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姐姐穿着一件紧身T恤来我家,乖下面好硬快让我进去

朋友姐姐穿着一件紧身T恤来我家,乖下面好硬快让我进去.夏夜的晚上,闷热难耐。直到一场暴雨落下,才将暑热带走一些。

我伴随着暴雨声,正惬意地举着可乐,和网友打游戏,门外却传来剧烈的敲门声。

“安姐,你怎么来了?”

门外,正是合租室友安俊杰的姐姐安雅惠。她穿着一件紧身T恤,此时已经被大雨完全淋透,原本饱满的身材,更加呼之欲出。

她不好意思地讲,“我是来找我弟弟的,他在吗?”

“他出差去了,估计得有几天才回来呢,你赶紧进来,别感冒了。”

“那…..那我就不打扰了。”

说罢,安姐

就想走。被我拦住,“安姐,你身上这么湿,外面又下暴雨,你先进来弄干净再走也不迟啊,不然,要是你弟弟回来知道了,我就得被打了!”

边说,我做出被打的惨样,终于逗得安姐一笑。她也放松了一些,按照我说的,进门先整理了下自己湿淋淋的一身。

没有其他衣服,我又不好拿自己的衣服给她,只好找了件安俊杰的T恤和短裤递给安姐先换上。没想到宽松的衣服被她一穿上,别有一番味道。我近乎看呆。

“你看什么呢。”

“没,没什么。”我暗骂自己真没出息。

又讪讪地转移话题,“安姐,你今天是怎么了?”

安姐起初不肯说,稳定了一会儿情绪后,才缓缓地说,“我分手了,合租的房子回不去,我只好……只好来这儿了。”

安姐最后一句话没撑住,哭起来。而我也自然而然,搂住了难过的她。

这一晚,我一直陪她到天明。

中午十二点,安姐听见我回来关门的声音,从梦中醒来。

她眼睛红肿,是昨天哭了一晚的结果。

我递过去一杯果汁,“安姐,喝点吧,昨儿留了那么多眼泪,今天该补回去了。”

安姐听完,笑了笑,嗔我烦人。

不过,笑完,眼神里又没了光,我知道,她是又想起那个渣男了。

安姐和男友相恋八年,结果男友转头就和刚认识三个月的小女生好上了,还直接把人家领回了二人合租的小屋,告诉安姐赶紧搬走!

“安姐,别难过,吃午饭,吃完,我陪你去教训那个渣男!”

“你?”安姐迟疑了,“我不想麻烦你,毕竟……”

我知道她想说什么,她想说毕竟我们不熟。

“有些人,昨天趴在我肩膀上哭的时候怎么不说我们不熟呢,衣服都湿透了,不用洗了都!”

“去你的!混小子,还真跟你姐开起玩笑来了。”

“对嘛,都说是姐了,弟弟帮姐出口气,没毛病吧。”

沉思了会儿,安姐起身,“对,没毛病,吃饭,吃完有场硬仗要打!”

然而事实比想象中容易,她那男友,瘦弱得跟杆儿似的,带个眼镜,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我站那儿,他都开始胆颤了。

至于那个小三,更是躲在他后头,不敢说话。

安姐没好气,“我当年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个没出息的了呢!”

她那男友倒是不反驳,反而盯着我,“我告诉你们啊,打人是违法的,我可以报警!”

我笑笑,甩了句,“省点心吧,有那时间报警,都够我打你两顿吧,我们搬了东西就走。”

说完,我绕过他,对着那个抢安姐男人的小女生嘱咐,“小姐姐,你看明白了,这男的,七年的感情说抛弃就抛弃,遇见个比自己壮一点的男的就怂成这样,你说你图他啥呢!”

小姐姐躲身后,人都傻了。最后吞吞吐吐地来了句,“我….我们要不…..先分手吧,我家里还有事,我先走了!”

收拾完东西,出了小区一里地,我和安姐都还笑得合不拢嘴,安姐更是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你刚看见没,那小女生,跑得跟兔子似的,我那前男友脸都绿了,哈哈哈哈。”

“怎么样,我说吧,带我来准没错。”

我朝安姐抛去了个智慧的眼神,安姐瘪嘴笑笑,又恢复正常的神情,很认真地说了句,“谢谢你啊。”

“客气啥,安姐,你预备去哪儿?”

“不知道,也不敢回家,当年我为了和他在一起,跟家里闹得也不愉快,现在算是打脸了,不敢回去,先找个酒店住住吧。”

“酒店,那多贵啊,你跟我回去吧,跟我们一起住。”

“这,不会不方便吧,你女朋友万一知道了咋办?”

