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职后在沙漠偶遇了美丽的她,她问我你自己动还是我来动

辞职后在沙漠偶遇了美丽的她,她问我你自己动还是我来动.听着领导在台上喋喋不休的,讲着那些只能感动自己的话,我显得既无聊,又无奈。

晚上9点我回到了家里,卸下了伪装瘫软在沙发上,习惯性地放空自己,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感觉现在的生活极其的无聊,做什么事情好像都没有动力,或许这跟我没有压力有关吧。

看着单位和我一样的同事,每天在为父母,妻儿努力,只为了给他们创造更好的生活,每当和他们聊到这里的时候,我总是会很羡慕。

我是一个孤儿,虽然证件上显示我31岁,但实际年纪我一直都不知道的,从小在孤儿院中长大,更没有什么朋友,因为我沉默寡言的性格

,始终没有人愿意收养我,好在我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大学,在老师的建议下,我选择了正确的专业。

可以说,我不是同类中的佼佼者,但我的薪资也会让很多人羡慕的,跟着风,我买了房子,买了车子,但这都不是我想要的。

有了这一切后,我身边的女人也多了起来,大都都是同事介绍的,她们说话很直接,第一次见面就会和我谈论她以后的生活,和我谈论她做一次美容花多少钱,要换一辆什么车,这样才会在闺蜜那里有面子,还有就是要给她们家多少钱,每一句都再说成婚后的事,可每一句都没有说成家后的事。

我也碰到过很好的姑娘,但长相不出众,再加上比较闷的性格,也只会默默地喜欢她,幻想着有一天我们会奔向对方,可现实却是,我目送着她们走进了婚姻殿堂。

这座有温度的城市,给不了我温度,甚至给不了我一个家,而且让我有了一种被束缚的感觉。

我选择了辞职,裸辞,在领导询问我

理由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说什么,见我的样子,还以为我是要涨薪,还笑着和我说一切好商量,最后我只说了两个字“自由”。

离开公司后,我卖了房子车子,打算离开这个城市,去看一看祖国的大好河山。

在东北,我看到了白雪皑皑的雪,那里民风豪迈,在酒桌上很容易交到朋友,我在那里度过了一整个冬天,也交到了很多朋友。

在夏天,我去了蒙古,那里有一望无际的草原,也有被破坏的戈壁,我去了人烟稀少的地方,躺在祖国的边界上,望着对面的国度,想到了我们霍去病封狼居胥的模样,这里的人同样热情,但就是太能喝了,而且喝的比东北还要凶。

就这样,三年的时间,我去过了很多地方,最后

我选择了一个临近沙漠的村子,准备在这里定居,因为在看沙漠的时候引起了共鸣,我感受到了它的孤独,和我一样的孤独。

这个村子在新疆是一个被人遗忘的村子,人不多,以老人为主,在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以为回到了五十年前,但恰恰因为这样,这里的风景被最大限度的保留了下来。

除了美丽的星空,和不掺杂任何垃圾的沙漠,这里的人也同样淳朴,对于我一个外人来定居,他们举办了盛大的欢迎仪式,家家户户都拿出了封存的美食,在沙漠中的篝火晚会上,他们拉着我一起跳起了舞,让我有了家的感觉,我也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这里的房子很便宜,一个一百多平外加几百平的院子,还没有我城市里房子两平方值钱。

因为要长居,我花了大价钱修缮这里,因为交通不方便,很多材料运进来很贵,甚至比买新的都要贵,但只身一人的我,并不在乎。

在这期间,村里很多人都来帮忙,在帮忙的时候,他们很好奇一个问题,就是我为什么会放弃大城市,选择来这里,对于这样的问题,我给不出明确的答案,或许只因为我想找一个,安静自由的地方吧。

在帮忙的人中,有一个年纪和我相仿的女人,而且长得非常好看,可以说要按长相来看,一点也不输给那几个被吹上天的新疆明星。

但在干活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好像大家都在有意地躲避她,甚至不喝她递过来的水,这让我很是好奇,要知道这样的美女,在城市里追她的人,可是络绎不绝的。

而且,她帮我干完活后,不会留在这里吃饭,永远都是在吃饭的前夕,默默地离开。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背后肯定会有一个故事。

在我装修房子的两个月里,她每天如此,我对她的关注也多了起来,一个终身没娶的大叔,和我的关系比较好,在一天晚上,喝酒的时候,我向他询问起了,那个女人的情况。

在和我说之前,他表情严肃地和我说,她是一个不详的女人,如果我对她有意思,最好打消这个想法,我连忙解释说只是,她帮了我忙,却连口饭都不吃,总感觉亏欠她的。

“那就好,那就好。”

说完好像为我松了一口气一样,随后我笑呵呵地问道;“她这么好看,你就没想过?”

