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乒赛男单对阵 当蓝黄两色的十字旗时隔21年后重新飘扬(组图)

当时隔21年,蓝黄十字旗在世乒赛上空飘过,让人想起曾经称霸乒坛的北欧强国的辉煌景象,尤其是在中国男人的世界。在乒乓球独霸世界的漫长岁月里,依靠“单打独斗”攻克夺旗的高手不计其数,但真正能靠“团战”撼动中国霸权的却寥寥无几,但瑞典男桌网球是个例外。他不仅代表欧洲引领了世界乒乓球界的技术变革,还在中瑞长期对抗中开辟了属于自己的高光时代……

1967-1973,黄金一代

截至2021年休斯敦世乒赛,瑞典男队在“三大赛事”中共夺得20项世锦赛冠军,

中国队除外。此外,他们是唯一一支在所有三大男子项目中均获得金牌的球队。

在这本沉重的冠军书背后,有几代瑞典人对乒乓球的热爱和奉献。

1926年,第一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在英国伦敦举行。同年,瑞典乒乓球协会成立,成为当时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乒乓球协会之一。 1928年,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积极举办第二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为该国乒乓球运动的发展埋下了种子。经过20多年的努力,瑞典运动员终于站在了世界乒乓球赛场的中心:在1954年举行的第2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老将弗里斯伯格一路杀入男单决赛,最终夺冠1-1 3不敌日本名将荻村一郎。尽管只获得了亚军,弗里斯伯格的世乒赛银牌还是在瑞典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很多青少年以他为榜样,拿起球拍投身乒乓球运动。

1960年代,随着阿尔塞和约翰逊的崛起,瑞典男队开始在欧洲乒乓球运动中展现出前所未有的竞争力。两人不仅在欧锦赛上夺得男单冠军,还以“双核车手”的身份继续带领球队登上欧洲赛场。

1964年,瑞典队夺得队史首个欧锦赛男团冠军,成为继老牌劲旅匈牙利之后新的欧洲领头羊。

同样是在1960年代,中国队在第26-28届世乒赛上夺得了大部分男子冠军,取代日本队,站在了世界乒乓球赛场的最高峰。 但由于国内政治运动的影响,中国队没有参加1967年的第29届世乒赛和1969年的第30届世乒赛,这也让日本队有机会称霸乒坛。再次。得到这个机会的日本运动员1967年在斯德哥尔摩粉碎了四重奏,在7个项目中获得了6枚金牌,而唯一一次落网的男双冠军则是由主场作战的瑞典组合阿尔塞/约翰逊夺得。突破日本队层层封锁后,

阿尔塞/约翰逊一路杀入决赛,最终战胜苏联搭档阿莫林/古莫科夫,为瑞典男队在世乒赛上取得零金牌的突破(第一金)。

两年后的第30届世乒赛,状态依旧出色的阿尔塞/约翰逊再次杀入决赛。在击败日本组合长谷川信彦/田坂贵郎后,他们获得了世乒赛男双冠军(第2金)。

世乒赛男单对阵_2017世乒赛男单对阵表_亚运羽毛球男单四强对阵

在阿尔塞和约翰森正值巅峰之际,一位名叫本格森的瑞典新星正在悄然崛起。当时,为了突破中日直打的封锁,许多欧洲运动员在日常比赛训练中不断总结经验,学习和发展日本圆球技术,同时吸收中国的营养。近桌快攻,打造更适合他们的两种进阶打法:快攻与快攻相结合,而年轻的本格森则是后者打法的杰出代表。

本格森是瑞典黄金一代的代表

本格森左手水平持球,在比赛中步法灵活。善于换人,反手以快拨、快攻占据主动,正手以圈球、扣球为得分手段,开辟了速度与旋转相结合的新路。 1971年第31届世乒赛,18岁的本格森在连续淘汰李景光和席恩婷后闯入男单决赛,重创了远离世界的中国男队阶段6年。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

他在决赛中击败了日本队的卫冕冠军伊藤茂雄,获得了首个“St.3金”。

时隔两年,本格森再次在第32届世乒赛上大放异彩。他的快攻结合弧线球打法越来越成熟,成为场上最具威胁的武器。团体赛中,本格森火力全开,在中场与苏日中三场硬仗中独得3分,帮助球队夺得世乒赛男团冠军(第4金)第一次。在随后的双打比赛中,本格森和约翰逊携手强手,将“伊朗杯”带回瑞典(第5金)。 20岁的他在欧洲乒坛的两届世乒赛上获得3枚金牌,急需复兴。如此耀眼的成绩,不仅让本格森名声大噪,更让他的球风赢得了众多欧洲新秀的赞誉。受到青睐,从而掀起了科技创新浪潮。

