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国家队队员每月仅600元工资(1)_国内_光明网(组图)

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1月26日报道称,这可能是最尴尬的中国国家队

用国家体育总局小球运动管理中心(以下简称“小球中心”)体育三部负责人、中国保龄球协会秘书长崔卫红的话说,这支球队“非职业”运动员目前在昆明海埂训练基地。备战2010年广州亚运会的国家保龄球队是一支“用小米和步枪对付别人的飞机大炮”的球队。

月薪只有600元,培训场地稀缺,设备陈旧,甚至难以承担培训费用。

国家队尴尬的背后,是全国保龄球的萧条。从1990年代末到本世纪初,曾经风靡全国的保龄球热潮和异常火爆的保龄球市场如今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少数还在坚持的人的寂寞。

悲伤国家队

团队成员月薪仅600元

作为一项全民运动,保龄球经理们把2010年11月在广州举行的第16届亚运会视为前所未有的机遇——因为这是第一次在我国举办亚运会保龄球比赛,也将是我国保龄球项目参加的最高水平的国际比赛。他们希望通过在本次比赛中取得成绩,能够重新唤起国家和全社会对保龄球运动的关注,改变保龄球运动的现实。

“全力以赴备战亚运,争取好成绩,是国家体育总局小球运动管理中心和中国保龄球协会当前的工作重点。” 崔卫红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保龄球作为非奥运会项目,长期以来,国家在人力、财力、物力上的投入都非常有限,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这项运动的发展。

即使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投资似乎仍然无能为力。目前,中国保龄球队队员正在昆明海埂训练基地备战2010年广州亚运会。对于8男8女的16名运动员,崔卫红苦笑。当年红军用小米和步枪打别人的飞机和大炮”。

8名女队队员中的4名曲球运动员,也是目前全国仅有的4名曲球运动员。“中国保龄球能不能取得成果,就看这些人了,就像‘赌石’的过程,没有选择的余地。”

之所以强调弧线球员的重要性,是因为2005年保龄球世界女子锦标赛冠军、现任国家队队员杨穗玲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如今,世界上大多数容易得分的球员”

涂油机的成本很高。现在2004年买的国家队训练时给球道上油的两台机器已经修好快要坏了,比国际专业水平落后4代。直到今年,我才刚买了一个新的油壶,为亚运做准备。

而且,近两年来,能够为中国保龄球队提供训练场地的单位只有三个:江苏盐城国家青少年保龄球训练基地、安徽保龄球协会和昆明海埂体育训练基地。“每名运动员每天130元的训练费用,包括食、住、旅,有时我们管理中心无法支付这些基地的训练费用。” 崔卫红说道。

唯一的好处是这个游戏在中国。崔卫红说,以往出国打球时,由于资金拮据,加上国际航班每超重1公斤要多收30美元,中国队每人只能携带两个球。最多,或每位玩家一名女性玩家。把球带到飞机上。在同一场比赛中,韩国运动员每人带球少则8到12个,有的人则多到整箱托运,队员们羡慕不已。有时球员会在赛后捡起别人不想要的球,带回家补洞,然后再按自己的手开球。

“钱”的问题不仅仅针对管理者。

“有时,当人们问我在国家队的待遇如何时,我很尴尬地与他们交谈,只是说没关系。” 杨穗玲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每人每月600元是国家队投球手的工资。由于属于编外人员(非奥运项目没有正式的国家队编制),600元的工资仍然从小球中心的其他创收项目中分配。谈及这些运动员和教练员的辛勤工作,崔卫红哽咽着落泪。

“我觉得现在踢足球是一种爱好,也是为了追求自己的梦想。我平时在佛山市安全生产管理协会工作,单位领导很支持我踢球,所以每次有国家队比赛,我回队参加训练。与美国不同,中国没有专业的保龄球运动员。” 杨穗玲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保龄球国家队主帅王宏的薪水是2400元/月,在队内是绝对的“高薪”。谈及这位40多岁的教练兼民营企业家,崔卫红说:“国家队的集训时间至少要2-3个月,训练期间不能带手机,但他们还是有自己的事业,我们给这个薪水,根本不够人家的长途话费。”

王宏教练不想接受采访。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再多谈困难也没用,也改变不了现状,只希望中国队能在本届亚运会上取得一些好成绩。”

