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老家后妻子在婚房出轨了别人,宝贝过来趴好张开腿让我看看

回老家后妻子在婚房出轨了别人,宝贝过来趴好张开腿让我看看。城市的边缘,原本是黑色的,远方高楼的霓虹映照在这里,一切笼罩在淡淡的昏黄色中,一弯如钩的月挂在空中,却照不进那些永恒的黑暗之地。

一阵风吹过,农田中的青苗摇摆着头,远处的破败池塘里的片片蛙鸣被风带去远方,一片片残破的荷叶下小鱼警惕的抬头望着站在池塘边抽烟的男人。

一丝火苗划破黑夜,小鱼机敏地甩着尾巴游走,“嘶”的一声,掉落池塘的烟头熄灭了,一阵残烟飘向无尽的黑。

中年男人丢掉手中的烟头,惆怅的眼神刺破黑夜,望着远处,看着那城市中心怎么也看不见的高楼。

那是他的

家,他大半辈子的积蓄全砸在了那栋房子上,前几天他还住在那里,不过自己的儿媳妇想尽办法将自己和老伴赶了出来。

这时身后的院子里传来老伴的呼唤,中年人叼着烟走进了院子。

“哎呀,老头子,你少抽点,年轻人的事我们别跟着参合了,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我还是觉得这儿好,咱们都住了三十多年了,早就离不开这儿了。”女人说道。

“说是这么说,我就说,我就是这心里的气没地方出,自己砸里面那么多钱,到头来咱这儿子也没对老婆说一句硬气话,哎,不说了。”男人摇着头,躺在了沙发上。

而此刻城市的中心,一家酒店门前,一个男人揽着女人纤细的腰肢走了出来,“亲爱的,你披上我的衣服吧,好端端的天气怎么突然刮起了风,小心感冒。”

说着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女人身上。

路过的老人看着这对年轻人点头认可,心想:“这男人真是个好老公。”

“不了,还是你自己穿着吧,我怕回家被我老公发现我出轨。”

老人一个踉跄,被一口口水呛得咳嗽起来。

而此时高楼之中崔杰正做着晚饭,他看着桌上精美的菜肴,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自己的老婆。

“小美,快点回家吃饭,要不要我去接你。”

酒店门口的小美看了一眼手机说道:“走了,明天见,我老公做好晚饭了。”说着便拦了一辆出租车。

男人追上来说道:“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你就说是同事。”

小美推了一把男人,坐上出租车扬长而去。

男人砸吧砸吧嘴,心里美滋滋的。他向着家的方向走去,看着路上

行走的成熟女人,总想上前去搭讪。还真是没有曹贼的命,得了曹贼的病。

崔杰坐在餐桌前,看着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却是不敢下手,他想了想自己的父母,只觉得二为老人不识时务,不在老房子待着,非要来破坏自己和小美的二人世界。

此时门被打开,小美走了进来,崔杰快步跑上前去,脱掉小美的高跟鞋,他看着小美的玉足出神,却被小美踢了一脚,崔杰乖乖拿出拖鞋穿在了她的脚上,紧接着他站起身接过小美的包挂了起来。

”亲爱的,辛苦你了,加班很累吧,我今天做了你爱吃的菜,还有生蚝呢。”崔杰说道。

小美坐在餐桌前,看着菜说道:“韭菜炒鸡蛋、生蚝,崔杰啊崔杰,你不觉得可笑吗?你自己吃吧我一点都不爱吃。”说着小美狠狠丢掉筷子,转身进了房间。

崔杰觉得自己被伤害到,拿起筷子疯狂吃着面前的几个精心准备的菜肴。“我要让你看看到底有没有用。”

躺在床上的小美和自己的情人说着崔杰的搞笑举动,走来路上的男人低头看了一眼,不自觉挺起胸膛,心中满是骄傲。

这时他的手机响起,他调转方向向着一个小区走去,在一扇落地窗前一个中年女人略显发福的身影站在那里,她在等待他的到来。

此时的崔杰风卷残云般将菜肴解决个精光,他起身打了个饱嗝,收拾餐具一一洗干净放进碗柜中,接着来到酒柜前,拿起酒杯,接了一小杯泡的酒一饮而尽,这才满意的躺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此刻的小美无聊至极,情人不和她聊天,她却不知道,此刻她的情人…..

小美打开附近的人,开始找人聊天,一个裂了缝的鸡蛋,总会很快招来苍蝇,这不床上的小美已经发出笑声,发着语音。

崔杰觉打开房门走了进去,他上床躺下,一阵抱怨声中,传来崔杰得逞的笑声。

一两分钟后,小美骂道:“撑死也没用,你明天回老房子找你爸妈,别出现在我眼前烦我,我通知你回来你再回来,要不然我们就离婚。”

小美说完,将崔杰的被子扔下床,自己转身睡去。

这一夜崔杰无眠。

第二天下班回家的小美没见到崔杰,她开心地笑了起来,她约了自己的情人,等待情人到来时,她做了一桌美味佳肴。

不一会儿情人来了,他们喝着酒,吃着菜,说着情话,嘲笑着崔杰。

这里彻底成了她的天下。

而此刻郊区老屋内,崔杰的父亲拿起扫帚将崔杰赶了出来,“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废物,你给我滚回去,老子买的房子,不让我住也就算了,还把你赶出来,你现在就去看看她干什么好事呢。”

崔杰还不愿意走,父亲拿起扫帚冲了过来,崔杰看着这架势,骑上电车一溜烟回了城里。

崔杰回到家,看见了一双男人的鞋子,一种不好的预感生出。

他冲了进去,和男人扭打在一起,随后报警。

第二天崔杰的父母知道了这事,便赶了过去,两位老人让崔杰离婚,可是崔杰选择了原谅,他看着跪在地上求情的小美,狠不下心。

二老气的转身就走。

半年之后,一个下午,小美在家休假,崔杰回家拿东西,又遇到了小美出轨。

崔杰终于想通了,和小美离了婚。

小美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突然之间变得一无所有,她开始找人依靠,很快便找到了男朋友。

两年之后,崔杰老家拆迁,一下子变得很有钱,而此刻的崔杰早已治好了自己的隐疾,也找到了忠于自己的女人。

一天门口传来敲门声,开门之后,穿着破烂,形容憔悴的小美走了进来。

“崔杰,我知道错了,我们复婚吧,你和她离了好吗?”

“你忘了你当初是怎么对我的了吗?你觉得我是个傻子吗?”崔杰说道,“你忘了你怎么将我的父母赶出去了吗?”

“你个无能的人,你老婆现在肯定还是出轨,只是你没抓到而已。家里拆迁了,肯定有我一份,你把这房子给我,要不给我一套房子的拆迁款,你要是不给我就不走了。”小美说完便坐在了沙发上。

她这是软的不行开始耍起无赖了,崔杰仿佛看见了小美母亲的影子,太像了,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就在这时,在卧室喂小孩的崔杰妻子走了出来,她走过去揪住小美的头发,硬生生将她拖了出去,然后几个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这时电梯刚好上来,在门打开的一刹那,崔杰的妻子一脚将小美揣进了电梯,顺手按下了一楼。

“欢迎你来我家撒泼打滚,来一次我打一次。”电梯内的小美看着这个女人瑟瑟发抖,她看看电梯地板上从自己裤子渗出的液体,深深地开始嫌弃自己。

她后悔自己没多忍耐这两年时光,若是忍耐了,自己可以拿着大笔钱远走高飞,可是老天有眼,心术不正的人终会得到惩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