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为了真感情抛夫弃子,跟人跑后爽好舒服快深点却不幸福

女人为了真感情抛夫弃子,跟人跑后爽好舒服快深点却不幸福.苏怜玉是一个舞蹈演员,她生性多愁善感,凡事追求完美,爱情上更是向往唯美的浪漫形式,她和李铭睿结婚八年了,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她对舞蹈十分痴迷,在怀孕生子的那段时间她差点抑郁自杀了,只因她接受不了自己的身材变的臃肿,她不好过李铭睿也没好到哪里去,那一年他几乎没工作时时刻刻看着妻子。

终于熬到儿子出生,苏怜玉拒绝母乳喂养,刚满月就开始了疯狂的减肥,还因为过度节食饿晕过去,孩子她基本不怎么管,李铭睿只把孩子送去自己母亲那里,叫母亲帮忙带孩子,自己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孩子,身边有朋友看不过去说他太惯着苏怜玉了,他笑着说:

“在我眼里,怜玉就是我的小仙女,照顾她我心甘情愿,谁让我喜欢她呢!”

这话传到苏怜玉那里她傲娇地说:“他婚前就答应我,会无条件支持我跳舞的,会好好照顾我一辈子的,现在离一辈子还那么远,他为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苏怜玉的话引来了羡慕嫉妒,也有人不屑,觉得她矫情,娶这样一个花瓶老婆只是看着好看,在过日子这一块一点都不实用。

苏怜玉长得漂亮身材好,三十多岁的人了看上去好像只有二十多岁,孩子从小到大她几乎都没照顾过,难得的陪孩子几次也是和李铭睿一起带孩子去游乐场,因着工作关系她需要保持好身材,她拒绝了生二胎,李铭睿也没勉强她,只是婆婆对她颇有微词,孩子丈夫都不管总是打扮的妖妖娆娆到处跑去演出,三十多岁的人了还不想收心。

不管别人怎么看她,苏怜玉自己的日子过得顺风顺水的,按说她现在这个年纪在跳舞这个特殊的行业里应该退休了,可她因为丈夫李铭睿的包容照顾和自

己得天独厚的天生条件,现在依然是舞蹈团里的扛把子,这是最让她骄傲的事。

这一次巡回演出成功结束后,团里出钱给她们几个表现好的一个奖励,去云南丽江七日游,大家听到这个消息都很高兴,只有苏怜玉恍惚起来,她仿佛看见那个执着画笔的男人朝她微笑,向她招手。

02 有情人再相遇

回到家苏怜玉对李铭睿说要去云南旅游,李铭睿明显地愣了一下,随后又回神过来叮咛苏怜玉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还要准备好这几天要用的东西,晚上下班还专门跑了一趟超市给妻子买了很多吃的用的,苏怜玉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李铭睿的照顾,这是他们一贯的相处模式。

送走了妻子,李铭睿心里有些不

安,那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应该不会再那么巧相遇吧!苏怜玉同事一起高高兴兴地坐上了去云南的车,一路上大家说说笑笑,充满了对美丽风景的期盼,苏怜玉还有另一个期盼,不知道能不能再遇见他呢?他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有没有结婚?要是见面了还会认得她吗?

到云南的第三天,苏怜玉一个人去了当初她和他初见的地方,她清楚的记得那天,天上晴空万里,风呼呼的刮着,在一个湖边的草丛里,她看着漂亮的风景,心里非常高兴,在用舞蹈来抒发她心里的兴奋时,她停止了转圈圈,看见一个年轻男子拿着画笔在画板上不停地画着什么,她悄悄走进一看,是她跳舞时的样子,画的惟妙惟肖,她心里对画画的人有了好奇。

就在苏怜玉沉浸在回忆里时,后面有个人慢慢走近了她,问道:“你是怜玉吗?”苏怜玉转过身看见了那个她在梦里见过了很多次的男人陆晨风,相比较十年前他沧桑了一些,但是她还是能一眼认出来是他。

