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后妻子的爱让他很感动,看到两人紧密相连的地方感情更进一步

生病后妻子的爱让他很感动,看到两人紧密相连的地方感情更进一步!

汪金平是21世纪初期的大学生,出社会参加工作时正好赶上国内经济发展飞速的时代,他人聪明头脑灵活,加上嘴巴能说会道很善于交际,以此他打工没几年就想出来单干,家里人都不同意他放弃高薪体面安稳的工作出来做生意,这风险太大了。

汪家父母这好不容易熬到儿子上班赚钱了,刚刚才把债还清,还没安稳几天他又要折腾自己创业,家里没钱还要去贷款,他的两个哥哥听说了也跟着劝他好好上班,心不要那么大,两个嫂嫂对他还冷嘲热讽了一番,马上要出嫁的妹妹说不能动她的嫁妆钱,只有当时还是他女朋友的张绣(后来的老婆)支持他。<

/p>

汪金平出生在四川农村,从小因为家境贫寒没少吃苦,家里孩子也多,他上面还有一个姐姐两个哥哥,下面有一个妹妹,一家七口人都靠几亩地过活,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他姐姐早早就嫁人了,两个哥哥也是小学毕业就辍学回家种地了,到他读书的时候家里条件稍微好些了。

两个哥哥长大了,农闲有时间去工地上做小工五块钱一天,有了这个收入家里宽裕不少,他妈妈是个很会过日子的女人,日子过得精打细算,几年后给大哥二哥娶了媳妇,大嫂二嫂都是附近村里的姑娘也没读多少书,只能靠着一双手辛勤劳作。

他初中毕业考上了他们市的重点高中,学费、生活费、住宿都需要钱,可家里主要经济收入是靠两个哥哥,两个哥哥又已经都成家了,嫂嫂们也暗地里为自己的小家打算,总是说自己男人都是小学毕业就辍学出来干活了,三弟上初中就算了,现在还要上高中,以后还要考大学,这要是爹娘出钱她们也不说了,可现在是要两个哥哥出

钱那肯定不行,把钱都给了弟弟,那以后他们的孩子出生了怎么办?

因为这事家里闹得不太平,汪金平看着为他读书的事一家子都不得安宁,他都想放弃了,最后是他的老师来给家里做思想工作,说现在供他读书,以后他有出息了肯定会记家里人的好,他成绩那么好现在放弃了就太可惜了。

02

自古父母都有望子成龙的心愿,前面两个儿子没读多少书,那是当时条件限制,也是因为他们成绩不好,现在三儿子成绩好,这以后要是出息了,那他们家也能翻身了,以后还能帮一帮老大老二,就算不能摆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起码日子能过的宽裕一些。

考虑再三汪父还是听了老师的话让儿子去读高中,

汪金平也争气在高中三年里还拿到了好几次奖学金,他也知道家里困难,尽量省吃俭用,在他接到大学通知书时,家里的矛盾也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随着侄子侄女的出生,两个哥哥在经济上面也感受到很大的压力,两个嫂子更是为了他读书花钱的事,经常在家吵的不可开交。

没办法的情况下汪父只能同意分家,老大老二都分出去独立门户,汪金平和妹妹跟父母一起生活,为了上大学汪金平自己去贷款交学费,四年大学下来欠了不少钱,父母年纪大了干活也没以前利索了,这钱就一直欠着,直到他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三年后才还清。

家里的外债还清了,汪父就想和儿子商量想盖房子,就在这个当口汪金平要辞职出来创业,遭到了家里人的一致反对,只是家人的反对他听着,手头上该做的事也是一点都没停,他的眼光独到运气也好,没两年就混的风生水起,做了老板衣锦还乡,让他父母在村里风光了一把。

事业上轨道后他把结婚也提上日程,一时间风光无两事业爱情双丰收,妻子张绣是他的大学同学,张绣家庭条件好,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当初看上汪金平时就觉得他是一个踏实的人值得托付终身,上班时妻子陪着他上班,创业时妻子无条件支持他,他觉得遇到这样的女人是他的福气。