虽然在职业生涯中未能再次夺得世界冠军,但本格森始终保持着非常高的竞技水平。直到1981年第36届世乒赛,他才能够在男单比赛中连续击败中国队的黄亮、石志豪。

在当年的瑞典队中,还有与本格森年龄相仿的卡尔松和托塞尔。虽然未能夺得世界冠军头衔,但他们的打法先进、特色鲜明、冲击力强。 ,是球队在多线作战中不可或缺的进攻力量。在这些运动员的共同努力下,“蓝黄军团”一举进入了世界顶级球队的行列。

1983-1993,创建王朝

进入1970年代后,面对新欧式打法的冲击,中国男队也做了传统的直线快攻。综合提升过程中,还开创了正反手高抛发球,加强了反手推卸力和侧挤,增加了正手处理圆球的快带和掩护打法。同时,采用横向快攻和切攻相结合的运动员也在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确保中国队总能以“百花齐放”的阵容征战世界大赛,做到平分秋色。在近 20 年的欧亚对抗中表现得更好。

虽然比赛成绩处于劣势,但欧洲运动员的技术创新并未停滞。质量对抗。而这一次,瑞典人依旧扮演着“先锋”的角色。

当约翰逊、本格森等前辈逐渐淡出世界乒乓球赛场时,瑞典队的后起之秀也在国际赛场上积累经验和能量。 1981年第36届世乒赛,中国队获得7枚金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但男队教练组在赛后总结中写得很清楚——瑞典队很强,尤其新手。更多、更多左撇子,要加强分析研究,寻找规律,确定对策,早做准备。能够在当时引起中国队的高度关注,足以证明瑞典年轻一代的潜力有多么强大。

亚运羽毛球男单四强对阵_2017世乒赛男单对阵表_世乒赛男单对阵

在这些新秀中,最先被中国队“盯上”的是左撇子猿伊伦和林德。前者技术全面,正反手都能拉出高质量的圆球,中远距离防守能力强,转身进攻能力强;后者具有出众的收发力量,正手快,反手重,战斗风格凶猛。参加第36届世乒赛时,阿佩伦和林德均未满20岁,但在单打比赛中淘汰了中国队的两位大将李振奇和谢斯克。瑞典男子乒乓球打了一针强心剂。

第36届世乒赛后,瑞典男队逐渐完成新旧交替,国际赛场阵容更加“年轻化”。除了阿佩伦和林德,左撇子运动员也有乌本森的飞速进步;右手运动员涌现出卡尔松、瓦尔德纳、佩尔松等天才球员。在接下来的十年里,由这些名字组成的“蓝黄军团”先是席卷欧洲,然后在国际赛事中角逐大放异彩,最终造就了一代瑞典王朝,战功卓著。

瓦尔德纳开启了世界乒乓球“大满贯”时代

1982年第13届欧锦赛世乒赛男单对阵,阿佩伦夺得男单冠军,吹响了“蓝黄军团”再次称霸欧洲的号角。除了本次冠军,瑞典队也收获了惊喜:

16 岁的瓦尔德纳在首场比赛中击败了匈牙利球星克兰帕尔和他的前任本格森。多位高手,最终夺得男单亚军。也就是说,从这场比赛开始,才华横溢的瓦尔德纳就正式开启了他的传奇之路。

从1983年到1987年,年轻的瑞典队在第37-39届世乒赛上不断挑战中国队的统治地位。每场比赛前,他们都会认真研究中国队的主力阵容和技战术特点,甚至专程到中国进行训练和对抗。尽管屡败屡战,但能够连续三届进入世乒赛男团决赛,已经充分证明了他们的实力。在攻打“瑞士杯”未果的过程中,瑞典男乒并没有一事无成。 1983年8月,他们在第4届男单世界杯上打出强势的小组优势,不仅填补了球队历史上夺得冠军(第六金)的空白,而且还获得了金、银、铜三枚奖牌。一口气(决赛,阿佩伦击败瓦尔德纳;第三名,林德击败南斯拉夫选手卡列尼茨)。两年后,在第38届世乒赛上,阿佩伦和卡尔松在双打赛场上脱颖而出。时隔12年,他们再次将瑞典人的名字刻在“伊朗杯”上(第七金)。

回首1980年代,瑞典男乒在屡败屡战中磨练出自己的实力,对每一次胜利都充满信心。推到了一个高峰。他们不断加强发球的多样化和发球、抢抢的利用率,积极融入挑、劈、掷等进攻性很强的接发球技术,配合中路和中路两边的高质量进攻。靠近桌子。可以说,一举一动,一举一动,都在尝试破解或反击中国队的技战术体系。