他们在相同的地方再一次相遇这是天意,周围的环境比起十年前变了很多,他们在附近找了一家咖啡店坐下,慢慢的聊起来了各自这些年的生活,谈话中两人互相试探地想知道对方的婚姻生活状况,苏怜玉在知道对方还是单身时不禁愣住了。

陆晨风问她:“你丈夫对你好吗?你们结婚时他给我写了一封信,说他是这世上最爱你的人,也是最适合你的人。”

苏怜玉听出了不对劲问他:“李铭睿给你写的信?他怎么知道你的地址?当初我给你写信你没回我,我以为你已经把我忘了,他对我很好,我也到了结婚的年纪,就选择嫁给了他。”

陆晨风急忙说:“等等,什么叫我没给你回信?你走后,我等了几个月都没等到你的信,我就连着写了三封信给你,结果还是没有回信,我打了电话,电话那边阿姨说你已经结婚了,叫我不要再骚扰你,我这才死心的。”

苏怜玉疑惑了,当初她走后,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看来只能等回去再问问李铭睿了。

03 出轨,再续前缘

两人一番交谈后大致猜出当初他们两个的信可能是被李铭睿给拦截了,苏怜玉觉得李铭睿很可恶,很自私,为了他的一己之私拆散了她和自己心爱的人。

十年后,两人旧地重游,每一个走过的地方都能勾起他们以前的甜蜜回忆,陆晨风骑着单车带着苏怜玉像十年前一样,在大街小巷穿行而过,细细诉说着当初联系不到她时的痛苦难过,不敢去找她的自卑,还有这些年来对她的思念,苏怜玉听着这些动人的情话,完全忘记了自己已经是有夫之妇。

一时间她好像回到了青春年少时,两人因为误会失联,他还没结婚,是不是还在等着自己,一时间苏怜玉觉得自己就是书里那可怜的女主角,和相爱的人被坏人活生生的拆散了,现在误会解开了,那两人是不是就该再续前缘了。

苏怜玉被陆晨风哄得晕头转向,她没问过陆晨风为什么没结婚,也没问他有没有女朋友,就为了她自己心里向往的浪漫爱情,背叛了丈夫李铭睿,背叛了家庭,她甚至还有些怨李铭睿,就是他从中作梗害的她和陆晨风不能在一起。

接下来的行程苏怜玉都是一个人出去,同事们叫她一起玩时她说她以前来过这里,这些风景都看过,现在她要去看一些以前没看过的风景。实际上她大部分时间都是和陆晨风一起住酒店里呆着。

时间过得很快,几天假期很快结束了,苏怜玉因为舍不得陆晨风还特意又向团里请了三天假,李铭睿看妻子在该回来的时间里还没回来就去问了和妻子一起去旅游的同事,得知妻子在丽江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出门的,他心里有了不祥的预感,难道他担心的事发生了?

苏怜玉在同事回来的三天后才回来,想着自己和陆晨风在丽江时那如梦如幻的美好日子,就对李铭睿冷淡起来,人说小别胜新婚,苏怜玉的冷淡让李铭睿更加确定了他的猜测,从某一方面来说苏怜玉是一个思想简单的人,不会隐藏心事,有什么都表现在脸上。

回来后她是想质问李铭睿关于信的事情,可见到她回来后丈夫跑出跑进地忙活着给她做好吃的,儿子也对她说很想她,质问的话她说不出来了,想着丈夫这些年对她那么好,她犹豫了,这让她十分矛盾。

04 执意离去

苏怜玉这边犹豫了,李铭睿悄悄松一口气,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陆晨风不停地给苏怜玉发信息,关心着她的日常生活,诉说着他对她的思念,这让苏怜玉的心又浮动不安起来,她叫陆晨风再给她一些时间,她一定会去找他的。

苏怜玉的变化李铭睿看在眼里,看着她对着手机上的聊天记录笑的一脸甜蜜,李铭睿心里十分难受,可他还是很爱苏怜玉,只要她不提出离婚他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他的装聋作哑苏怜并不领情,最终还向李铭睿提出了离婚。

