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痛哭自己做得那么好儿媳还是找她毛病,被儿媳逗着玩的小说短篇

婆婆痛哭自己做得那么好儿媳还是找她毛病,被儿媳逗着玩的小说短篇.早上开早会,领导讲话讲到一半,朱玲的头就已经埋下去了。

“咳咳,我说有些年轻人啊,就是喜欢熬夜,熬夜第二天工作状态就不好,大家起来都站一站,站一站哈,你看我这种老同志都还很精神嘛!”

会议室的所有人都不耐烦地站起来。正打瞌睡的朱玲也猛地清醒过来,只是眼睛里还残留着红血丝。

“我说你,昨晚做贼去了吧,怎么困成这样。”同事看着朱玲还在打哈欠,调侃她,末了又调皮地眨眨眼,“还是说你们小夫妻~~”

朱玲没好气打了她一下,“说什么呢,昨天带孩子带晚了,到半夜一点多才睡。

“你们家又有保姆,又有婆婆帮着带,孩子也两三岁不用喂奶了,咋你还那么累?”

同事的话和昨天老公杨庆的话出奇的一致。那时,她正不厌其烦地给孩子的衣服、围兜消毒,杨庆已有困意,被她拖着晾衣服,心里堵着一口气。

“不是,你这围兜得用专门的小孩衣架,不要用我们的,不然多不卫生啊!”

“都是一家子,能有多不卫生!”

“就是因为你们都这样想,我才想辞职自己带孩子,你看你妈,每天做的菜重油重盐,谁敢给孩子吃啊!”

朱玲的话让杨庆脸上有些挂不住,自己亲妈不远万里主动过来带孩子,天天被朱玲甩脸色不说,还带出不是来了。

“你上次骂过我妈后,不是请了专门做饭的保姆了!”

“保姆做事也不细致,那么粗的菜杆儿都不知道切切细,孩子怎么吃,早晚我得把她换了。”

杨庆冷笑一声,把手里的衣

服一把甩在地上,“我看你,是想把我们都换了,就您最讲究,我们这些人入不了您老的眼,明儿我就出差去,不妨碍您,但我告诉你,别趁我不在欺负我妈。”

把控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是朱玲的人生格言。因为自小,母亲就教导她:细节决定成败。并用被辞退的父亲做反面教材。每每父亲有什么事情做得不如母亲意时,朱玲妈就会对朱玲教导:

“玲玲,你长大后千万别学你爸,魔鬼藏在细节里,像你爸粗枝大叶,啥也不在乎的,生活事业都失败!”

久而久之,魔鬼藏在细节里这句话便深深刻入朱玲脑海里。朱玲觉得把控好每一个细节,才叫做重视生活。

比如:

单洗完晾干完,必须拿熨斗熨平整,才能铺到床上;超市买的虾,虾线剔除后,必须用专门的小刷子把黑色残渣一点点刷干净;茶几上只允许放花瓶,茶杯、杂志通通不允许放;

除此外,朱玲还有许多自己的规矩。

恋爱和生孩子前,老公杨庆一直把这些当做朱玲的优点。赞她,“有了你,真是生活质量都上升了。”

如今怎么成这样了呢?朱玲想不通,也懒得想,现在她把重心都放在孩子身上。

“哎,一会儿老刘来,帮我打个掩护。”朱玲把小包揣在腰间,猫着腰跟同事说话。

同事看她这样,知道她又得提前半小时走,满脸哭丧地说,“朱玲,你怎么又要提前走啊,昨天老刘来问,差点就露馅了。”

“哎呀,我得回家给孩子做辅食,我们那个保姆只做中午,我不放心我婆婆做饭。”

同事无语,哀叹着问,“你有啥不放心的啊,再说我们部门都加班一个月了,你天天还提前走,你知不知道我帮你做了多少个表了!”

“等这一个月完了,我请你吃饭,我先走了哈!”

朱玲还是走了,只剩同事在身后抱怨,连键盘声都敲得格外响!

“妈,你怎么又做饭了,不是说好等我回来做吗!”