随着事业蒸蒸日上,他的哥哥嫂嫂和妹妹都来投奔他,他父亲还在电话里旧事重提说起当初哥哥赚钱供他读书的事,让他要知恩图报,好好照应提携自己的兄弟姐妹,他也感念当初他读书时两个哥哥的付出,帮了哥哥自然就不能拉下妹妹,他把哥哥嫂嫂和妹妹全都安排到他的厂里上班,工资给的也是工人里最高的。

在当时的社会里大部分人出门都是进厂做普工,他哥哥嫂嫂没文化,没技术,没有一技之长就只能从普工做起,可他的哥哥嫂嫂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这既然是自己弟弟的厂,而弟弟这么有出息都是他们当初供他读书的结果,那他们最少要做个主管什么的才行,而不是苦哈哈的在车间干活。

03

有了这种思想他们在车间就耀武扬威的,干活不好好干经常偷懒不说,还动不动就说要炒掉这个,炒掉那个的,时不时的和车间工人闹不愉快吵架,班长组长知道他们是老板的亲戚也不敢说什么,只能背后在主管面前抱怨。

汪金平在听到主管的反应后十分的无奈,他给妹妹安排了轻松的质检员岗位,让两个哥哥去厂门口做保安,两个嫂嫂直接安排去了仓库,这些位置都是清闲的工作,可这一切在妻子张绣看来就是完全在养着这几个人。

小姑子的质检员岗位本来人员是刚刚好的,现在汪金平非得多安排一个,保安室也是一样本来就不缺人,两个嫂嫂去仓库更是一个笑话,啥也不懂的人,人家来领东西她们东西都分不清,这么给人家拿?

妻子的不高兴汪金平是知道的,可是他也没办法,他现在只要能安抚下这几个人,白给工资就白给吧!张绣看出丈夫的无奈也只能忍了,一顿脾气过后日子该咋过还是咋过,只是没多久汪金平的哥哥嫂嫂的目标就转移目标了。

在汪金平过生日时请了哥哥嫂嫂妹妹过来吃饭,看着漂亮的大房子,现代化的家电,看起来就很值钱的家具,又想到简单的工人宿舍,两个嫂嫂心思活络起来,小叔子是她们的两个男人给供出来的,那她们也应该住这么漂亮的房子。

背地里和自家男人一商量,叫他们去说宿舍住不惯,最好和大家都住一起最好,刚开始两个哥哥觉得有些开不了口,可一想到弟弟住的房子,又看看自己住的宿舍,这鲜明的对比刺激到他们了,于是他们对汪金平说要搬去他们家住,大家住一起热闹。

面对丈夫哥嫂的无理要求张绣是拒绝的,可汪金平拒绝的话说不出口,房子是挺大三房两厅,大哥夫妻一间,二哥夫妻一间,自己家的孩子只能和父母睡一个房间,本来妹妹也想住进来的,可看到实在没房间了才作罢。

张绣为这件事和汪金平冷战了一个多月,家里人多是非就多,两个嫂嫂总是趁张绣不在家偷偷试用她的化妆品,看见衣柜里哪件衣服漂亮也要拿出来试一试,被张绣发现后还理直气壮的说只是觉得好奇试试又不是要偷她的东西,张绣知道和两个嫂嫂讲道理是讲不通的,只能对着汪金平发火。

04

汪金平为了平熄妻子的怒火就给张绣重新买了一套化妆品,以前的全部不要了,可张绣要的不是化妆品,她要的是尊重,是自己的私人空间,汪金平也知道两个嫂嫂的做法不对,可那毕竟是嫂子,怎么样也轮不到他来说,他能做的只能是哄妻子开心,希望妻子能理解一下他。

张绣是一个心软的女人,看着汪金平左右为难她也难受,最后这件事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汪金平对两个哥哥说叫他们管好嫂子,不能再没轻没重的去他们房间翻东西了,两个哥哥嘴上答应着,背地里却说他小气,一套化妆品才多少钱,至于这样小题大做吗?