李铭睿问她:“那个人真的就那么好?这么多年我对你还不够好吗?你说喜欢跳舞,我全力支持,你不喜欢做家务我做,你不喜欢带孩子我叫我妈帮忙带,在你心里除了舞蹈和你那虚无缥缈的爱情还有别的吗?你在我这里是小仙女,在别的男人那里未必就是,说不定会跌落凡尘的。”

苏怜玉听了李铭睿的话反击道:“你对我好?那是因为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要不是你自私,想得到我,以爱我的名义在我和他制造误会,我根本就不会嫁给你,因为你我和我心爱的人生生分离了这么多年,你怎么还好意思说对我好?要不是你改变了我的人生,我现在说不定过的更幸福。”

李铭睿没想到自己这些年的付出、包容、宠爱,换来的是苏怜玉的全盘否定,他不死心的问:“那孩子呢?你也不管了吗?那是你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你忍心抛弃他,忍心他小小年纪就没了妈妈?”

苏怜玉冷冷地说:“他姓李,他是你儿子,你肯定不会亏待他的,你妈不是总是说我是一个不称职的妈妈吗?那有我和没我也没什么区别,而且孩子没有妈妈都是你造成的,要不是当初你偷藏了我的信,要不是你给他写信说叫他死心,这个孩子就应该是姓陆而不是姓李。”

李铭睿听了苏怜玉的话心里一片冰凉,他知道苏怜玉这是铁了心要走了,既然留不住那就放手吧!这么多年他也很累,小心翼翼地怕她知道关于信的事,他拼命对她好,只希望她在知道时能看在这么多年他对她那么好的份上不计较这件事,现在看来他这些年的努力都白费了。

苏怜玉出轨出的理直气壮,她觉得她没有对不起李铭睿,是李铭睿从中作梗毁了她和陆晨风的爱情,是他对不起她,是他欠她的,她对李铭睿的挽留一点也不在乎,甚至孩子都没见一面就执意走了,临走前提醒李铭睿不要忘了去办离婚证的时间。

05 往事(上)

李铭睿对苏怜玉还是狠不下心,孩子他肯定是要留下的,财产还是分了一半给她,想着她一个女人以后过日子不容易,也算是给已经去世的岳母一个交代了,他也该彻底死心了,只希望她以后和那个人能好好过日子。

两人对离婚都没有什么异议,离婚证很快办下来了,李铭睿提议最后一次一起吃顿饭,苏怜玉想着已经离婚了一身的轻松,心情颇好的答应了,两人去了苏怜玉最喜欢的餐厅,在这里做最后的告别,李铭睿也告诉了苏怜玉当初关于信的前因后果。

李铭睿和苏怜玉从小是邻居,两家大人的关系很好,苏怜玉从小雪玉可爱,李铭睿很喜欢这个漂亮的小妹妹,李铭睿比苏怜玉大几岁,两人在一起时什么都让着她,在苏怜玉八岁那年父母因为工作关系搬走了,这一走就是十年。

再回来时原本的一家三口只剩下两个人,苏怜玉的父亲另结新欢,不顾妻子女儿非要离婚,苏怜玉的母亲只能黯然神伤地带着女儿回来,李铭睿的母亲对于好朋友的遭遇十分同情,在生活上对她们母女两个十分照顾,李铭睿时隔十年再见苏怜玉,只一眼就让他怦然心动,

在李铭睿母亲的帮助下苏怜玉的高中和李铭睿读同一所学校,只可惜李铭睿马上要高考了,苏怜玉因为转学的耽误才上高一,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李铭睿抽时间给她补课,和她一起上学放学,在学校有人想欺负她也李铭睿给挡住了,苏怜玉在李铭睿的保护下也慢慢的变的开朗了,走出了父母婚变的阴影。

一年后李铭睿去了外地上大学两人也一直有联系,苏怜玉多愁善感,喜欢用文字表达感情,每次都是给李铭睿写信,李铭睿则喜欢打电话,只要他听了苏怜玉的声音就会开心一整天,为此苏怜玉觉得李铭睿不是一个浪漫的人,还笑话过他是不是语文不好不喜欢写信。