朱玲一进门,就看到婆婆在厨房里忙活,她心里一口气提起来,赶紧进去把婆婆手里的活接过来。

“我想着你工作忙,我先帮你准备着嘛,你看,虾我都弄好了。”

确实弄好了,按照朱玲的步骤,婆婆挑了虾线,还用专门的小刷子洗了很久,再上锅蒸了后,宰成虾泥。

只是朱玲还是发现了里面的瑕疵,“妈,我不都说了要把虾里面仔细刷刷嘛,多脏啊!”

“我刷了啊!”婆婆毕竟年纪大了,眼睛不如年轻人好使。

“你看,这还有黑色的小点点呢,妈,我说了我回来弄就是我回来弄,你别添乱了成嘛,你让我女儿怎么吃啊,你知不知道小时候的吃穿住都要很注意的!”

“哦哦,我知道了,那你弄吧,弄吧。”

婆婆悄无声息退回了自己的房间,她不敢去孙女儿的房里看,怕朱玲又有什么不满,只好自己去房间里呆着听戏剧。

没一会儿,朱玲敲门,“妈,你别放太大声,戏剧这些东西,小孩子听多了也受影响的!”

“哎哎,好,我这就关了。”

关了后,不大的房间也显得空旷,老人默默坐到窗边,看着楼下那些带着小孩的老人,露出了羡慕之情。

她默默拨通了儿子杨庆的电话,“庆儿啊,要不妈还是回去吧。”

“怎么啦,是不是朱玲又说您了!”

“没,没,朱玲好着呢,只是妈想家想回去了。”

挂了电话,老人泪流满面,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每天早上7点就干活,一直干到晚上8点,尽心尽力,媳妇儿还是不满意?

婆婆走的那天,朱玲没去送。她去公司办了离职手续。

“朱玲啊,你最好呢,还是自己辞职,这样也不影响你以后找工作,你知道,我们最近是业务高峰期,但是监控显示你每天都提前半小时,有时候甚至提前四十多分钟就走了,这叫早退,懂嘛?”

老刘办公室里,老刘正不厌其烦地跟她解释为何要她主动请辞。

朱玲显得很无所谓,直接说,“刘经理,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办好吧。”

“哎,你不要慌嘛,我还想跟你谈一谈。”

“刘经理,我觉得没必要了吧。”

“朱玲,你一直是个蛮追求细节的人,工作上也能看出来,说实话,你刚才给我解释为什么早退,我是不接受这个理由的,我觉得蛮荒唐,而且吧,同为女人,我觉得你这样,迟早家庭事业都出问题。”

朱玲听得来气,摔门就走了。到工位上,也没给同事好脸色,她以为是同事告密,不然谁没事看监控。

“朱玲,真不是我把这事儿捅出去的。”同事解释,在朱玲听来,像此地无银三百两。

“哼!”

朱玲冷哼一声,拿着自己的东西就走了。只剩同事在后头满腹委屈,调监控的起因是有人丢了东西,老刘这才查到朱玲每天都早退。

朱玲不管,她认定是同事对不住自己。不过辞职回家带娃也很好,她认为全心全意地陪伴孩子,才能让孩子感受到爱。

不过回去,杨庆就给了她脸色看。

“行了,别给我脸色看了,我已经离职了,回家专心带孩子。”

杨庆一听,惊得从沙发上坐起来,“你疯了吧,真辞职啊!咱们每个月房贷都四五千呢!”

“别给我扣帽子,再说了,我是公司要辞退我,没办法。”

“为什么要辞退你?”

“我懒得说了,你烦不烦啊,我得看孩子去了。”朱玲直接走人,还不忘嘱咐杨庆,“我辞职,正好激励里上进,你别忘了,我们说好今年换房的,去龙湖那边,可以读市二小,孩子教育得从小抓,因为……”

“细节决定成败,因为小小的抉择会影响孩子的医生!”杨庆几乎是咬着牙,帮朱玲说完了她的话。

他觉得此时的自己真真是恨透了“细节决定成败”这句话!

“哎,庆哥,你怎么还在这儿啊?”

停车场里,杨庆坐在驾驶位已经发呆了近一个半小时。加班完的赵淳路过,见到他的车,敲了敲车窗,向他打招呼。

“没,我累了,休息一会儿,这就走。”杨庆怕被赵淳看穿自己是不愿意回家,忙应付两句,就准备开车走人。

赵淳也体贴地没再追根究底,转而走向自己的车。上车后,却死活也发不动。

杨庆开车路过,询问怎么回事。

“不知道,好像又出毛病了。”赵淳透过车窗,委屈巴巴地给杨庆讲。

杨庆自然不会在此时抛下她,于是说,“今天太晚了,你自己在停车场也不安全,我先送你回去吧。”

“不麻烦吧?”