生活习惯的差异,吃饭口味的不同,饭桌上吵架变成了常态,张绣应付得精疲力尽,要不是因为孩子每天要在家吃完饭她都不想煮晚饭,都一样的上班,哥哥嫂嫂们下班回来就舒服的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张绣接了孩子放学回来还要煮一大家子饭菜,两个嫂嫂吃现成的还挑三拣四,这让张绣十分不爽。

矛盾的爆发起点就是因为煮饭的事,这天张绣接孩子放学,孩子说想吃麦当劳,张绣想着是周末,她带孩子在外面吃,两个嫂子应该会自己煮饭吃的吧!她给汪金平打电话说了不回家吃饭就带着孩子去了麦当劳,等到孩子吃完了,又带孩子去游乐场玩了一下才回去。

一回到家两个嫂嫂就纷纷指责她,说她不回来煮饭就是故意,说她嫌弃她们是农村的看不起她们,还越说越委屈,汪金平回来就见到两个嫂子一哭二闹三上吊,正想转头说妻子两句就看见妻子一双眼睛都快冒火了,他知道这是妻子要发火的前奏。

果然,张绣大声说:“你们是残废还是智障生活不能自理?肚子饿了不会自己煮饭吃?给你们三分颜色还开起染坊了,在我家白吃白住还要我天天伺候你们吃好,喝好,别再扯那些供汪金平上学的事,当我不知道吗?他上大学都是自己赚大部分,父母给少部分,你们在他考上大学时就分家了。”

“你们这是假话说多了,自己把自己都骗过去了,我给你们留面子,你们当我怕了你们吗?当我是傻子吗?今天就给我搬出去,我家不收留好吃懒做的人,厂里的工作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就回老家去。”

看着生气的弟妹,两个嫂子有点傻眼了,两个哥哥过来拉着自己媳妇回来自己住的房间,汪金平劝说就是要他们离开也要给点搬家的时间,张绣知道这是汪金平在给两个哥哥嫂嫂争取时间,冷哼了一声转身进里房间

05

这边哥哥嫂嫂的事还没处理结束,那边汪金平的妹妹却闯了大祸,他妹妹已经是已婚妇女了却和一个男同事暧昧不清,那男人知道她是老板的妹妹后就真的上心了,回家闹着要和老婆离婚,两个孩子他丢给老婆不管不问,他老婆和两个孩子在老家实在过不下去了,就带着孩子来找他。

来到之后才知道自己男人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难怪要回家闹离婚,这女人也是一个性格泼辣的,看见汪金平妹妹和自己男人在一起冲上去就撕打,没一会就围了一大圈看热闹的人,汪金平妹妹也不是只挨打不还手的人,两个女人就撕打的更厉害了,那男人的两个孩子见妈妈被打也冲上去帮忙。

撕打过程中汪金平妹妹把一个孩子一脚踢开后,孩子后脑勺着地,一下子摔的孩子翻白眼了,孩子妈妈看孩子成这样也顾不得打架,扯着站在边上傻掉的男人抱着孩子去了医院,安顿好孩子那女人就跑到厂门口闹,说这是要是老板不管她就要去告他们。

汪金平和张绣知道这件事还是保安来告诉他们的,在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后,张绣气得不想说话了,汪金平见张绣不想管这件事就只能自己出面,付了孩子的医药费给了赔偿,把妹妹和那个男人都开除了,给他妹妹买了车票送她回去,这次他妹妹倒是自知理亏没敢闹,拿了两个月工资乖乖回老家去了。