“这种情况现在在国家队很普遍,很多教练和老队员都是老少皆宜,为了这项运动,他们往往不得不放下自己的事业。” 小球中心保龄球项目主任王家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体育市场的“没落贵族”

该国仅剩不到1,000条球道

而在这些几乎令人尴尬的现实背后,是保龄球作为一项大众运动在中国即将消亡。这发生在保龄球曾经辉煌之后。

1990年代,刚刚进入中国市场的保龄球,与网球、高尔夫一起被冠以“贵族”的称号,受到人们的高度追捧。1998年至2002年,保龄球在中国进入了鼎盛时期。人们几乎可以在每个嘈杂的城市中找到优质、闪亮的保龄球馆。敲门声的叮咚声日夜伴随着欢呼声。年轻人在自己喜欢的女孩面前互相吹嘘自己的高分。家庭使保龄球馆成为假日聚会必须…

谈及当年保龄球的火爆,崔卫红引用美国知名保龄球器材制造商Brunswick的一位高管的话:“成立100多年的Brunswick,24小时不眠不休,为迎接中国巨大的市场需求的需要。”

对于这项运动突然火爆的原因,崔卫红分析道:“一是保龄球刚进入中国市场时的‘高贵’定位,二是这项看似容易上手的运动给人们带来了一种智慧和科技感来‘摧毁’一种新的秩序体验。” 于是,这股疯狂的保龄球浪潮顺应了当时的社会意识形态和国民收入的大幅增长,席卷了全国。

所有这些景象都比以前更快地消失了。据统计,在鼎盛时期,仅南京就有600多条球道,但到2008年,全国达到国际标准的保龄球道不足1000条。

当被问及2003年后保龄球的“大潮”时,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主要原因是全国范围内的非理性投资以及随之而来的恶性竞争,冲走了保龄球赖以生存的“贵族”称号。. 不过,一位保龄球馆经营者告诉记者,保龄球在中国的发展还受到其他几个因素的制约:

一是场馆运营成本高。如果从前期场地租赁、球道建设,到日常球道维护(油和清洁剂)、电力运行、空调采暖等计算,每平方米保龄球馆的单位运营成本甚至高于其次,在税收方面,保龄球馆一直按文化娱乐业征收高额营业税,但仍不能按体育项目征税;此外,2003年非典之后,人们对“绿色阳光”运动的追求以及高尔夫运动的兴起,让保龄球彻底脱离了“优雅贵族”运动的称号,失去了一大批消费群体。

谈起曾经火爆的保龄球形势,曾经是职业保龄球选手的陈先生满怀留恋之情。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他曾经在保龄球发展的高峰期靠打游戏赚钱,月收入过万元,如今已不再光彩。不过美国职业保龄球视频,谈到保龄球的未来,他仍然认为“保龄球和股市一样,低谷这么久,应该很快就会走出困境”。

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1月26日报道称,这可能是最尴尬的中国国家队。

用国家体育总局小球运动管理中心(以下简称“小球中心”)体育三部负责人、中国保龄球协会秘书长崔卫红的话说,这支球队“非职业”运动员目前在昆明海埂训练基地。备战2010年广州亚运会的国家保龄球队是一支“用小米和步枪对付别人的飞机大炮”的球队。

月薪只有600元,培训场地稀缺,设备陈旧,甚至难以承担培训费用。

国家队尴尬的背后,是全国保龄球的萧条。从1990年代末到本世纪初,曾经风靡全国的保龄球热潮和异常火爆的保龄球市场如今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少数还在坚持的人的寂寞。

悲伤国家队

团队成员月薪仅600元

作为一项全民运动,保龄球经理们把2010年11月在广州举行的第16届亚运会视为前所未有的机遇——因为这是第一次在我国举办亚运会保龄球比赛,也将是我国保龄球项目参加的最高水平的国际比赛。他们希望通过在本次比赛中取得成绩,能够重新唤起国家和全社会对保龄球运动的关注,改变保龄球运动的现实。

“全力以赴备战亚运,争取好成绩,是国家体育总局小球运动管理中心和中国保龄球协会当前的工作重点。” 崔卫红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保龄球作为非奥运会项目,长期以来,国家在人力、财力、物力上的投入都非常有限,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这项运动的发展。