“没事儿,不麻烦,上车。”

在车上,赵淳主动找话题聊,天南西北,两个人聊得不亦乐乎。路过夜宵摊儿,杨庆感慨,“好久没吃了。”

准确地说,和朱玲谈恋爱开始就没吃过,朱玲说人不应该为垃圾买单,而夜宵就是垃圾。

赵淳撅撅嘴,“那吃咯。”

说罢,就解开安全带,预备下去。杨庆看了看赵淳,心想不如今天就放纵一把,找了个地方把车停稳当。二人结伴朝烧烤摊儿走去。

桌子狭小,上面还残留着上一桌留下的油渍。换朱玲,她会讲,这种地方怎么落得下脚。

赵淳不一样,她大大方方坐下来,扯了几张纸把桌子擦净,就开始各种点菜,什么鸡排、火腿肠,平时朱玲听都不想听的垃圾食品,赵淳点了个遍。

“我以为,你这样的女孩儿,都不会来这种地方吃饭。”杨庆看着赵淳豪迈点餐的样子,不禁感慨。

赵淳皱了下眉,“庆哥,请注意你的说辞,什么叫这种地方,你这叫阶级歧视!”

“哈哈哈哈,对对对,是我阶级歧视了。”

“咳,开个玩笑啦,其实哪儿有那么多规矩,能吃吃,能喝喝,人嘛,开心最重要啦。”

杨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对啊,开心最重要。”

这一晚,是杨庆这么多年来,最为轻松的一晚。都说男人不喜欢束缚,其实不对,遇到爱的人,男人甘心被束缚。

只是当这种束缚越来越紧,叫人越来越喘不过气时,人的本能反应就是逃脱。杨庆逃脱的方向就是——赵淳。

她乐观、开朗,与她待在一起,舒服,没那么多规矩。可以随心去任何地方,而不是像朱玲,必须做好规划、攻略,再一步一步按计划来。

就这样,杨庆慢慢坠入旋涡,直到一件事发生。

“杨庆快回来,你女儿被打了!”

朱玲不明不白的短信,加上又不回消息,叫杨庆格外着急,他还闯了两个红绿灯赶回家。到门口,就看见一家人从自己家里出来。

杨庆反射性以为他们欺负自己女儿,上去就要打架,“是不是你们打我女儿!”

“哎,哎,把我老公放开,放开!”

动静太大,里面的朱玲听到响声,抱着女儿出来。杨庆这才看到,地上站着的女儿安然无恙。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女儿被打了吗?”

被他抓住衣领的男人没好气,“什么被打了,小孩儿在楼底下玩滑梯,你女儿滑得慢了点,我儿子在后头又刹不住车,撞一起了,比起你女儿受的那点皮外伤,我儿子的还严重些呢。”

说着,男人把自己家小孩的双腿双手张开给杨庆看,果然都是擦伤。小男孩估计也委屈,可怜巴巴地说,“叔叔,我当时是想保护妹妹的,我抱住她了,可是我腿被擦伤了,也没能护住她。”

杨庆看着孩子的样子,也自觉羞愧,叫门口站着的朱玲,“去拿点碘伏来,给孩子消消毒。”

男人赶紧出来拦,“用不着你们好心,刚才还给我们一顿痛骂呢,你们的孩子是孩子,我们家的就不是,都是手心里的肉,大家相互理解一下就算了,我们连孩子的伤都没处理呢,就上赶着来道歉,结果被你媳妇儿好一顿骂,你还是管管你媳妇吧!”

男人拉着自己的老婆孩子直接走了。杨庆阴沉着脸,质问朱玲,“他说的是真的?”

“本来就是啊,他们家小孩把我女儿弄受伤了,不该骂?”

“哪儿受伤了?”杨庆抱过女儿,让她给自己指哪里受伤。女儿指了指膝盖,一小块淤青,伤情可能还没男孩儿一半重。

杨庆长吐了口气,把衣服甩在沙发上,支开女儿后,教训朱玲,“朱玲,你是不是在家魔怔了?”