虽然当时的中国队在比赛中处于领先地位,但两队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直到1989年第40届世乒赛上,这种“一敌二”的局面完全场上表现:在男团决赛中,中国队以出人意料的“0-5”输给了对手。经过瑞典人16年的不懈努力,终于登上了世乒赛最高领奖台(第8金);在男单决赛中,中国队的运动员只能坐在看台上,看着瓦尔德纳内战击败佩尔松,夺得职业生涯首个世乒赛男单冠军(第九金)。此役过后,中国男队伤痕累累,陷入低迷;而瑞典男队士气大振,夺金能量在三大赛事中如火山爆发。

三届世乒赛男团冠军,瑞典王朝巅峰。

1990年,瑞典夺得首届世界杯男团冠军(第10金);同年,瓦尔德纳夺得第11届男单世界杯冠军(第11金)。 1991年,瑞典队在第41届世乒赛上成功卫冕男团冠军(第12金),卡尔松/冯舍获得男双冠军(第13金)。第二次重聚夺冠,首次加冕男单冠军(第14金);同年,佩尔松夺得第12届男单世界杯冠军(第15金)。

世乒赛男单对阵_2017世乒赛男单对阵表_亚运羽毛球男单四强对阵

1992年,瓦尔德纳在第25届奥运会男单比赛中登顶(第16金),从而成为世界乒乓球历史上第一位“大满贯”冠军。 1993年,瑞典队获得第42届世乒赛男团冠军(第17金)。在实现“三连冠”的同时,也将瑞典王朝的统治力推向了顶峰。

1997年零封唱片,2000千年绝唱

1995年,中国队在第43届世乒赛上漂亮逆转,从瑞典队手中夺回男团冠军。但彼时,欧亚对抗如火如荼,以瓦尔德纳、佩尔松为代表的瑞典男乒还是很有竞争力的。

1997年第44届世乒赛,中国队再次在男团1/4决赛中战胜瑞典队,在7个项目中获得6枚金牌。

最具竞争力的男单金牌被31岁的瓦尔德纳抢走,并且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再次夺冠——各项赛事不败,连续7场“3”0 ,荣获“圣。新娘杯”(第 18 枚金牌)。

。乒乓球单打比赛的赛制从“5胜3局”改为“7胜4局”后,每场比赛的不确定性大大增加。可以想象在场上与对手保持不失球是多么困难。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Waldner 的记录还没有被打破。

1990年代后期,瑞典男队一度陷入“老将渐显疲态,新人爆发”的窘境,王朝的繁华也慢慢没落。 1999年,原定在贝尔格莱德举行的第45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因战事一分为二。在荷兰埃因霍温举行的单项赛事中,瑞典队一无所获。在吉隆坡举行的团体赛中,他出人意料地击败了中国队,夺得队史第5座“瑞士杯”(第19金)。

2000 年在吉隆坡,瑞典队在千年对决中再次赢得了斯威斯林杯。

在那场千年战争中世乒赛男单对阵,瓦尔德纳、佩尔松和卡尔松代表瑞典。三人的平均年龄接近37岁。其中,佩尔松在第二盘和第五盘分别击败孔令辉和刘国梁,成为球队获胜的最大功臣。本场比赛后,国际乒联开始实施世乒赛将比赛用球由38mm增加到40mm的决定。因此,2000年的中瑞对决也成为了小球时代球队场上的绝唱。

尽管赢得了新世纪的一线队冠军,但瑞典王朝的衰落并没有缓和。第45届之后,“蓝黄军团”再也没有出现在世乒赛男团决赛中,甚至长期无缘三项赛事的单项领奖台。只有当逐渐衰老的“瑞典二人组”在他们的毅力中产生一些意外时,人们才会想起并感叹这位北欧强国曾经创造的辉煌。 2004年,瓦尔德纳与佩尔松联手在雅典奥运会男双首轮淘汰孔令辉/王皓,随后在男单中击败马琳和波尔,杀入4强。2008年,佩尔松在北京奥运会上进入前四,但未能获得奖牌。

近年来,沉寂已久的瑞典男乒在世乒赛上屡屡夺冠:2018年,他们再次站在团体赛的领奖台上; 2019年和2021年,他们连续闯入男单决赛,再次夺得男双冠军(第20金)。日益均衡的实力、独特的打法、新人的快速成长,都让“蓝黄军团”再次成为世界乒坛关注的焦点,也让人们对他们的未来更加期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Warning: error_log(/www/wwwroot/www.youliangdian.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2114.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www.youliangdian.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