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再婚直到分财产时才发现,他和小娇妻的十八种姿势真的无法接受

父亲再婚直到分财产时才发现,他和小娇妻的十八种姿势真的无法接受.富水新村的陈大爷去世了,享年七十岁。他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从外地回来奔丧,家里的保姆兰花姨也跟着忙前忙后,陈大爷去世了兰花姨哭得比陈大爷的几个孩子还伤心,村里人都说兰花姨是因为和陈大爷住一起久了,有了亲人的感觉才这么舍不得陈大爷走。

陈大爷十年前中风的时候兰花姨就来他家照顾陈大爷了,这十年里兰花姨把陈大爷照顾得很好,大家迟早看见陈大爷衣服都是干干净净的,在吃食上也十分精细,医生说的注意事项都特别注意,每次推着陈大爷出去做复健时,出门的东西带的基本上都是陈大爷的,药、水杯、汗巾子、毛巾、纸巾,背包里都装满

了。

就连陈大爷自己和大伙儿聊天时都含糊不清地说幸亏自己身边兰花姨,新村里的人都知道虽然兰花姨是个保姆,可她对陈大爷的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只是谁都没想到原来兰花姨竟然是陈大爷的再婚妻子。

这个爆炸新闻是在陈大爷丧事办完以后的第三天传出来的,不说陈大爷的三个儿女,就是新村里的乡亲们也有些不相信,兰花姨是十年前来他们村的,那时候陈大爷中风严重需要人照顾,儿女们都忙于工作没办法长时间地守在老爷子身边照顾,最后三个儿女商定给父亲请一个保姆,工资他们三个平摊,最后老爷子在几个人选里选中了兰花姨。

后来的日子里兰花姨对陈大爷照顾得无微不至,兰花姨的尽心尽力让陈大爷的三个儿女都很满意,父亲患病这十年幸亏有了兰花姨,只是现在父亲去世了,他们家有不需要保姆了,兰花姨也是时候该离开了他们家了,这样他们几个自己才能分一分父亲留下来的财产。

三人商

量后一人拿出一万块钱一共三万,他们以为把钱给兰花姨时她会很高兴,会感激他们,没想到结果却是被兰花姨拒绝了,兰花姨还说她是不会离开富水新村的,因为她和陈大爷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领了结婚证,他们是合法的夫妻,这件事把陈大爷的三个儿女给整懵了。

02

陈大爷的三个儿女不相信自己父亲再婚,因为父亲从来没和他们说过自己再婚了,他们觉得是兰花姨姨说谎,目的就是为了谋夺他们家的财产,兰花姨没有和他们争辩,直接拿出了她和陈大爷的结婚证给他们看,这下他们不得不相信了,消息传到村里就像是在油锅里倒了一瓢水一样,直接炸开了,大家都很好奇是怎么回事。

这事说起来就得从陈大爷年轻的

时候说起,陈大爷年轻时是个能耐人,在一群庄稼汉里算是有本事的,他脑子灵活主意多,农忙的时候种庄稼,农闲的时候就倒腾一些小玩意在周围几个村子里转悠赚些钱,也由此他家的日子要比别人家日子好过很多。

唯一不好的就是他的亲人缘不好,年少丧母,父亲怕他受委屈也没有再娶,在他刚刚二十岁时父亲又出了意外,陈大爷一下子成了孤家寡人,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无父无母,很多姑娘家人都觉得他家人口太少,嫁给他以后有点啥事,连个帮衬的人都没有,还有人说他命硬克亲人,以至于他想娶媳妇都不好娶。

这么一拖他就到二十五岁了,这在当时算是大龄青年了,也就是这一年有个邻村的姑娘愿意嫁给他,这姑娘是因为家里弟妹多,娘家人要她在家帮忙养弟弟妹妹才把她的婚事一拖再拖,拖到姑娘二十四了还没说婆家,现在弟妹大了,她父母才考虑她的婚事,挑来挑去看中了陈大爷,说他年纪合适不说,还会赚钱,以后说不定还能帮衬一下他们家。

陈大爷知道有姑娘愿意嫁给他满心欢喜,他也不求姑娘有多漂亮,只要能给他们陈家传宗接代,会过日子就好,陈大爷和那姑娘见了两次面就把婚事定下来了,陈大爷手里有钱,不但给足了彩礼钱,还办了一场热闹的婚宴,两人也开始了自己的小日子。