李铭睿大学毕业回老家找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苏怜玉高中毕业后上了艺校,毕业后本来想去上海或者北京的,结果她母亲不同意,说不想两母女一直分开,她只好回来考进了市舞蹈团,那时候她年轻漂亮,舞跳的极好,团里对她的安排挺让她满意的,母亲为了弥补她没能去大城市,给她报团叫她去云南丽江旅游。

06 往事(下)

苏怜玉去了第一次去丽江,被美丽的风景迷的流连忘返,一时忘记时间掉队了,导游打电话找她时她才反应过来,她和导游说自己到处转转,会准时会酒店的,导游也只能无奈的答应了。

在一个风景秀美的地方,苏怜玉一时兴起忍不住跳了一舞,她那优美的舞姿,曼妙的身材让在这里写生的陆晨风看呆了,不由自主的画下了她跳舞的画面,苏怜玉跳完才注意到陆晨风,她走过去看到画时不由的感叹陆晨风的画画的真好。

一番交谈后两人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一起去了路边的咖啡店,两个的感情是一日千里,接下来的日子里由陆晨风做向导带着苏怜玉游遍了附近有名的山山水水,陆晨风告诉苏怜玉说他父母离异,后来又各自成家,他就是多余的那一个,父母每个月只给他生活费,从来不管他是怎么生活的,他的理想是做一名画家,开画展。

一听陆晨风的身世,苏怜玉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又觉得他很有才华,以后肯定能实现理想当上画家,她看向陆晨风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崇拜,开心的日子过的很快,苏怜玉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临走前她叫陆晨风给她写信,她说就喜欢鸿雁传书的那种感觉,两人还互相留了电话号码。

苏怜玉回到家后忍不住高兴,把她和陆晨风的事告诉了好哥哥李铭睿,她不知道的是李铭睿一直很喜欢她,听她说有了喜欢的人后,心里酸得不行,李铭睿想了很多办法,最后他把这件事告诉了苏怜玉的母亲,苏母是坚决不同意苏怜玉以后远嫁的,知道这件事后她就开始想办法阻止。

她先是在苏怜玉的房间找到陆晨风的电话号给毁了,又借口说给苏怜玉买了一个吉利新号码,让苏怜玉换了卡,旧卡她自己用,陆晨风给苏怜玉的信也是苏母扣下的,陆晨风给苏怜玉打电话她接电话说苏怜玉结婚了,还让李铭睿给陆晨风写了一封信,是以苏怜玉丈夫的身份写的,苏怜玉没收到信问母亲有没有电话找她,母亲说没有她就信了,她也从来没怀疑过母亲会骗她。

苏母不想女儿走那么远,害怕失去女儿,她看得出李铭睿喜欢苏怜玉,李家知根知底,老李两夫妻人也知书达理,李铭睿工作稳定人品也好,最重要的离家近,以后她老了有什么事没,女儿就在身边她也有依靠,想到这些她开始有意无意给李铭睿和苏怜玉制造独处的机会。

李铭睿本来就喜欢苏怜玉,现在又有未来岳母这个神助攻,终于在两年后成功抱得美人归,苏怜玉会答应李铭睿一方面是因为和陆晨风失联了,另一个方面是母亲罗列了嫁给李铭睿有各种各样的好处,离家近,可以照顾母亲,有母亲在她也不会受欺负等等。

最后苏怜玉和李铭睿结婚生子,苏母在他们婚后的第四年得了乳腺癌去世,临终前拉着李铭睿的手,叫他照顾好苏怜玉,多包容她一些,李铭睿点头答应她才放心的闭眼。

07 追求真爱

苏怜玉一直认为那件事是李铭睿做的,没想到整件事几乎都是自己母亲做的,她和李铭睿夫妻多年,以她对他的了解知道他不会撒谎,现在面对着李铭睿她心里有了一丝丝愧疚,可是一想到陆晨风她又坚定要离开的心。