汪金平的哥哥妹妹闹出来这些事让张绣十分反感,他哥哥嫂嫂赖在她家不走,她只能带着孩子走了,她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套房子住,尽管汪金平的家里人闹出来这么多事,她也经常和汪金平为这些人吵架,可她从来没想过离婚,在她心里汪金平还是个好男人、好爸爸,因为他除了对他家人的事情上纵容迁就之外,还真没什么别的不好。

对她的父母尊敬有加,逢年过节或生日,礼物都是备的面面俱到,还隔三差五地打电话对她爸妈嘘寒问暖的;对她也是没话说,家里的钱财都归她管,每次吵架都是她吵他哄,她花钱他也从来不过问;对孩子也是耐心十足,有时间就会陪孩子玩游戏,给孩子讲故事。

也就是汪金平的种种好,让张绣无法因为他哥嫂的事迁怒于他,最后还是她让步搬出了自己的家,这实在是无奈之举,汪金平对妻子满怀愧疚,天知道他有多怕妻子会和他离婚,他也冲动的想和妻子一起走,可那边他哥哥嫂嫂还住着,要是他也走了还不知道哥哥嫂嫂他们会怎么闹。

06

张绣家本来好好的一家三口,被婆家人闹成这样,其实她也想过给哥嫂在外面租房子住,可想想又算了,本来就给白开工资,难道还要生活全包吗?她搬出来了也好,起码不用再伺候他们吃饭,现在她走了,那几个人要吃饭就得自己去买菜做饭,自己做得总不会再挑剔了吧!

只是这样苦了汪金平,他不但要忙厂里的事,下班了还要两头跑,他想去老婆孩子那里住,又怕哥嫂说他不管他们,不顾兄弟情义,父母每次打电话过来都是絮絮叨叨的叮嘱他要照顾照顾两个哥哥,不要因为有钱了就看不起自己家兄弟,要是有什么事了还是自己家人靠得住,为了不让父母跟着操心他只能对哥嫂一忍再忍。

他照顾到每个人的情绪,唯独忽略了自己,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时间长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身体就受不了了,吃不好,休息不好,操心的事又多,才三十多岁的人心脏就不好了,在一天早会上他被送去医院急救,医生说他劳累过度心脏也有问题,要想多活几年就不要再那么拼命了。

汪金平是厂里的主要支柱,他这一倒下厂里的运转就出问题了,张绣平常也只是管财务,对管理和业务这一方面也不熟,现在她还要照顾住院的丈夫和读书的孩子,只能让几个管理阶层的人多操些心。

她也向丈夫的两个哥哥求助过,希望他们能帮忙一起轮流照顾一下丈夫,这样她就可以多分一些精力在厂里,只是两个哥哥还没说话,两个嫂嫂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自己家还有孩子要养活,问去照顾小叔子算不算是公事,会不会给正常发工资,张绣看着两个嫂嫂的态度就明白了,两个哥哥一言不发更让她心寒,最后她请了护工再没提让哥嫂去帮忙的事。

人心是最经不起考验的,到了月底发工资时,其中一个人卷了全厂工人工资跑路了,张绣气得不行也没办法,只能报警后又赶紧筹钱,又不敢让汪金平知道怕刺激到他,只是后面的事情接连不断,业务部经理带着客户跳槽给厂里带了很大的损失,张绣没办法只能裁员。

厂里要裁员,别人没闹起来汪金平的哥哥嫂嫂倒是先闹起来,本来他们的工作清闲,这么一调他们又得去车间受苦受累,两个嫂子就不乐意了,找到了张绣说理,两个哥哥则是看着自己老婆闹也不管,自从汪金平住院他们也就只去看过一次,尽管张绣没指望过他们,也对他们的作为感到气愤。

看着面前两个说的口沫横飞的嫂子,张绣说:“要么去车间上班,要么就回老家去,我老公是你们的弟弟,他现在躺在医院,你们有去照顾过他一天吗?有问过他身体好不好吗?他好的时候给你们白吃白住白拿,他病的时候你们连句问候都没有,白眼狼也说的就是你们这样的,能留下你们都是看在家里父母的面子上,不然就你们这样什么都不会还挑三拣四的人,出去都会被饿死。”

