想着这要是一家饭店,应该能做出儿时的味道吧。

屋内很简陋,桌椅板凳上都挂着厚厚的浆,就是那种用指甲一抓,那层浆就能填满整个指甲盖,看着墙上歪七扭八的字,更加确定了我的想法,这是一家饭店。

我大声地喊着;“有人么?”

我听到边上一个房间,传来了细微的声音,随后一个女人,掀起了半截白门帘走了出来。

看见女人的长相后,我有点惊讶,并不是我认识,而是长得太好看了,大概30多岁的样子,身高大概一米七左右,有点微胖的身材,皮肤白皙,精致的五官,一头长发自由散落在腰间。

向我走来的同时,双手举到身后,把头发扎成了马尾辫。

在她走到

我面前的时候,我急忙收回了目光,有点不好意思地看向墙上的菜单,说了几样小时候吃过的菜。

在她去厨房做饭的时候,她走出来的那个房间,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揉着眼睛走了出来,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向四周张望。

听到厨房有声音后,走了进去,不一会那女人抱着小女孩,回到了那个房间,期间向我看了一眼,微笑地说让我稍等一会,我点点头,表示我并不着急。

我点的都是一些小菜,都是很快的菜品,但她让我等了足足一个小时,要是换做以往,我肯定立马起身就走了,但今天我没有一点不耐烦,或许这就是区别吧。

或许是让我久等了,上的每道菜量都很足,多到让我想起了,去年去东北出差时,那边的

菜量。

但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食欲,菜装在一个有着缺口的盘子里,更有几根菜叶从盘子里耷拉到桌子上。

就在我不知道该如何下嘴的时候,她做好最后一个菜,站到了我身边,还摆出一副满意的表情。

看着她的样子,我只能夹了一口放在嘴中,也是这一口,我尝出了小时候的味道,我连忙吃别的菜,不能说一模一样,但味道就是这个味道,自从我妈去世后,这是我第一次吃到这个味道。

也从最开始的浅尝,变成了狼吞虎咽,就在我吃完揉着肚子的时候,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一旁,歪着头,手放在脸上胳膊拄着桌子看着我,好像在想着什么。

我微笑地向她说道;“你做得太好吃了。”

在我说完话后,她好慌神了一下,有尴尬地说道;“那就好,我还怕你吃不惯呢。”

她全程跟在我后面,一直到送我出来,在门口还热情得向我挥手,笑着和我说道;“好吃以后常来啊。”

我满口答应的同时,也感到好奇,为什么会对我这么热情,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琢磨这件事,甚至脑洞大开地想到,她不会是孙二娘吧。

但话说回来,我更好奇的是,她这样的女人,还带着个女儿,为什么会选择在那里,开一家这样的店呢?

靠着她的厨艺,在城市里随便一家小店,都不会比现在赚得少吧,再或者说,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就凭着她的长相也有着一席之地啊。

但这都不重要了,对我来说她的厨艺才是让我最喜欢的,至于她身上的这些谜团,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在我去了她的店几回后,这样的想法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情愫。

自打吃过她的饭后,我心里总是想着这种味道,虽然从我家到她的店,开车需要一个小时,但我也乐此不疲的光顾,几个月的时间,我不知道去了多少次,和她也渐渐的熟悉了起来。

更是在一次雨天,客人少的时候,和她坐在了一张桌上,像好友一般地谈天说地。

就在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的时候,我提起了心中对她的疑虑,也把说她向孙二娘的事说了出来,听完后,她一巴掌拍在我胳膊上,面带醉意的说道;“好小子,吃老娘的,喝老娘的,还在背后编排我。”

我连忙解释,说我只是好奇,而她此时也放下了防备,说这个饭店是她前夫留下的,她是亲眼看到这里从繁华,变成如今的模样。

当我问起她老公的时候,她突然暴起,“啪的一声”拿起酒杯摔得稀碎。

随后指着我的鼻子说道;“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你知道么?你告诉我啊。”

她的样子,吓到了我,也吓到了房内她的女儿,随着她女儿的哭声,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跌跌撞撞走回了屋内,小声地安慰孩子。

我知道,这是受过伤才有的样子,我并没有计较,在桌上放下钱后,走了出去。

再次来这里,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我特意买了一个娃娃,想着送给她女儿,结果一进屋,她看到我的时候,表情显得有些尴尬。

在点菜的时候,她小声地说道;“那天对不起啊。”

“没事,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人要往前看不是么。”

随后我把娃娃递了过去,她有点不好意思摆手拒绝,在我大声说是给孩子的时候,她也就收下了。

吃完饭后,我没有开车离开,而是趁着夜色,在湖边走了起来,看着远处绚烂的灯光,再看向四周漆黑的样貌,让我有一种远离繁华看繁华的感觉。

在好看的城市,身在其中的时候,也是看不出来它有多漂亮的。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旁边,和我看向同一个方向,我看着她的侧脸,在她眼神中,我没看到一点期待或者羡慕的神色,好像对面的繁华与她无关一样,甚至在她眼神中我看出了对当下的知足。

相比那些追求物质的女人,她好像如荷花一般洁白,让我心动,也是这时候,她转过了脸微笑地看着我,和我四目相对的时候,这一次我的目光没有闪躲,直勾勾的看着她,就感觉她脸上好像有磁力一样,让我难以自拔。

那晚,我不知道我看了她多久,只知道我爱上了她,这种爱,是让我可以不顾一切的爱,即使她比我大四岁,而且还有一个六岁的孩子,我都不在乎,我只想和她在一起。

在分开的几天里,在我心里好像一直牵着一个她,让我魂牵梦绕,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和她表白了,相比我的不顾一切,她显得格外的冷静,婉转的拒绝了我。

但我不死心,三个月后,我们走到了一起,我没问过她过去的任何事,并不是我多大度,爱是自私的,我不问的原因只是怕失去她。

找一座城,娶一个心爱的人,过着喜欢的生活,才是我最想要的,或许这样没什么出息,但这样我就很满足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