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嫁他给房又给嫁妆他却嫌我廉价,他就想做一次我都觉得好反感

为了嫁他给房又给嫁妆他却嫌我廉价,他就想做一次我都觉得好反感.林珊和穆青峰相识于酒吧。

那时的林珊刚失恋,拉着闺蜜,学电影里失恋女主的样子,到酒吧里买醉。结果刚到门口,看见里头昏暗的灯光,林珊就踌躇了。

“里面….怎么那么黑呢?”林珊悄声给闺蜜吐槽,闺蜜也是不谙世事的少女,对这种地方一向排斥,此时看林珊打退堂鼓,她也想就坡下驴,劝林珊走。

“对啊,对啊,里面说不定还有坏人呢,新闻里不都老放吗,珊珊,我们还是走吧。”闺蜜拉着林珊出来,边走路还边说呢,“回去我们超市买点酒,是一样的,走吧走吧。”

一个转身,林珊就撞到一个人

身上。

那人比林珊高出一个头,身材壮实,林珊扶着额头说,“对不起,对不起。”

之后就听到富有磁性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顺着声音望去,林珊看到了一张俊美的脸,正对自己露出和煦的笑容。

这便是穆青峰。他原本是在酒吧外的小花园里和朋友喝酒,朋友一眼喜欢上林珊,却又胆怯不敢前来搭讪。几个朋友起哄间,穆青峰带着好玩的心态说了句,“信不信,今天我不仅能要到她的微信,还能牵到她的手。”

“要到微信我们信,牵手,你不说时间规定,那一个月牵也是牵啊!”

穆青峰不屑地笑笑,说道,“什么一个月,就立刻,马上。”

“行,赌,赌今晚的酒谁买单,喂,梁涵,你赌不赌。”梁涵便是那个一眼喜欢林珊却又胆怯的男孩,他想把酒泼在嬉皮笑脸的穆青峰身上,告诉他,要搭讪要牵手也是自己去。

不过

,最终脱口而出的却是,“行,赌。”

穆青峰说干就干,当即熄了烟往林珊处走来,被她一头撞上。

“你是要进去还是走啊?”穆青峰打量着一脸青涩,两颊还因害羞微微泛起红色的林珊,觉得要是不止搭讪,跟她谈场恋爱也不错。

“我要走….不是,我要进去。”林珊已经口齿不清。

穆青峰听得哈哈直笑,为了贴近她的身高,特地低下头,凑近她的眼睛问,“你是不是怕里面有坏人把你吃掉啊?”

林珊被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往后退了一下,可是心却咚咚直跳,小鹿乱撞,大概是这种感觉吧。

“那我牵着你,就没有坏人敢接近你了,好不好?”

穆青峰递过手去,林珊试探着碰了下他的手指,最后将手放进他的掌心。这一赌,他赢了。

当然,他赢了不止一次免费的酒,还有林珊的心。

“你看你看,我穿这条粉色的裙子好,还是这条绿色的呀?”

林珊比穆青峰小四岁,她摸不清穆青峰的喜好,连跟他在一起时,都小心翼翼。

闺蜜瞧着她紧张的样子,忍不住嘲笑,“不知道是谁哦,前段时间还闹着分手难过呢,现在就这样了!”

“哎哟,你不要笑我了嘛,快帮我选选,一会儿我们就要去约会了!”

“那他预备带你到什么地方啊?”

“不知道,商场餐厅吧。”

“那就选绿色的,又大方又显身材。”

“真的吗?”

林珊略带疑惑的望了望镜子里的自己,把绿色和粉色来回在身上比较。好像确实绿色好一些。

试衣服的时候,闺蜜问,“珊珊,你预备真要和他谈恋爱啊,你了解他吗,人家说酒吧认识的男生都不靠谱呢!”

“哪有,而且靠不靠谱总要了解再说嘛,我这认识还不到一个月呢。”

林珊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也没底。一个月了,穆青峰把她的底摸得透透的,但是她连穆青峰有哪些朋友都不知道。

闺蜜的话像一道引子,把林珊最不愿意想的事情勾出来了,随后小心思就像旋涡,把林珊彻底卷进去。

“你怎么今天出来,心不在焉的?”穆青峰点完菜,看着发呆的林珊问。又觉得她十分可爱,想伸手去捏捏她的脸,被林珊躲开。

林珊长吐了一口气,问,“穆青峰,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啊?”