“什么叫我魔怔,女儿就是要富养的,我女儿得按公主的标准培养,万一擦伤点脸,怎么办!”

杨庆被这番话堵得不知道怎么回,一屁股坐下来。正好把新铺的沙发垫子带歪。

“朱玲,我觉得我跟你过不下去了,我们离婚吧。”

而此时的朱玲,却仍旧在纠结那个歪掉的沙发垫子。

“所以你是那时候,意识到自己心理有问题的?”

私家医院里,心理咨询师正在询问朱玲的一些内心状况。

朱玲点点头,“对,当时他说离婚后,我满脑子想的还是那个歪掉的垫子,我就忽然被自己吓到了,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心理出了问题。”

“其实你这也是强迫症的一种,人太焦虑了,试图通过掌控周围的事务,获得安全感。”

……

咨询师还说了很多,朱玲半懂不懂,最后问了句,“那得吃药得吃多久啊?”

咨询师语重心长地说,“其实药都是辅助作用,最重要的是,你自己还得调解过来。”

朱玲走出了医院,外头是个大阴天。现在已经距她离婚有三个月了,心理咨询师在三个月里给她剖析原生家庭、剖析心理状况,似乎她的一切过往,都成了病因。

偶尔连朱玲自己都开始怀疑,是不是真的她全家都有问题,才养出了她这个有问题的女儿。

“喂,我刚才去把女儿接走了,跟你说一声。”是杨庆打电话,今天是她照顾女儿的日子。

可是他为了不和朱玲接触,都是趁朱玲不在时,去家里接。现在的朱玲回家和父母同住。

到家时,朱玲像失去了全身的力气,歪坐在沙发上。母亲看到了,过来骂,“人什么时候都该要有精神气,你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还有你的外套,怎么穿进来了,外套必须在门口脱了挂上,还有你看你把我的沙发垫坐成什么样了!”

母亲对坐姿的要求高,尤其在沙发上,恨不得要求朱玲能尽量坐到不把沙发垫坐出褶皱。

朱玲盯着碎碎念的母亲,问出了那句,“妈,你为什么老是揪着这些不放呢?”

大概是听出朱玲语气里没有阴阳怪气,母亲还是很有诚意地回,“这叫精致,有精神气,不然就像你爸,一辈子没出息!”

“我爸没出息,也不是因为沙发垫坐歪啊。”

朱玲想起来,好像当年她妈妈忽然开始对家里这些事要求严格,就是从爸爸被辞退了开始,那之后,家境变差,爸爸后面只能打零工维持家境,还老是买醉。这个家,几乎是爸爸一个人支撑起来的。

试图通过掌控周围事务,获得安全感,妈妈是这样,自己也是这样。

朱玲有点明白其中的道理了。她收拾了东西,搬出了家,自己去外租了套房子,重新开始找工作。

她开始慢慢学会放手,茶几上偶尔放放杯子也没什么,虾线挑了,不刷,也不影响吃。

同时,她慢慢把注意力放到兴趣、工作上,精力似乎也开始变得充沛,人也没那么焦虑。

等杨庆再次来家里接女儿的时候,他进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沙发上的玩偶,那是女儿的,以前要是玩偶在沙发上出现,朱玲会抓狂。

“你怎么?”杨庆拿着玩偶问。

朱玲笑笑,“以前太纠结这些有的没的了,现在想来,玩偶放那儿也没啥,更不至于跟你吵架。”

“你好像变了挺多的。”杨庆感慨。

“是嘛,我也觉得变了挺多的,你吃饭了吗,没吃一起吃。”

杨庆摇摇头,“今天去参加婚礼,那个赵淳,你还记得吧,公司聚餐见过。”

朱玲似乎没什么印象,她更不清楚杨庆和赵淳那段过往。离婚后,杨庆有仔细考虑过要不要选择赵淳,鬼使神差地,他还是选择了拒绝。他心里似乎一直在等待着谁。

“那你去吧,那儿人多,你要是嫌不好带女儿,参加完回来接也行。”

杨庆若有所思,末了问出了那句,“要不你跟着一起去吧,帮着带带孩子。”

朱玲犹豫了一会儿,坚定地说了句,“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