即使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投资似乎仍然无能为力。目前,中国保龄球队队员正在昆明海埂训练基地备战2010年广州亚运会。对于8男8女的16名运动员,崔卫红苦笑。当年红军用小米和步枪打别人的飞机和大炮”。

8名女队队员中的4名曲球运动员,也是目前全国仅有的4名曲球运动员。“中国保龄球能不能取得成果,就看这些人了,就像‘赌石’的过程,没有选择的余地。”

之所以强调弧线球员的重要性,是因为2005年保龄球世界女子锦标赛冠军、现任国家队队员杨穗玲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如今,世界上大多数容易得分的球员”

涂油机的成本很高。现在2004年买的国家队训练时给球道上油的两台机器已经修好快要坏了,比国际专业水平落后4代。直到今年,我才刚买了一个新的油壶,为亚运做准备。

而且,近两年来,能够为中国保龄球队提供训练场地的单位只有三个:江苏盐城国家青少年保龄球训练基地、安徽保龄球协会和昆明海埂体育训练基地。“每名运动员每天130元的训练费用,包括食、住、旅美国职业保龄球视频,有时我们管理中心无法支付这些基地的训练费用。” 崔卫红说道。

唯一的好处是这个游戏在中国。崔卫红说,以往出国打球时,由于资金拮据,加上国际航班每超重1公斤要多收30美元,中国队每人只能携带两个球。最多,或每位玩家一名女性玩家。把球带到飞机上。在同一场比赛中,韩国运动员每人带球少则8到12个,有的人则多到整箱托运,队员们羡慕不已。有时球员会在赛后捡起别人不想要的球,带回家补洞,然后再按自己的手开球。

“钱”的问题不仅仅针对管理者。

“有时,当人们问我在国家队的待遇如何时,我很尴尬地与他们交谈,只是说没关系。” 杨穗玲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每人每月600元是国家队投球手的工资。由于属于编外人员(非奥运项目没有正式的国家队编制),600元的工资仍然从小球中心的其他创收项目中分配。谈及这些运动员和教练员的辛勤工作,崔卫红哽咽着落泪。

“我觉得现在踢足球是一种爱好,也是为了追求自己的梦想。我平时在佛山市安全生产管理协会工作,单位领导很支持我踢球,所以每次有国家队比赛,我回队参加训练。与美国不同,中国没有专业的保龄球运动员。” 杨穗玲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保龄球国家队主帅王宏的薪水是2400元/月,在队内是绝对的“高薪”。谈及这位40多岁的教练兼民营企业家,崔卫红说:“国家队的集训时间至少要2-3个月,训练期间不能带手机,但他们还是有自己的事业,我们给这个薪水,根本不够人家的长途话费。”

王宏教练不想接受采访。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再多谈困难也没用,也改变不了现状,只希望中国队能在本届亚运会上取得一些好成绩。”

“这种情况现在在国家队很普遍,很多教练和老队员都是老少皆宜,为了这项运动,他们往往不得不放下自己的事业。” 小球中心保龄球项目主任王家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体育市场的“没落贵族”

该国仅剩不到1,000条球道

而在这些几乎令人尴尬的现实背后,是保龄球作为一项大众运动在中国即将消亡。这发生在保龄球曾经辉煌之后。

1990年代,刚刚进入中国市场的保龄球,与网球、高尔夫一起被冠以“贵族”的称号,受到人们的高度追捧。1998年至2002年,保龄球在中国进入了鼎盛时期。人们几乎可以在每个嘈杂的城市中找到优质、闪亮的保龄球馆。敲门声的叮咚声日夜伴随着欢呼声。年轻人在自己喜欢的女孩面前互相吹嘘自己的高分。家庭使保龄球馆成为假日聚会必须…

谈及当年保龄球的火爆,崔卫红引用美国知名保龄球器材制造商Brunswick的一位高管的话:“成立100多年的Brunswick,24小时不眠不休,为迎接中国巨大的市场需求的需要。”

对于这项运动突然火爆的原因,崔卫红分析道:“一是保龄球刚进入中国市场时的‘高贵’定位,二是这项看似容易上手的运动给人们带来了一种智慧和科技感来‘摧毁’一种新的秩序体验。” 于是,这股疯狂的保龄球浪潮顺应了当时的社会意识形态和国民收入的大幅增长,席卷了全国。