看着一向温和的弟媳妇猛地强势起来,两个哥哥就有些怂,只能先扯着自己媳妇离开,经过了两个多月的修养,汪金平身体好了很多,张绣这才和他说厂里的情况,还有他哥哥嫂嫂的事,汪金平在这一场大病中才明白,以前他对哥嫂的纵容,让妻子受了多大的委屈。

07

年底汪金平的哥嫂回家过年,眼看着年假已经到期了他们还迟迟不来,张绣见他们不来就安排了别人上岗,她回到家把哥嫂的东西一件不拉的给打包寄回老家,把房子打扫的干干净净后就带着孩子搬回来住,现在因为汪金平身体原因,厂里的事大部分都还是张绣做主。

前面发生的事让厂里元气大伤,裁员以后工厂的规模也只剩下原来的一半了,这样的好处就是没以前那么大的工作量了,汪金平可以不用那么累,业务少了,妻子也可帮忙,他能安心的养身体了。

只是好日子还没过几天,哥哥嫂嫂居然带着父母一起来厂里,还口口声声说要父母给他们做主,都是一家人,凭什么汪金平做老板,吃香的喝辣的,他们却要苦哈哈的在车间干活,赚的钱还没有汪金平赚的零头多,还说汪金平是他们干苦力供养出来的,那他的一切就应该回报一部分给他们。

面对着哥嫂的强盗逻辑张绣气笑了,汪金平心里十分难受,他的两个哥哥以前是多朴实的人,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难道真的像妻子说的那样,是自己把他们惯坏了,把他们的胃口养大了?

汪父和汪母也不好受,在家时他们听两个儿子说三儿子对他们不好,让他们干最苦最累的活,还不给他们吃饱饭,三儿媳妇还总是想赶走他们,加上他们见到三儿媳妇把两个哥哥东西都给寄回家了,就相信了两个儿子的话,跟着他们一起来找三儿子“算账”。

在家时他们听儿子说老三病了,厂里都是老三媳妇说了算,说他们两老要是不去坐镇守着他们汪家的财产,那钱都会被张绣卷走,到时候要是张绣丢下老三和别人跑了,那他们家就是人财两空了,所以绝不能再让一个外人管住他们家的厂和钱。

可来到之后看到三儿子比上次回去瘦了一大圈,心里只剩下了心疼,又见儿媳妇把儿子照顾得很好,并不是老大老二说的那样,张绣只顾着卷钱不管儿子,他们也稍微放心了一些。

08

几天后汪父就把汪金平两个哥哥的意思和汪金平说了,汪金平听父亲说两个哥哥想做管理层,啥话都没说就带着父亲去厂里转了一圈,汪父看着车间的机器,还有办公室的电脑设备,听着会议室里那些人说着他能听懂却不明白其中意思的话,他就知道老大老二想做管理层纯粹就是扯淡。

自己的儿子有几斤几两重他还是知道的,这些他那两个儿子根本就什么都不懂,没本事就没底气去管别人,在听到三儿子说起他两个哥哥在这边的所作所为后,汪父心塞不已,回到家就把老大老二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老大老二原以为是很简单的事,没想到结果却是自己挨训,汪父说他们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还只会给添乱,几兄弟早都分家了,老三赚的就是老三的,叫他们不要妄想,想干就去车间,不想干就和他一起回老家。

看着自己父亲发脾气了,老大老二老实了,半个月后老两口回老家把老大老二都带走了,汪金平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他也意识到了一个道理,这世上只有妻子对他是全心全意的,即使是他的父母也还要顾及他两个哥哥,不可能全心全意只为他,父母亲不止他一个孩子,而他和妻子却是只有彼此是唯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