“唔…..朋友?”穆青峰无所谓地回答了林珊的话。

却将林珊的希望彻底打破。只是朋友而已,那一晚,林珊变得格外沉默寡言。等到结账时,她紧盯着结账台的机器,不知道在看什么。

“行了,结完账了,走吧,在商场里逛逛。”

“不用了,我有点累想回去了,对了,刚才的饭钱A你了。”

穆青峰恍然大悟,刚才小丫头是在算账呢,不过又好奇地问道,“怎么今天算账,算这么清楚。”

“朋友嘛,是该算清楚的,行了,你别送了,我坐电梯去负一层就直接坐地铁了,拜拜。”

林珊话说得决绝,走得也利落爽快,只是在电梯关门的瞬间,她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流。

她觉得自己又一次失恋了。

当天,林珊又喝了酒,其实她酒量极差,一点点酒就有醉意。所谓酒壮怂人胆,她借着那点酒的勇气,给穆青峰打去了电话。

他那边嘈杂不堪,应该是在酒吧。看来,今晚的事对他一点影响也没有。

林珊叹了口气,开始了她的连环输出,“穆青峰你个渣男,你先来勾我,又说只是朋友,你什么意思啊!”

“那你想怎么样呢?”

“我想跟你谈恋爱,当你女朋友。”

“好。”

“什么?”

“我说,好,听懂了没?”

挂了电话,林珊还有些懵,刚才是确定关系了?

那一晚后,林珊和穆青峰还真就成了男女朋友。闺蜜说,“他啥也没付出,你这样就当他女朋友了,不太好吧。”

林珊不管,她反而觉得这或许是另一种浪漫也未尝不可呢。甚至她在朋友圈的官宣文案都用了穆青峰那句,“我说,好。”

然而穆青峰却迟迟没有公开她的存在。每每林珊问起,穆青峰都搪塞过去。终于二人吵架的时候,林珊再次提起这个话题时,穆青峰选择了坦诚相待。

“林珊,你条件比我好太多了,我29,在公司还是基层,家里又不富裕,你呢,还年轻,又漂亮,家里为了你在这个城市安家,直接给内买了套房,我觉得我配不上你。”

原本还有些生气的林珊,忽然被这番话打动,坐下来,抱着穆青峰,反而安慰起他来,“青峰,我不是物质的女人,我喜欢你,就喜欢你,反正我就是要跟你走下去,好不好。”

穆青峰抬起头,含义不明的看了看她后,说了句,“好。”

女子能撑半边天,在这场恋爱里,林珊确实做到了。好多事情上,甚至她比穆青峰更像个男人。

比如主动提出见家长,主动提出不要彩礼,主动提出结婚后在爸妈给自己买的这套房里居住。

“珊珊,我和你爸爸其实不是很喜欢那个穆青峰,要不再考虑考虑吧,你看啊,哪有结婚的事,他在一边沉默寡言,你在那儿主动说要怎么怎么把自己嫁出去的。”

林珊妈妈不住地劝林珊,林珊听不进去。她说,“穆青峰家里比自己家条件差些,自卑才那样的,其实是对自己很好的!”

“是吗,哪里好了呢?”

对啊,具体哪里好呢?林珊自己好像也记得不是很真切。情人节时,穆青峰会消失一整天,然后说,“我们不过洋节。”然而一直等到七夕,林珊也还是没等到穆青峰的礼物。

翻翻聊天记录,说话多的永远是自己,说“我爱你”的也是自己。想了好久好久,林珊才终于记起来一件事,“他出去旅游,拜佛的时候,还替我求了平安呢!”

“哎,你这个傻丫头哦!”

林珊爸妈拗不过她,终究答应了这场婚事,寄希望于对穆青峰一家好点,换取他们对自己的女儿好一点。

而林珊呢,也将怀疑穆青峰真不真的爱自己这件事抛之脑后,她一心扑在了婚礼准备上。

“珊珊,我们开个单身派对吧!”

试完婚纱,闺蜜提议。

“单身派对啊?”

“对啊,就是我们几个女孩儿,找个酒店,买点零食,打游戏,狂欢一整夜,以后你结婚,再生孩子,我们就没办法经常聚了。”

一群单纯的女孩子,连派对的内容也简单的令人发指。可是对林珊来说很有吸引力,这宣告着她正式在法律上结束单身,即将迈入婚姻!

“你昨天去哪儿了?”

