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中国联赛还有两天即将在京开幕(组图)

2011年国际马联跳跃世界杯中国联赛将在两天后在北京拉开帷幕。本次赛事是中国最高级别的马术赛事,也成为吸引各界马术爱好者的平台。他们来自世界各地,从事不同的职业。有的参加比赛,有的只是普通观众;有的爱上了马,有的不认识。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对马很着迷,而且他们对爱情忠诚而纯洁。

李振强:中国马术的发展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马术世界杯成精英汇 为马痴狂因马结缘(图)

李振强

43岁的李振强是中国大陆首位获得奥运马术比赛资格的运动员,被誉为“农民马王”。只要你对马术有一点了解,你就不会不知道他的名字。

国际马联跳跃世界杯中国联赛现已落户中国学场地马术,李振强自然也成为了参赛者。不过,在一次次经历接近极限的挑战后,他坦言现在参加比赛更重要的是尽量享受比赛。

1994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李振强和他的朋友们去了广东东莞的一个马场。那时,他还是个买卖土石的商人。在赛场上骑了普通的家马跑了几圈,朋友就离开了,李振强却“上瘾”了。

1996年,他开始在老家东莞建设马场。那时,中国的马术专家还很少。为了寻求马术训练的专业知识,李振强到广州马术队黄村训练基地学习观察。他在运动员的专业控制下优雅而有节奏地看着马匹。走在地上,越过障碍物,他的心都在颤抖。从此,李振强爱上了田间障碍,下定决心要学习。

马术障碍赛是马术比赛中最有趣的项目,但练习起来非常困难。修炼之初,李振强靠的是自我探索。 “为了解决一个动作连贯性的问题,我想了两三个月。”后来,一位在国外接受过专业培训的朋友送给李振强几箱外国马术。比赛的录像带,他“一遍又一遍地看,不停地思考,不停地尝试”。到1998年初,他已经能够完成1.2米高的全程跳跃,达到当时广东马术队的专业水平。

那一年,他30岁。

随着成绩的不断提高,李振强从1999年开始作为广东队的“编外运动员”参加比赛。在第九届全运会上,他获得了障碍赛亚军。这也是广东马术队在全运会历史上的最好成绩。当时,李振强本人也被这个成绩震惊了。 2001年底,他下定决心“停止做生意,做一名职业马术运动员”。

作为一名职业运动员,李振强遇到了很多困难。为了得到一匹好马,李振强到处筹钱,甚至为此失去了很多朋友。而这匹来之不易的好马“金匹”在2009年全运会前意外去世。为了更好地学习马术技术,他经常不得不独自前往欧洲。由于缺乏资金支持,李振强历经磨难,但这一点从未动摇过。

“像我这样对马术感兴趣的人很多,和他们相比,唯一的区别就是我坚持了。”可想而知李振强说这话时的得意神情。他也时常感叹,在遇到一个又一个的选择时,他总是不经意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马术,一次次挑战自己的耐力。

用李振强的话来说,这种坚持是因为他的性格——找东西的时候不会退缩。而这份坚持和坚持,后来也给他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2008年,预选赛前三轮表现不佳的李振强在比利时的一场预选赛中仅丢一杆,以6分的加时罚球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他的夙愿。

现在,作为骑手和车主,李振强对这项运动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他承认,举办马术世界杯中国联赛等高水平赛事,将对中国马术事业的发展产生积极影响。同时,他也强调马术需要更广阔的社会基础。

所谓社会基础,就是要唤起更多年轻人对马术的兴趣。而李振强的儿子现在“继承父业”,练马术。尽管多次叮嘱记者不要打扰儿子,但李振强还是坦言:“马术的发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几代人才能做到,我们可以做到,也希望下一代能做得更好。”绝对可以实现。”

Mountain Tree:希望更多人分享这项运动的乐趣

马术世界杯成精英汇 为马痴狂因马结缘(图)

乱树

说起乱树,人们更多地提到“黑豹乐队”和他作为音乐制作人的身份。但很多人不知道,1994年离开“黑豹”后,栾树成为了职业马术运动员,并在1997年的全运会上夺得了马术冠军。虽然之后他重操旧业,成为了音乐制作人,但马术一直是他的爱好。

在本届马术世界杯中国联赛中,栾树报名参加了俗称“马术大师赛”的105cm个人赛。谈及为何喜​​欢障碍赛,栾树说:“我喜欢越过障碍的感觉,尤其是置身于空中的感觉,用另一种人生完成障碍,很有意思。”此外,乱树还觉得,障碍赛的练习和音乐的提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越来越难,而且永远不会结束。

随着比赛的临近,为了保持良好的状态,栾树和他的马“精英舞者”最近开始加大训练量,为世界杯做准备。

《精英舞者》今年才六岁,很年轻。他是来自丹麦的温血马,“爸爸妈妈也是欧洲非常有名的马”。 “舞者是一匹小种马,有时有点调皮,表现出他愿意吠叫,看到漂亮的人。女朋友会调皮。”说到舞者,栾树语气变得开朗,仿佛在介绍自己的孩子:“没关系,开心就好。我不会限制他的,一匹马的智商相当于一个3岁小孩的智商,哄、逗、逗,都是必须的。”

虽然舞者现在只有六岁,远未达到跳马的成熟年龄,但乱树对自己的潜力充满信心。从下个月开始,乱树计划让舞者们开始尝试120cm的身高。 “在障碍赛中我最害怕的是马不跳学场地马术,这是灾难性的,但舞者从不拒绝跳。”谈起舞者们勇敢的表演,乱树的语气中充满了自豪。

这次参加世界杯,练舞者的能力是乱树最大的目标。对于成绩,他不是很重要。不过栾树强调,既然参加了比赛,就必须全身心投入。如果你分心,它会伤害比赛中的马匹。

当然,参加这么高水平的比赛,乱书还有一个很大的目的——和马交朋友。

他也是娱乐圈的马迷。他还参加了主要的赛马比赛。栾树和沙宝亮经常在俱乐部见面。两人相遇,不过是马马虎虎,但总要当着对方的面夸奖自己的“宝贝”。一起训练时,两人会互相提醒,帮助设置障碍。 “这是一种习惯,绅士的运动。”

在职业车手中,栾树大概是最受关注的全国冠军哈达铁了。 1992年第一次看到哈达铁训练时,栾树叹了口气:“这样的人还是有的,以前我只会骑马和瞎跑。”后来,栾树把哈达铁当成了自己的教练,也把他拉进了自己的俱乐部。对于哈达铁,栾树给出了很高的评价:“为马而生,为马而生。” “初夏、秋、冬,他每天都带着马。如果他的马有问题,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提供帮助,我知道很多。”

虽然身边有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对于华天、韩壮壮等年轻选手的崛起,他也很开心,但还是遇到了很多不解的目光。 “有些人会问,为什么障碍赛这么有竞争力,为什么这么慢。”有了五月鸟巢大师的解说经验后,栾树表示,如果有机会,他还是愿意和老朋友蔡萌一起来解说比赛。 “障碍赛有障碍赛,三日赛有三日赛,马和马不同,我想让观众知道,其实有很多需要注意的情况,有很多技巧. 许多人可以与我们分享这项运动的喜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Warning: error_log(/www/wwwroot/www.youliangdian.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2114.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www.youliangdian.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