她和陆晨风是真爱,她也很喜欢丽江那个地方,两个真心相爱的人生活在美丽的丽江,那是多美,多浪漫的事,想想那画面她都觉得幸福,尽管她知道她对不起李铭睿,对不起儿子,她还是义无反顾地走了,还辞去了她喜欢工作,去追求她的真爱,她的幸福。

得知苏怜玉要来陆晨风早早地在车站接她,苏怜玉得知他已经在这里等好久了很是感动,高兴地挽着陆晨风朝他的住处出发,终于她可以在阳光下正大光明的挽着他了,一路上两人的手都是紧紧握在一起的。

到了陆晨风的住处苏怜玉有点尴尬,房子有点小一房一厅,陆晨风说他单身一个人住没必要要那么大的房子,叫苏怜玉先将就一下,以后当了画家了给她买大房子,屋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画板、画布、颜料、烟头、泡面盒子、脏衣服到处都是一团糟,苏怜玉不会做家务,不知道从何下手。

陆晨风在知道她不会做家务时愣了一下后就笑着说教她,苏怜玉只能硬着头皮和陆晨风一起收拾这脏乱的屋子,两人一起忙活了半天才搞完卫生,苏怜玉累的不想动了,肚子又饿的咕咕叫,陆晨风也不想动可苏怜玉不会煮饭,他只能自己动手煮了两碗面。

苏怜玉来丽江的第一顿饭就是一碗面条,没有她想象中的鲜花惊喜,也没有浪漫的烛光晚餐,这让她很失望。第二天两人睡到自然醒,苏怜玉问陆晨风怎么没去上班,陆晨风说自己从来就没上过班,苏怜玉这才放心她对陆晨风的了解太少了。

陆晨风大学毕业后就没找工作,他父母每个月会给他生活费,他只有不饿肚子,不睡大街,别的他都不管,除了画画什么也不干,这房子还是租来的,家里这垃圾堆一样的环境,要不是因为苏怜玉要来他还想不起来要收拾。

09 仙女跌落凡间

苏怜玉和陆晨风两个人都是家务白痴,一个是以前什么都是丈夫做,一个是以前只要饿不死就什么都无所谓,现在两人凑一起就一个指望一个,陆晨风刚开始还顾着苏怜玉刚来,为了那么点面子,天天大概地收拾一下,时间长了他就不干,总是叫苏怜玉学着做家务。

苏怜玉不想学,陆晨风也放弃伪装了,开始使唤苏怜玉,要是她有点不情愿的表现陆晨风就提分手,这让苏怜玉有点怕,她可是放弃一切来找陆晨风的,他要是不要她了,那她以后怎么办?为此她只能硬着头皮上,努力地回想着以前李铭睿是怎么做的。

家务做的磕磕绊绊,饭煮的半生不熟,最后只能叫外卖,从她来了以后每个月的房租水电都是她交,吃饭外卖都是她付钱,陆晨风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外面写生,回来了就是喊饿,吃完了就打游戏,苏怜玉出钱负担着两个人的生活。

生活中没有浪漫,陆晨风也不再对她说那些动人的情话,她的日子明天就是做饭洗衣拖地板,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曾经尝试过去找份工作,可是因为她那个行业是吃青春饭的,她现在这个年纪很难再找到和以前那样的一份工作。

她心里开始有些后悔,心思简单的人,心里心里不爽就直接说出来,刚开始陆晨风还安慰她,后面就不耐烦了,多说几次就大声说她烦,有时候甚至连晚上睡觉都不回来睡,苏怜玉质问起来两人互不相让,最后就吵起来了,话越说越难听,在苏怜玉口不择言说陆晨风是个寄生虫时,陆晨风气的对她动了手,打完了又痛哭流涕的向她跪地认错,哭的声泪俱下。

只是家暴一开始,后面就很难再收得住了,苏怜玉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陆晨风一个不顺心就动手,打完了又是哭着道歉还保证不会再犯,可下次又是这样,反反复复,苏怜玉的心慢慢麻木了,兜里的钱一天比一天少,两个人要吃要喝,陆晨风的伪装面具撕掉后原形毕露,让苏怜玉后悔不已。