他连忙地摇头说道;“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随后和我说出了她的故事。

她叫华莉丝取自“沙漠之花”,是一种绽放在荒芜和贫瘠中的粉色花朵,只要一点雨滴的滋润,就会展现出最坚强的姿态。

她从小就是一个美人坯子,长大后更是不得了,就连几十公里外的人都会跑来找她,最终她选择了邻村的一个男人,追她的人也有很多,在她结婚的当天,不知道有多少人为她心碎,可好景不长,在她结婚的一个月后,她老公在一次送货途中,在沙漠中遇到了风暴,连人带车都被埋在了里面。

婆家人把不满宣泄在了她身上,说她是不详的女人,把她撵了回来,虽然名誉受损,但对于以前喜欢她的人,这又是一个新的机会。

和她一起长大的阿峰在追求了她一年后,两人走到了一起,不料结婚短短三个月,阿峰再次出意外去世了,之后的日子里她的父母,也都相继去世了,这也让大家都认为她就是一个不详的人,现在只剩下她和年迈的爷爷生活在一起。

她爷爷以前当过兵,在村子里还有些威望,关于她不祥之人的事,也就没明面说,但私底下却早就传的人尽皆知。

得知了的处境后,让我想起了在孤儿院的经历,因为我迟迟不被收养,自然会被贴上有问题的标签,这种滋味真的不好受。

在房子装修好后,我满意地点了点头,因为装得比较现代,很多人都来参观,一时之间,我家成了村里的景点,甚至在几十公里外人,也都会前来参观。

一直到冬天,才因为路不好走,我家才安静了下来,为了缓解寂寞,我养了两只狗,不是什么品种,只是当地的笨狗,虽然叫笨狗,但很通人性,也很机敏,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引起它们的警觉,这也让我感到很是安全。

看过了东北的雪,下在沙漠中的雪,有着另一种感觉,一片一片的雪,宛如云彩一般的动人,但呼啸的风,无时无刻都在警告世人,不要被外表所欺骗。

冬去春来,沙漠恢复到了以往的模样,我特别喜欢沙漠中的落日,会给沙漠添上希望的颜色。

自以为对沙漠了解的我,开始尝试一个人穿过这片50公里的沙漠,可我运气不是很好,在走到沙漠中央的时候,我遇到了大风沙,在拴好骆驼后,我在一块石头后躲避,在躲避的时候,预感不好的骆驼,挣脱了束缚,我也只能看着它渐渐跑远,随着它跑远的还有我所有的物资。

风沙不知道刮了多久,等停下来的时候,半个身子都埋在了沙子里,我艰难地起身,打扫身上的沙子。

想着继续按照参照物走的时候,我才发现,风沙洗礼后,我找不到任何参照物了。

我只能跟着记忆去找寻,一直到天黑,我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我迷路了。

傍晚,看着沙漠中平静又神秘的样子,不知道带走了多少东西,趁着微弱的阳光,我躺在了沙子上,有点绝望地想着,就算我突然的消失,应该也不会有人为我伤心吧。

就在这时,太阳余晖下,一个人出现在了那里,我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起身向她挥动着手,顾不上干裂的嘴唇,和已经嘶哑的嗓子,大声的呼喊着。

她看到了我,骑着骆驼向我而来,这副画面,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靠近后,我看清了她的脸,是华莉丝,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她看出了我的疑惑,轻声的和我说道;“是我爷爷看到风沙后,不放心,让我来找你的。”

虽然见过很多次,但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很清脆,听起来很舒服。

我刚想道谢,却发现嗓子已经干到说不出来话,干呕了起来,这时她急忙拿出水壶,在我喝的时候,她还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

缓过神后,我连忙道谢,她没有理我,而是在沙漠中捡起了干树枝,然后拿出骆驼上的干材,生起了火。

我轻声地询问;“我们不回去么?”

听到我说话后,她向我解释了起来,说天黑了,什么都看不见,要走出去很危险,只能在这里过夜了。

不一会的时间,天完全黑了下来,因为狂风洗礼过,天空没有一丝云彩,星星很亮,在火光的照耀下,她看起来更加的好看。

为了缓解无聊,我和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可她都不是很感兴趣,直到聊到我小时候孤儿院的经历,才引起了她的注意。

听我讲的同时,她眼光中有了怜悯的深情,后来更是留下了眼泪,看着她落泪的样子,我的心也跟着触动了起来,因为她是第一个为我掉泪的人。

随后,我又感谢了她之前的帮忙,也算和她拉近了关系,可她始终没有说话,直到我问道;“我们可以是朋友么?”

她愣住了,不可置信地看向我,随后摇了摇头,低下了头,不再说话,见她的样子,我想起了我小时候的模样,于是我向她靠近了一点距离。

和她说道;“不幸的经历,并不代表着你是一个不详的人,正如做人做事一样,挫折只是人生路上的磨炼,并不代表着你的一生,就要活在挫折里。”

听完后,她看向我,眼中泛起了泪花,我知道她受的委屈太多了,或许是同病相怜,我抱住了她,她靠在了我肩膀上。

随后,我又和她说了很多话,她也在我面前打开了心结。

第二天,她带着我回到了村子里,当我和她一起出现在村子里的时候,我看到了人们眼神中异样的神情,她再次地低下了头,并且加快了脚步,就在这是时候,我抓住了她的手,大声的说是她救了我,并且当众向她表示感谢。

我这样做,就想证明她不是一个不详的女人,而是我的救命恩人。

但看到人们的惊讶的眼神,他们并不相信,但我不在乎。

之后的日子,我会经常邀请她来我家玩,开始她还会拒绝,后来在我家看了一次电影后,她成了我家的常客。

而关于我俩的谣言,也慢慢多了起来,大家对我的态度也有了变化,我成了村子里第二个被孤立的人。

对于这样的转变,我没有在意,而且也劝她不用去理会别人的眼光。

一年后,在和她看完泰坦尼克号后,她突然看着我说道;“你带我离开这里好么?”

“好”。

之后,我卖了房子,带着她和她爷爷,去了城市里,但这回我不在孤单,因为我有了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