婚后,陈大爷终于知道父亲以前为什么总是说“一个家,有了女人才像个家”。每天有人陪着说话,干活回来有现成的饭菜,衣服有人帮忙洗,破了也有人帮忙补,陈大爷为了他的新家更加努力地干活赚钱,没多久妻子怀孕了,陈大爷知道后有点想哭,这世上终于要有一个人和他是血脉相连的了。

妻子的肚皮很争气,没几年就给他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陈大爷从孤家寡人一个到现在有儿有女有老婆,这种幸福简直不是用高兴这两个字就可以表达的,自己现在儿女双全,妻子贤惠能干,经济宽裕,走出去有不少人羡慕他。

03

只是老天爷好像就是见不得他好一样,在几个孩子十几岁时妻子得了重病去世,医生说妻子是因为以前劳累过度,加上后来连着生孩子把精气神给消耗完了,陈大爷很伤心,一起同床共枕了十几年的枕边人就这样去了,这个打击对陈大爷来说是非常巨大的一度都有想和妻子一起去了的想法。

只是他看看三个不大不小的孩子,强打精神振作起来,三个孩子大的十四岁,小的才十岁,无论如何他都要养大三个孩子,他一边种地,一边买了辆三轮摩托车贩菜,贩水果,在各个村子里转悠,生意还不错,一个人家里家外的忙活着。

他辛苦的付出得到了回报,大儿子考上了大学,二儿子读高中,小女儿也马上要中考了,看着孩子们一个个长大他满心的自豪,这些年不是没有人劝他再娶一个,有了老婆他也能轻松点,都说他一个人太苦了,可都被他拒绝了,他怕孩子受委屈。

看着孩子大了,花销也大了,陈大爷干活更拼命,每天天没亮他就起来,晚上天黑透了他还在回家的路上,幸好现在孩子大了可以照顾自己,不用担心孩子会饿肚子,在一个寒冷的冬天,陈大爷卖水果走得远了些,晚上回来的路上出了意外,三轮车侧翻到沟里,压断了他的右腿。

冬天的晚上太冷,路上几乎没人行走,陈大爷的呼救声也没人听见,陈大爷知道他只能自救,不然就是伤不重也会被冻死的,他费了很大一番力气,拖着一条腿朝着最近的村子爬去,就在他快要坚持不住时他终于看见了一个村子的轮廓,他实在撑不住了就晕了。

村头那家的狗一直叫着,主人以为有小偷,开门一看吓了一跳,自己家不远处爬着一个人,这家只有一个女人两个孩子,为了安全起见还叫了邻居一起才敢上前,查看以后知道人还活着就赶紧抬去了村里的诊所,陈大爷经常十里八乡的跑,大伙都混个脸熟,不少人都认识他。

知道他家只有他一个顶事的,通知了他的几个孩子后,干脆好人做到底安排了人照顾他,天亮了再送他去医院,第二天一大早陈大爷在医院里醒来,知道自己腿断了,幸好捡回来一条命,对救了他的人感激不尽,也因此认识了兰花姨。

04

兰花姨是山里姑娘,家里女儿多,父母不喜,哥嫂为了彩礼钱把她嫁给山下的胡东,胡东是个药罐子,在周围村子里说不到媳妇,他的父母为了延续香火出了丰厚的彩礼在山里给选了一个身体健康的姑娘,就指望能有个一儿半女的,兰花姨嫁进来几年生了一儿一女两个孩子,没几年胡东身体彻底垮了,人没了。

兰花姨的公婆见儿子去世了也是伤心不已,后来被女儿接走养老去了,家里就只有兰花姨带着两个孩子过日子,那天第一个发现陈大爷的就是兰花姨,陈大爷养病期间没人照顾,在知道兰花姨家里困难就开口叫兰花姨照顾他一段时间,他给开工钱,等出院回到家就有孩子帮忙照顾了。

兰花姨为了赚钱也就答应了,每天早上给孩子煮好饭温在锅里,就去医院给陈大爷洗衣服,看吊瓶,扶他去厕所,一般的生理问题陈大爷可以自己解决,就是行走不方便,兰花姨经常在家里给熬一些骨头汤带给陈大爷,这让陈大爷觉得很不好意思,半个月后陈大爷出院给了兰花姨一千五百块钱,两人的雇佣关系算是结束了。