派对第二天,林珊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在沙发上的穆青峰,他正阴沉沉地看着自己。

和姐妹团玩是提前报备了的,只是晚上穆青峰的几个电话,林珊手机开了静音没听到。

“哎呀,就只是跟她们在酒店玩啦!”

林珊为穆青峰吃醋而有些开心,过去挽住他的手,试图用撒娇解决这场即将到来的争吵。却被穆青峰一把甩开。

他冷冷地问,“我看,是跟男人吧?”

“穆青峰,你说什么呢?”

“开派对,一群女的玩儿一整夜,玩儿啥啊,能玩儿啥啊,你告诉我。”

“不是,我真的是跟姐妹们玩儿的,不信你看嘛。”林珊把手机相册打开,里面都是昨天大家的合照。穆青峰看都不看,直接把手机扔地上。

“跟姐妹玩,一身酒气,我看你就是去浪了吧,本来还以为你家教好,性格温柔呢,现在觉得是这个婚结定了,拿捏住我,彻底暴露本性了是吧!”

穆青峰吼叫起来,脖子上的青筋都露出来。

林珊从没见过他这样,被吓了一跳,更被他的话刺伤,“穆青峰,你自己圈子什么样的人,你就觉得我是什么人对吧!”

“好啊,彻底暴露了,你看不上我只说啊,这么看不上我干嘛结婚!”

林珊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第一次觉得好陌生,缓缓,她说出了那句,“那就不结了。”

行李都没收拾,林珊直接捡起手机摔门而出。穆青峰没有追出来,他从来不会追出来。平时吵架,第一个妥协的也是林珊。

似乎很多事情上,第一个去承担、第一个去妥协的都是自己,吵架是这样,结婚是这样。

“你来接我一下吧,我….和穆青峰吵架了。”

吵架后,林珊不敢回家,只好叫闺蜜来接。闺蜜来得很快,20分钟就到了。在此期间,林珊不断往后望,她还抱有最后一丝期待,期待着穆青峰能追出来。

可惜,直到上车,她都没等来那个身影。车门关上的一瞬间,她心里闪出一个念头:自己这次或许真的要和穆青峰散了。

深思熟虑一整夜,林珊给父母打了电话,告诉了他们,她想退婚的事情。本来父母就担忧这场婚事,现在听林珊主动要退婚,高兴得不行。

穆青峰也是此时发来了信息,“林珊,你有病吧,屁大点事就要退婚!”

“结婚到现在你朋友圈里都没我的踪迹,每次过节日,你都会消失一整天,明明是两个人结婚,但是从备婚开始,你们家里什么都不参与,连你也是问都不问一句,我觉得没有必要继续结婚了。”

林珊把所有的情绪倒出来,结果穆青峰不仅装听不懂,反而说了句,

“林珊,你自己出去玩一整夜,成了我不是对吧,你就把所有的事情推我身上对吧?”

“穆青峰,你听好了,不要自己是个花花公子,就把我也想成你那样!”

“行,我是花花公子,你别忘了,我俩第一次见面还是在酒吧呢,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恋爱这么久,这是第一次和穆青峰撕破脸,当然,也是最后一次。

退婚后,林珊颓丧了一阵子,也是那时,她偶遇了梁涵——在酒吧与穆青峰打赌的男孩儿。

“你是….林珊?”

梁涵主动叫住林珊,林珊看了她一眼,疑惑地问道,“你认识我?”

“认识,但是你不认识我,我是穆青峰的朋友。”

一听穆青峰的朋友,林珊立即想转头就走。梁涵叫住她,“哎,你别走啊,你难道不想知道穆青峰怎么样了吗?”

“穆青峰已经结婚了,和相亲的一个女孩儿。”或许是出于报复穆青峰当时抢走林珊的心理,梁涵急切地想告诉林珊:穆青峰是个多坏、多渣的男人。

“他结得那么快啊?”

“他家里一直在催婚呢,我跟你说,一开始他就是跟我打赌,才搭讪你的,后来他只是想跟你玩玩儿,结果发现你家境不错,也挺温柔,他就跟我们说跟你结婚也不错,至少以后结婚他在外面还能玩,你不会管他。”

看着滔滔不绝的梁涵,林珊打断了他,问道,“那你有说什么吗?”

“什么?”

“我说,你知道他那些想法,有说过什么吗?”

这次轮到梁涵吃瘪。林珊苦笑道,“谢谢你,还特地来跟我说这些,不过,你也没光明磊落到哪里去,穆青峰已经跟我没关系了,我也要回家了,拜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