有次苏怜玉赌气不拿钱给他买饭,结果被打得很惨,从那以后她不敢再不听他的话了,晚上她一身疼痛地躺在床上,想起了李铭睿的好,不禁泪流满面,她真是瞎了眼,怎么爱上陆晨风这个伪君子,不但吃软饭还家暴,越想越后悔,她想回去了,回到有李铭睿的那个家,有可爱的儿子,有包容她,宠爱她的李铭睿。

可她又没脸回去,她走的时候那么绝情,他会原谅自己吗?自己现在真的是仙女跌落凡尘了,她心里的纠结矛盾让她干什么都蔫蔫的,陆晨风看她这样就来气又是两天没回来。

10 一身伤回来

余洁的出现让苏怜玉下定决心离开,那天苏怜玉听到敲门声以为是陆晨风回来了,打开门见是一个女人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女人在看到她明显的愣了一下。

苏怜玉招呼听坐下,在谈话中知道了对方的舒身份,陆晨风的前妻余洁,原来陆晨风结婚了,还骗她说一直没结婚,一直在等她,自己是多蠢才会相信他的话,而余洁看着苏怜玉眼里满是同情,她告诉苏怜玉她是来要孩子的抚养费的。

陆晨风不在家,余洁也没着急离开,而是和苏怜玉说起她和陆晨风的事,故事十分的相似,相遇、画像、相谈甚欢、一起游丽江,看来陆晨风这样骗女孩子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那时候余洁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了陆晨风,结果好景不长,没多久就和苏怜玉现在的日子差不多。

后来她有了孩子都是跑回娘家生的,陆晨风去接她是做了各种保证,可在她回来还没多久时,陆晨风有了新目标抛弃了她们母女,两人离了婚,这次来找他是因为他已经大半年没给孩子寄生活费了,听了余洁的话,苏怜玉有种想要立马逃跑的冲动。

余洁最后没等到陆晨风带着孩子走了,苏怜玉想着余洁说的一切,还有自己现在这度日如年的日子,她终于下定决心要离开,她要回去找李铭睿,只是她运气不好,东西还没收拾完陆晨风回来了。

看着苏怜玉收拾到一半的东西,陆晨风心里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二话不说就开打,还说在他还没找到下一个目标前是不会放她走的,说完把她锁在房间里又出门了。

为了离开苏怜玉也是拼了,听到陆晨风走远后,她忍着一身的疼痛用椅子砸开门,东西都来不及收拾完就急急忙忙地赶去了车站,买了时间最近的车票,带着一身伤逃离了丽江,逃离了陆晨风。

11 对不起,我们不可能再续前缘

苏怜玉一身狼狈地回来,把李铭睿吓得不轻,带着一身伤的她去了医院,看完医生才送她回了她自己家,那房子虽然几年没人住了,可经常有人去打扫倒也干净,他们离婚时苏怜玉说这个房子留给儿子,结果她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回来,这前后不过半年时间。

李铭睿送她回来后就要走,苏怜玉从后面抱住他,哭着说:“铭睿,对不起,我错了,我们复婚吧!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对你和孩子,也会孝顺公公婆婆的,出去以后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就是你了,我现在也只有你了,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

苏怜玉的眼泪并没有打动李铭睿,他说:“对不起,我们不可能再续前缘了,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我也体会到被人爱是多幸福,被人照顾是多温暖,经过这次伤痛你应该也已经学会了成长,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这房子虽然你给了儿子你还是可以继续住,我们家的房子已经准备卖了,我们在新城区那边买了房子,孩子上学也方便,所以这里以后就是你一个人住。”

李铭睿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苏怜玉一个人呆在原地,她终于明白自己失去了什么,她失去了最爱她的人,而且以后再也无法挽回,现在她是彻底的清醒了,什么情,什么爱,都是过眼云烟,生活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就是平淡的,曾经她拥有过最好的,是她不知道珍惜,现在落的一无所有,这又怪得了谁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