“我梁某人,单身狗一个,安姐,就放心吧,你先去我们那儿对付几天。”

“好,谢谢。”

就这样,我和安姐开始了同住一个屋檐下的日子。由于她弟弟还在出差,没回来,相似于这一段时间都是我们的二人世界。

我们每天一起上班,做饭,下班,连保安大叔都调侃我们像情侣。我心里也渐渐对她生出喜欢。

“安姐,今儿保安都说我们像情侣呢。”

“那大叔,多大年纪了,眼睛都花了,看得明白个啥,我俩这么明显的姐弟都看不出来,还当保安呢!”

安姐开着玩笑,我心里却不是个滋味。安姐虽长我七岁,实则保养得很好,穿得年轻活泼,带出去,或许还以为我是她哥呢!

她这样说,明显是想跟我划清关系。

“安姐,你真只把我当弟弟看?”

安姐愣了下,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末了又打哈哈,“那不然呢,弟弟,赶紧下菜,油都烫了。”

“你自己做吧,我不舒服,不吃了。”

我离开了厨房,那天后,一连好几天我都没再和她说过话。

直到第四天,她来敲门,“我要搬走了,我们吃最后一顿饭吧。”

什么!她要搬走了!

我立即开门,她本来胳膊正靠在墙上,我开门急,她险些撞进我怀里。

“没事吧。”

“没…..没事,出来吃饭吧。”

“你刚刚说你要搬走了?”

“对,我找了朋友合租,马上就来接了,吃了饭就走。”

我心里五味杂陈,趁着她去盛饭,我去打探了下。发现她果然把所有的行李都收拾齐整,准备搬走。

看来,安姐的心里果然没我。

不等我伤心完,门外就响起敲门声,我心想,这么快就来了?

开门的瞬间,却看到了她那个渣男前男友。

“安雅惠,你是不是脑子秀逗了,你找的合租对象竟然是他,你是不是还想被他骗啊!”

安姐正从厨房,见到这一幕也吃惊不已,“你说什么呢!”

“他都来了,你还不承认,安雅惠,亏我还那么喜欢你,你不接受我、要搬走都可以,但是求你别糟蹋自己!”

我把这几天积攒的怨气彻底爆发,我心心念念喜欢她那么久,没想到她还要去吃回头草,吃的还是一颗不咋地的回头草!

“那个…..我来找安雅惠,是想让她把钱还我的。”她那个前男友开口了,一开口,还是改不了原先怯懦的样子。

“啥,你不是跟她合租,来接她的?”

“我有病啊,我好不容易才把我那个小女友哄好,名牌香水都买了好几瓶呢,这不,手头不宽裕了,安雅惠,我跟你恋爱的时候不是给你买过一个手机么,你没还我钱呢!”

安姐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死渣男,那个手机就值一千块,后面我给你买的笔记本电脑、球鞋,加起来都上万了吧,那你怎么不还我!”

“安雅惠你不要无理取闹,反正你得还我手机钱!”

我听不下去了,直接拦在二人间,问,“我有拳头要还你,你要不要?还不快滚!”

“我….我告你们去!”

喊完,那渣男就头也不回地溜了。我和安姐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对不起,安姐,误会你了。”

“小事,对了,你刚才是不是……是不是说喜欢我了。”

“我…我有说吗,没有吧。”我有些怕,怕承认了,连朋友都没得做。

谁知安姐生气起来,“没说就没说吧,我看,你也没胆!”

“谁说我没胆了,我就是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怎么了,但你又不喜欢我!”

“谁说我不喜欢你了!”

“喜欢我,你还搬出去!”

安雅惠拿手戳了戳我的头,“笨死你算了,这个房子我弟弟总还是要回来的吧,我搬出去,又不代表不联系你了,笨死了。”

原来,她搬出去只是考虑到安俊杰的关系,我也拍了下自己的脑门,这段时间光想着和她二人世界了,忘记了还有个安俊杰出差没回来呢!

“那你,喜欢我嘛?”

安姐不说话,半晌,点了点头。我欢喜得不行,一把抱住她。

“哎,怎么就上手了呢,我还没说要当你女朋友呢!”

“反正你也跑不了了!”

半个月后,我和安姐正式在一起,她弟弟知道后震惊不已,连连说我抢走了她姐,我面带骄傲,回他,“反正啊,你这姐夫,我是当定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