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陈大爷却是个闲不住的人,没等到一百天他就又开始了跑生意,与以往不同的是他会经常去兰花姨的村子,时不时地给她送一些水果,说是感谢她的救命之恩,在了解到兰花姨的日子艰难后,陈大爷萌生了想和兰花姨一起过日子的想法。

起初兰花姨是不同意的,可陈大爷对她的两个孩子很好,陈大爷劝她说:“我知道我比你大十岁,年龄上我占便宜了,可你一个女人家养两个孩子实在太难了,总不能只养到孩子初中毕业就让孩子出去打工吧!你想想孩子以后,咱们农村人读书才是出路,我也有三个孩子,最是能知道父母对孩子的期盼,你好好想想吧!”

兰花姨的两个孩子也才十来岁,知道妈妈养大他们有多辛苦,也同意妈妈再嫁,考虑再三兰花姨答应了陈大爷,只是陈大爷没想到他的三个孩子竟然反对他再娶,他原以为只要兰花姨同意了就万事大吉了,实在没想到孩子的反应那么激烈。

当他提出想要再去的时候大儿子说:“爸,我知道你一个人养大我们三个不容易,供养我们读书更是辛苦,我现在已经上大学了,再过几年我就可以赚钱了,到时候我就能和你一起担起供养弟妹的担子,这是我们的家,我不喜欢有外人入住,你要是娶了别人又置我妈与何地,我妈虽然去世了,可我还记得她活着的时候对你有多好。”

05

大儿子的话让陈大爷想起了已经去世好几年的妻子,他又转头去问老二,二儿子看着父亲的眼神只低头说他的想法和大哥一样,而小女儿的反应最激烈,正在叛逆期的她直接说:“爸你要是找别的女人,我就离家出走,反正我是不同意你再娶。”

陈大爷有些恼火,他能理解孩子的抗拒心理,可孩子们以后长大了总会有展翅高飞的那一天,到时候他们都成家立业了,有了自己的家,留下他一个孤老头生活,还有什么意思?以前他们小他怕娶了后娘他们受委屈,现在他们都大了可以自己保护自己了,何况兰花姨是个善良的女人,他只想找一个伴让剩下的日子好过一点,为什么孩子就是不体谅一下他。

于是他强硬地说:“你们反对也没用,你老子我现在还没五十岁,离死还远,以后你们长大了一个个都会离开我,我要是不找个伴以后我就一个人过,谁管我?所以,不管你们答不答应我都要再娶,我娶媳妇我自己养,又不指望你们,你们有什么资格反对?”

陈大爷在三个孩子的心里都是一个温和宽厚的父亲,还是第一次见到父亲说话这么冲,两个儿子脸色不怎么好看,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小女儿却“噌”地站起来直接去了杂物间,出来时手里拿着一瓶农药,直接说:“你要娶,行,今天我就死在你面前,让你喜事丧事一起办,反正就是活着被同学们知道爸爸一把年纪了还想再娶也是一个笑话,与其不别人嘲笑,还不如死了干净。”

说完就真的去开农药盖子,陈大爷也惊呆了,他没想到女儿竟然用这么极端的方法来反对他再娶,两个哥哥冲上去夺走了妹妹手里的药瓶子,看着红了眼睛还在大吵大闹的女儿,陈大爷妥协了,他总不能为了再婚就不顾女儿的性命,陈大爷转身进了房间,一场风波以陈大爷退步而平息。

陈大爷找到兰花姨想告诉她两个人可能不能在一起了,可看着兰花姨的眉眼他又很不舍,这些年难得遇到一个合他心意的,考虑再三他还是决定和兰花姨好好再商量一下,兰花姨了解情况以后说:“也不是没办法,现在孩子还小不能理解我们,我们瞒着孩子们去登记结婚,过几年孩子们思想成熟了,我们再和他们说,到时候他们一定会理解我们的。”

兰花姨的话让陈大爷茅塞顿开,两个村子离得不远不近,他经常跑生意可以常常过来,家里三个孩子都住校,老大寒暑假才能回来,老二老三一个月回来一次,这样并不妨碍他和兰花姨的来往,只要孩子们要回家的前两天他在家就行,两人商量好后就一起去领了结婚证。