所有这些景象都比以前更快地消失了。据统计,在鼎盛时期,仅南京就有600多条球道,但到2008年,全国达到国际标准的保龄球道不足1000条。

当被问及2003年后保龄球的“大潮”时,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主要原因是全国范围内的非理性投资以及随之而来的恶性竞争,冲走了保龄球赖以生存的“贵族”称号。. 不过,一位保龄球馆经营者告诉记者,保龄球在中国的发展还受到其他几个因素的制约:

一是场馆运营成本高。如果从前期场地租赁、球道建设,到日常球道维护(油和清洁剂)、电力运行、空调采暖等计算,每平方米保龄球馆的单位运营成本甚至高于其次,在税收方面,保龄球馆一直按文化娱乐业征收高额营业税,但仍不能按体育项目征税;此外,2003年非典之后,人们对“绿色阳光”运动的追求以及高尔夫运动的兴起,让保龄球彻底脱离了“优雅贵族”运动的称号,失去了一大批消费群体。

谈起曾经火爆的保龄球形势,曾经是职业保龄球选手的陈先生满怀留恋之情。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他曾经在保龄球发展的高峰期靠打游戏赚钱,月收入过万元,如今已不再光彩。不过,谈到保龄球的未来,他仍然认为“保龄球和股市一样,低谷这么久,应该很快就会走出困境”。

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1月26日报道称,这可能是最尴尬的中国国家队。

用国家体育总局小球运动管理中心(以下简称“小球中心”)体育三部负责人、中国保龄球协会秘书长崔卫红的话说,这支球队“非职业”运动员目前在昆明海埂训练基地。备战2010年广州亚运会的国家保龄球队是一支“用小米和步枪对付别人的飞机大炮”的球队。

月薪只有600元,培训场地稀缺,设备陈旧,甚至难以承担培训费用。

国家队尴尬的背后,是全国保龄球的萧条。从1990年代末到本世纪初,曾经风靡全国的保龄球热潮和异常火爆的保龄球市场如今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少数还在坚持的人的寂寞。

悲伤国家队

团队成员月薪仅600元

作为一项全民运动,保龄球经理们把2010年11月在广州举行的第16届亚运会视为前所未有的机遇——因为这是第一次在我国举办亚运会保龄球比赛,也将是我国保龄球项目参加的最高水平的国际比赛。他们希望通过在本次比赛中取得成绩,能够重新唤起国家和全社会对保龄球运动的关注,改变保龄球运动的现实。

“全力以赴备战亚运,争取好成绩,是国家体育总局小球运动管理中心和中国保龄球协会当前的工作重点。” 崔卫红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保龄球作为非奥运会项目,长期以来,国家在人力、财力、物力上的投入都非常有限,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这项运动的发展。

即使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投资似乎仍然无能为力。目前,中国保龄球队队员正在昆明海埂训练基地备战2010年广州亚运会。对于8男8女的16名运动员,崔卫红苦笑。当年红军用小米和步枪打别人的飞机和大炮”。

8名女队队员中的4名曲球运动员,也是目前全国仅有的4名曲球运动员。“中国保龄球能不能取得成果,就看这些人了,就像‘赌石’的过程,没有选择的余地。”

之所以强调弧线球员的重要性,是因为2005年保龄球世界女子锦标赛冠军、现任国家队队员杨穗玲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如今,世界上大多数容易得分的球员”

涂油机的成本很高。现在2004年买的国家队训练时给球道上油的两台机器已经修好快要坏了,比国际专业水平落后4代。直到今年,我才刚买了一个新的油壶,为亚运做准备。

而且,近两年来,能够为中国保龄球队提供训练场地的单位只有三个:江苏盐城国家青少年保龄球训练基地、安徽保龄球协会和昆明海埂体育训练基地。“每名运动员每天130元的训练费用,包括食、住、旅,有时我们管理中心无法支付这些基地的训练费用。” 崔卫红说道。

唯一的好处是这个游戏在中国。崔卫红说,以往出国打球时,由于资金拮据,加上国际航班每超重1公斤要多收30美元,中国队每人只能携带两个球。最多,或每位玩家一名女性玩家。把球带到飞机上。在同一场比赛中,韩国运动员每人带球少则8到12个,有的人则多到整箱托运,队员们羡慕不已。有时球员会在赛后捡起别人不想要的球,带回家补洞,然后再按自己的手开球。

