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女王勋章”在新西兰被誉为“华人之光”

中国侨网2月21日电 据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报道,新西兰“女王勋章”是授予在各行各业做出突出贡献的个人的荣誉勋章。每年有资格获得女王勋章的新西兰人很少,获得女王勋章的华人更是少之又少。

2017年元旦前一天,为新西兰乒乓球事业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华人李春丽获得了这一荣誉。

在华人社区中,获得“女王勋章”的新西兰华人,在俗语中常被称为“中国之光”。在新西兰体育界,获得女王勋章甚至骑士称号的运动员不计其数,而李春丽却是新西兰体育界华人中的“第一”。

近日,记者在新西兰东区Panmure壁球​​场地下室,即李春丽的乒乓球俱乐部,采访了刚带学生吃完午饭回来的李春丽。以下为记者兼教练李春丽的采访内容:

“我是最后一个知道我获奖的人”

记者:最近我们都听说你今年元旦获得了女王勋章。能否和我们分享一下您获奖时的感受以及获奖的方式?

李教练:我在圣诞假期回国探望母亲时,当时在中国获奖。在中国,我听说我中了彩票。首先,我的俱乐部成员在新西兰先驱报上看到了它,然后他们给我发了微信告诉我这件事。接下来,新加坡乒乓球协会主席和相关领导给我发来祝贺,记者和媒体从业者也给我发来了很多信息;就在那时,我意识到“女王勋章”在新西兰是如此的珍贵。

记者:在你意识到这并不容易之前,有人开始祝贺你,不是吗?

李教练:是的,当时我就意识到了。

记者:也就是说你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李教练:是的,我在新西兰已经30年了。在乒乓球界,我从未听说过有其他人获得这个奖项。虽然我很高兴,但在中国的那段时间我仍然没有反应。直到我从中国回到新西兰看报纸和政府发来的表扬令,我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记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2017日本公开赛况_2017日本超级赛决赛_日本公开赛乒乓球2017

李教练:我是在元旦后两周左右,也就是1月12日左右回到新西兰。

记者:那时你看到了这封信,就确定不是有人在跟你开玩笑,对吧?

李教练:是的,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开心。感觉很光荣。

记者:但在那之前,有没有获得“女王勋章”的迹象?有没有人可以作为这个奖项的推荐人?

李教练:对,几个月前我收到了政府的来信。信中表示,如果他获奖,他将不接受该奖项。当时我想,如果我得了奖,我当然会接受,但我也怀疑这件事的可靠性,我什至认为我不能得奖。从那以后我一直很忙,所以我忘记了。

我在新西兰乒乓球工作了这么多年。作为世乒赛女团的第三梯队,新西兰可以说是这项运动的“弱国”。事实上,我们经常没有足够的钱。即使我是国家队的教练,我也没有薪水。很多时候,我有义务帮助这些球员。比起之前在日本当教练的机会,我能拿到高薪。在新西兰,我的收入主要来自我自己的乒乓球俱乐部。

有时会很纠结,尤其是遇到一些经济困难的时候。大多数人会选择更好的薪水和更好的发展机会,而我选择留在新西兰,尽管我也有日本绿卡;这个奖项让我感到很欣慰,这个奖项来自政府和新西兰乒协。我的认可和鼓励。这让我对未来继续留在新西兰打好乒乓球事业充满信心,也让我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记者:这封信之后还有其他奖项吗?

李教练:还没有。后来我收到一封信,说今年四、颁奖典礼将于5月在惠灵顿(或我选择的奥克兰)举行,我会在那里。

记者:从国家队退役,成为中国乒乓球“海外军团”的一员时,你才25岁。最初是什么让你来到新西兰,是因为你非常喜欢新西兰,还是有其他的情结在其中发挥了作用?

李教练:当我还在国青队的时候,当时的国青队教练带我们年轻球员去新西兰和澳大利亚访问。在此期间,我在新西兰认识了很多当地的华人朋友。虽然我会说粤语但不会说英语,但在我们访问的 8 个城市中,我们到处都能看到熟悉的中国人面孔。很多中国朋友自愿帮我们做翻译,在这个过程中和他们成为了朋友,和他们相处了一段时间感觉很好。

日本公开赛乒乓球2017_2017日本公开赛况_2017日本超级赛决赛

后来,我回国几天后就从国家队退役了。新西兰当时需要教练,马纳瓦图华人协会写信邀请我。时机刚刚好,拍了拍额头就答应了。

虽然当时我只得到了半年的合同,但我认为一个国家邀请我担任主教练多久都没关系。没想到这件事已经过去了30年,之后的一切都是无计划的(笑)。

“球白痴”走到哪里都一样

记者:半年后,你去日本打高尔夫球?