06

两人既已经是夫妻了,兰花姨也为陈大爷着想起来,兰花姨对陈大爷说:“你现在已经不年轻了,加上次受伤对身体影响也蛮大的,再这样风里来雨里去的跑生意太辛苦了,不然就在城里找个合适的店面开个水果店,这样你不用再风吹日晒的,对身体也好,生意要是好我们就在城里租房子住,城里没那么多熟人,我们住一起也不怕孩子们知道,彼此还有个照应。”

陈大爷想想也对,他们是合法夫妻,总是这样偷偷摸摸地在一起也不是办法,只盼着他那几个孩子能早点懂事,接受兰花姨,陈大爷是行动派,没多久还真的把水果店开了起来,凭着多年的生意经验,店里生意很好,赚的钱也是原来的好几倍,几年下来他还开了两家分店,请了好几个工人,他和兰花姨带着两个孩子住一起生活过得有滋有味的。

时间一年年过去,陈大爷的儿子女儿都长大成人,各自都有自己的事业,见到父亲一把年纪了还在忙忙碌碌,也劝过他不要那么劳累,叫他好好歇歇,这些年陈大爷也试探过几个孩子意思,可结果还是反对,后来他索性不问了,反正也没一起生活。

兰花姨的两个孩子也成家立业了,他们把水果店转了出去,想过几年清闲日子,老两口终于能为自己活了,这时候村里通知陈大爷,说村里要拆迁了,叫他回去办手续,陈大爷回去后和几个好久不见的老伙计喝酒,这一喝就出事了,陈大爷喝醉后摔了一跤中风了,几个孩子知道了赶回来照顾父亲,陈大爷半边身子没知觉了,生活不能自理,可脑子还是清醒的。

陈大爷的大儿子见父亲这病一时半会也好不了,公司那边请假也不能请太长时间,心里不由得有些后悔当初反对父亲再婚,不然父亲身边也有个照顾他的人,他们几个也不用这么焦头烂额了,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大儿子想把陈大爷接去他那里照顾,陈大爷还惦记着妻子,死活不愿意去,最后三兄妹商量给父亲请个可靠的保姆照顾。

兰花姨在知道陈大爷出事后心急如焚,可她不敢出现,她怕陈大爷的儿女知道他们的关系后反应激烈,到时候再刺激到陈大爷,害怕他病情加重,她只能偷偷摸摸去看几眼,终于等到陈大爷出院了,听说他家要请保姆,兰花姨就去了,陈大爷看到妻子自然要留下她。

兰花姨看着瘦了不少的陈大爷也忍不住偷偷流眼泪,陈大爷的儿女见兰姨把陈大爷照顾得很好,各自也放心地走了,临走前和陈大爷说三个人会轮流回来看他的,陈大爷的儿女走后,兰花姨照顾陈大爷也没那么多顾忌了,什么事都亲力亲为,把陈大爷照顾的很好。

富水新村建好以后他们就搬过来住了,周围很多都是新邻居,兰花姨陪着陈大爷散步,做复健,这日子一过就是十年,大家都知道兰花姨是陈家请的保姆,谁也没想到兰花姨是陈大爷的合法妻子,后来想想也是呀,除了夫妻谁那么有耐心十年如一日的照顾一个行动不便的人这么多年。

07

兰花姨把前因后果都讲明白了,陈大爷的儿女仍然不相信,还拿了结婚证去验真假,事实证明兰花姨没说谎,她和陈大爷已经结婚二十五年了,三兄妹看着快要到手的财产突然起了变故,而且还少了那么多,又不服输的找了律师咨询。

律师说陈大爷是和兰花姨结婚后才开店发家的,后面还尽心尽力照顾了他十年,已经尽到一个妻子该尽到的责任,就算打官司陈家兄妹的胜算也不大,陈家兄妹只能放弃,父亲的积蓄、拆迁款、还有房子产权,兰花姨拿走一半后,剩下的给他们三个平分了。

陈家兄妹各自在外面安了家,一年中也只有清明节回来祭祖,回来了也是住酒店,仍是和兰花姨不来往,村里有人八卦问兰花姨为什么他们不住家里,她也只是笑笑说这样井水不犯河水的日子就挺好。

陈大爷是有福的,年轻时苦,晚年却过得很好,这些都是因为他遇到了一个善良的女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