“钱”的问题不仅仅针对管理者。

“有时,当人们问我在国家队的待遇如何时,我很尴尬地与他们交谈,只是说没关系。” 杨穗玲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每人每月600元是国家队投球手的工资。由于属于编外人员(非奥运项目没有正式的国家队编制),600元的工资仍然从小球中心的其他创收项目中分配。谈及这些运动员和教练员的辛勤工作,崔卫红哽咽着落泪。

“我觉得现在踢足球是一种爱好,也是为了追求自己的梦想。我平时在佛山市安全生产管理协会工作,单位领导很支持我踢球,所以每次有国家队比赛,我回队参加训练。与美国不同,中国没有专业的保龄球运动员。” 杨穗玲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保龄球国家队主帅王宏的薪水是2400元/月,在队内是绝对的“高薪”。谈及这位40多岁的教练兼民营企业家,崔卫红说:“国家队的集训时间至少要2-3个月,训练期间不能带手机,但他们还是有自己的事业,我们给这个薪水,根本不够人家的长途话费。”

王宏教练不想接受采访。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再多谈困难也没用,也改变不了现状,只希望中国队能在本届亚运会上取得一些好成绩。”

“这种情况现在在国家队很普遍,很多教练和老队员都是老少皆宜,为了这项运动,他们往往不得不放下自己的事业。” 小球中心保龄球项目主任王家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体育市场的“没落贵族”

该国仅剩不到1,000条球道

而在这些几乎令人尴尬的现实背后,是保龄球作为一项大众运动在中国即将消亡。这发生在保龄球曾经辉煌之后。

1990年代,刚刚进入中国市场的保龄球,与网球、高尔夫一起被冠以“贵族”的称号,受到人们的高度追捧。1998年至2002年,保龄球在中国进入了鼎盛时期。人们几乎可以在每个嘈杂的城市中找到优质、闪亮的保龄球馆。敲门声的叮咚声日夜伴随着欢呼声。年轻人在自己喜欢的女孩面前互相吹嘘自己的高分。家庭使保龄球馆成为假日聚会必须…

谈及当年保龄球的火爆,崔卫红引用美国知名保龄球器材制造商Brunswick的一位高管的话:“成立100多年的Brunswick,24小时不眠不休,为迎接中国巨大的市场需求的需要。”

对于这项运动突然火爆的原因,崔卫红分析道:“一是保龄球刚进入中国市场时的‘高贵’定位,二是这项看似容易上手的运动给人们带来了一种智慧和科技感来‘摧毁’一种新的秩序体验。” 于是,这股疯狂的保龄球浪潮顺应了当时的社会意识形态和国民收入的大幅增长,席卷了全国。

所有这些景象都比以前更快地消失了。据统计,在鼎盛时期,仅南京就有600多条球道,但到2008年,全国达到国际标准的保龄球道不足1000条。

当被问及2003年后保龄球的“大潮”时,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主要原因是全国范围内的非理性投资以及随之而来的恶性竞争,冲走了保龄球赖以生存的“贵族”称号。. 不过,一位保龄球馆经营者告诉记者,保龄球在中国的发展还受到其他几个因素的制约:

一是场馆运营成本高。如果从前期场地租赁、球道建设,到日常球道维护(油和清洁剂)、电力运行、空调采暖等计算,每平方米保龄球馆的单位运营成本甚至高于其次,在税收方面,保龄球馆一直按文化娱乐业征收高额营业税,但仍不能按体育项目征税;此外,2003年非典之后,人们对“绿色阳光”运动的追求以及高尔夫运动的兴起,让保龄球彻底脱离了“优雅贵族”运动的称号,失去了一大批消费群体。

谈起曾经火爆的保龄球形势,曾经是职业保龄球选手的陈先生满怀留恋之情。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他曾经在保龄球发展的高峰期靠打游戏赚钱,月收入过万元,如今已不再光彩。不过,谈到保龄球的未来,他仍然认为“保龄球和股市一样,低谷这么久,应该很快就会走出困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Warning: error_log(/www/wwwroot/www.youliangdian.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1311.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www.youliangdian.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