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子冰壶队主教练:冰雪运动的热情刚被点燃

专访|去上海为爱媛执教的韩国女子冰壶队队长怎么样? (第二部分)

北京冬奥会落幕,大多数中国人对冰雪运动的热情才刚刚被点燃。正视现实,我国大部分地区,尤其是南方地区,开展冰雪运动的基础还很薄弱。场馆设施正在大规模建设,但后冬奥时代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这些运动项目往往缺乏群众基础和专业教练。

十年来,在“北冰南展”的政策下,冰壶成为上海发展冰雪运动的突破口。 2017年,韩国女子冰壶国家队队长金智善受上海市体育局邀请,担任上海市青少年冰壶队主教练。 2020年10月离开上海青年队,被聘为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以下简称上海经贸大学)高水平冰壶队主教练。团队教学。一个月前,徐晓明在北京冬奥会冰壶比赛中作为技术裁判进入闭环。 “我也想参加冬奥会,不管过去做什么。”作为一名运动员,金智珊只有一次冬奥会经历,这是她的一大遗憾。

近日,晨报记者与金智善聊了聊,听她讲述了冰壶在上海的现状和困境,以及她曾经轰动一时的跨界婚姻。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逐渐意识到,她的经历已经超越了一般的运动范畴。揭示了一个职业女性勇敢追求爱情,在家庭和个人梦想之间做出果断选择的心路历程。

“最年轻的团队”的背后是什么?

金智善在采访中表示,中国女子冰壶队在所有参赛队伍中平均年龄最小。

队中年龄最大的成员是参加了上届平昌冬奥会的王睿,但她实际上只有27岁。 《中国青年报》的一篇评论文章也提到了这一点,“其他参赛球队的球员基本上比中国球员大六七岁,而且大多数运动员至少有过一次奥运会的经历。”

熟悉冰壶的人应该都知道,中国女队获得了2009年冰壶世锦赛和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铜牌。当年夺冠的最大功臣王冰瑜,婚后归来,与王锐一起参加了平昌奥运会。从中我们可以发现,两代玩家之间其实有着巨大的差距。金智善指出,

“并不是年轻人没有实力,而是在冰壶比赛中,很多时候靠的是经验。相比之下,日本和韩国就没有这么明显的突破。”

韩国冰壶女队_韩国女子冰壶队四垒_韩国虎队女成员郑允智

以本届奥运会女子冰壶队队长金恩贞为例。 1990年出生,32岁的她在冰壶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这样的选手。

脱节的原因之一是中国冰壶运动不普及,没有建立健康有序的人才储备体系。参加冬奥会的五名女队成员中,有四名来自黑龙江,一名来自北京。除东北三省外,全国其他省市的冰壶运动还很有限,而且大多是凭兴趣和经验韩国冰壶女队,导致选材窄,要输送的人才少,缺乏玩家之间的竞争。

没有冰壶馆,球队租用场地训练

冰壶作为上海冰雪运动发展的突破口,早在十年前,冰壶就已经悄然出现在这座城市。 2012年2月,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冰壶队正式成立,这是国内第一支高校冰壶队。

根据当时的统计,上海第一批冰壶运动的运动员只有25人,其中15人来自上海经贸大学,另外10人是徐汇区和松江区的中学生区。根据《解放日报》2019年给出的数据,上海冰壶运动员近300人,这样的上升速度不能用快来形容。

过去10年,上海通过体育与教育相结合的方式开展冰壶运动。以率先开展冰壶运动的徐汇区为例,华东理工大学附中、上海中学、南洋中学先后与卫体校合作开展联合培养,形成冰壶“一站式”布局。上海经贸大学是这条龙的领头羊,但由于没有冰壶馆,目前领头人的主导作用受到很大限制。

校园冰壶馆建设已列入“十四五”规划,但何时正式开工尚无确切消息。

金智善目前在上海经贸大学执教的冰壶队由两部分学生组成,大部分是没有冰壶基础的学生,他们是进入冰壶运动后才开始接触这项运动的。大学;剩下的部分是一名在中学练习冰壶并获得二级运动员证书的特招学生。这样一来,队伍里就有三、40名玩家了。

韩国虎队女成员郑允智_韩国女子冰壶队四垒_韩国冰壶女队

通常情况下,球队会在青浦元祖梦幻世界租用场地进行训练,费用由大学承担。从大学到这里,来回需要一个多小时。交通不便导致部分队员训练不规律,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训练质量。

“大部分人大一就开始练习了,需要多练习,但有些队员今天来,明天不来,如果被处罚,恐怕根本就不会来。”金志山很担心,

“因为球队本来就只有这几个人,所以目前主要是维持。上海的业余俱乐部很多,但是像我们这样的正规球队,就一个,或者希望能维持。”

交通不便是一方面,部分高年级学生面临毕业就业压力,也会放松训练。 “尤其是高水平队伍的特招,怕是跟不上学习进度,不能毕业。”学术和培训是一对天然的矛盾。金志山记得,自己在韩国读研究生的时候,花了两年时间学习。花了五年时间才完成,因为我真的没时间上课。

年轻运动员缺乏职业发展通道

但实际上,这种情况有其深层次的原因。

金智山来上海的时候,上海已经建立了梯队结构,有市级青年队和青年队。她最初担任上海冰壶青年队主教练,后来成为青年队主教练。但是,如果球员必须上去进入市级职业队,那就没有渠道了。

韩国虎队女成员郑允智_韩国冰壶女队_韩国女子冰壶队四垒

实际上,市教委、市体育局、上海经贸大学签署了三方协议韩国冰壶女队,共建冰壶队。根据协议,上海经贸总局将构成上海冰壶队的主体。因此,校队曾两次代表中国参加冬季大运会,并代表上海参加第十三届全国冬季运动会。他们还获得了中国冰壶锦标赛的季军。不幸的是,由于后期的一些延误,上海冰壶成人队的发展受到了影响。因此,那些热爱冰壶的上海青年运动员再也无法追寻梦想。金志山想起了在青年队带大的曲航。他是一个很有潜力的球员。已入选国家青训队,但目前无法发展到更高的平台。

所以对于金智善目前执教的上海经贸冰壶队的队员来说,面对职业发展空间不大的现实,当然毕业后找工作更有保障。

这是金智善执教的困境,也是冰壶在上海发展的困境。

她希望在上海经过几年的发展,能够建立起更加完善的冰壶运动员培养体系,让更多由上海培养出来的运动员有职业道路。 中国其他近年来发展冰壶的城市也面临这个问题。

“要真正提升国家队,不能单靠东北地区为国家队供给人才。在我们国家,虽然地方不大,但每个地方都有进入国家队的球员。”

金志山希望他能继续教书,

“因为练冰壶的人不多,有经验的就更少了。如果大家都放弃了,以后就没有人了。人都练过了。”

冰壶在亚洲的时间很短。金智善和其他球员练习冰壶时,当时的冰壶教练都是非专业的。 “我们有一些学冰壶的师兄师姐,但是没有人在我们前面。现在,如果我们作为专业人士不教的话,这个项目是不可持续的。很多学校的冰壶队都是由体育老师教的。”理论知识可以从书本上学到,但是没有一个人有过职业比赛的经验。为什么加拿大冰壶这么强,因为他们都是职业运动员当教练,经验太重要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Warning: error_log(/www/wwwroot/www.youliangdian.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2414.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www.youliangdian.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