李春丽:是的,六个月后,我在新西兰赢得了我的第一个女单全国冠军。马纳瓦图市长还在市政厅为我举办了庆祝晚宴,这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所以当我很开心的时候,他们问我:春丽,你要不要留下来?我当时想都没想,还以为再待半年,想也没想就说:“好吧!没想到他们帮我申请了新西兰居民签证。

获得签证后,我在北帕默斯顿担任乒乓球教练三年。在那三年里,有两家公司赞助并支付了我作为教练的费用。但当地人口相对较少,乒乓球并不普及。这时,奥克兰的一些中国朋友邀请我来奥克兰继续执教。在执教过程中,他还代表新西兰参加了国际比赛。

后来,当我带队去日本打球时,日本乒乓球俱乐部“池田银行”看中了我,问我是否想在日本发展。当我年轻有活力又爱玩的时候,想到日本可以玩的游戏很多,工资也不低,就决定去日本。

在日本早期,我主要在娱乐俱乐部联赛打球。比赛结束后不久,新西兰希望我回到国家队,帮助他们参加 1996 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不过,日本乒乓球协会有严格的规定,俱乐部球员在休赛期前不能参加国际比赛。当时觉得挺纠结的日本公开赛乒乓球2017,后来还是决定参加比赛。因为首先,我代表新西兰;第二,奥运会是一个更大的舞台,能站在这个舞台上,我感到非常荣幸。

因此,我终止了与池田银行的合同并返回新西兰。但当时还有一个问题:我回来了,却没有一个实力相当的陪练伙伴。这时,我想起了姐姐李玉莉。李玉莉当时已经为广西一线队效力,但我还是把她从中国挖出来和我一起训练。

奥运会结束后,我再次前往日本打公开赛。在那次公开赛上,我被另一家叫“建盛源”的公司发现,他们想让我为他们的俱乐部效力。同意后,我再次踏上了日本的职业联赛之旅。当然,结果如鱼得水,因为当时日本的经济比较好,大公司也很富有。日本本土玩家早上上班,下午玩。当时,俱乐部问我:春丽,你想不想像他们一样,早上上班学日语,下午回来练习。我告诉他们我不想去​​上班,我想继续练习。这个想法当然得到了俱乐部的支持,他们为我带来了优秀的教练——结果,我的比赛进步如此之快,以至于我每年都进入联赛前三名。要知道,这家具乐部一开始是丙级俱乐部,自从我加入以来,我一直在帮助他们打进甲级,后来代表新西兰打进了世界杯的前三名。俱乐部当时非常高兴,他们赞助了专业巡回赛并让我与男子比赛。当然,如果我能赢,我的薪水会比男选手高。这段经历帮助我赢得了英联邦运动会而没有输掉一场比赛。当时的对手是新加坡队,难度不小。

记者:你已经三十多岁了吧?

李教练:我40岁了。我个人觉得来新西兰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最大的收获之一就是获得了奥运会的参赛资格——这对于职业运动员来说非常重要。

记者:听说新西兰乒乓球发展比较慢?

李教练:是的。在新西兰,体育必须在世界前三名才能获得资金,其他的体育都是一点点钱。像这样的世界比赛,我们可以向基金会申请资助,但没有奖金。这些赠款来自一个独立的基金会。奥委会和乒协都没有。这样一来,新西兰奥委会的少量资金加上每次比赛前的专项资金申请,就构成了我们的资金来源。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创办了这家具乐部,并用俱乐部赚来的钱不时帮助国家队,其实是为了报答之前帮助过我的新西兰华人的青睐。

其实有时候很难选择,尤其是年轻的时候,有那么多的选择和诱惑摆在你面前。

好在新西兰当地人很多,包括华人,也有一些公司和企业。没有大赞助商,但小赞助商仍在继续。所以每次比赛都有来自各方的支持,所以我很乐意教。这就是我从日本回到新西兰并在那里呆了 12 年的原因。滴水之恩,以泉相报。

记者:打个不恰当的比喻,你和新西兰是“一见钟情”吧?一见钟情愿意为它做任何事。

李教练:没错!

“我现在还单身,但我不拒绝别人进入我的生活”

记者:你以后的乒乓球生涯会这样吗?

李教练:是的,因为我觉得乒乓球是第一位的,很有意思;第二,可以锻炼;第三,打乒乓球可以结交不同的朋友。这项运动有很多优点。打乒乓球不容易受伤,在阳光下打球的机会也比较少。而且中国的乒乓球水平一直很强,把这种文化带进来是很有意义的。我认为这项运动值得推广。所以,我想我会在乒乓球上为我的生命而战。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是问李教练的个人情况,因为之前就知道这位前国脚还单身。她自己说自己太忙了,没时间照顾,一直享受着“单身贵族”的状态,没有遇到合适的伴侣。不过日本公开赛乒乓球2017,李教练表示,她依然期待着一个合适的伴侣走进她的生活,在未来的日子里携手并进。

对于这个“球白痴”,他的前半生都献给了乒乓球;在他的后半生,是时候找人努力经营他的“小幸福”了。 (赵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Warning: error_log(/www/wwwroot/www.youliangdian.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1615.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www.youliangdian.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