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那晚老公前女友找上门说大肚了,好大好大快想要生了

结婚那晚老公前女友找上门说大肚了,好大好大快想要生了.点好外卖,于逸和老公程力便舒服地瘫在沙发上,等待美食送达。

“老婆,看个电影吧我们。”

“行呀,你选,你选的电影好看。”

于逸的话音刚落,门口就响起了激烈的敲门声,程力的手机铃声也随之响起。于逸有些诧异,难不成今天的外卖到得那么快。

然而等她开门时,就愣住了。

门口站着的是程力之前谈了六年的初恋女友,只见她头发凌乱,嘴角、脖颈、手臂上都有淤青和伤痕。

见到开门的于逸,和在她身后的程力,她眼泪刷刷直掉,不顾于逸还在,一把冲过去抱住程力,带着

哭腔讲道,“我终于找到你了,程力,我怀了你的孩子!”

程力有个谈了六年的初恋,于逸是知道的。初次听说时,于逸心里满是介意。六年的感情,她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敌过。

直到程力亲口说,“既然已经结束,那就证明是不合适,感情也不是用时间来衡量的,我和她结束是认真考虑过的,我现在选择你也是认真考虑过的。”

或许是看到了程力的真诚,或许是自己真的喜欢上了程力,于逸抛开了所有的疑虑,坚定地选择了程力。

不过,程力在初恋女友问题上总是逃避,他似乎很不愿意谈起与她的事情,对于分手原因也是三缄其口。

对此,程力妈,也就是于逸的准婆婆安慰于逸道,“程力这孩子,其他的我不说,最好的一点是实诚,他不愿意说为啥分手,不是还有啥想法,只是觉得丢脸。”

“丢脸?”

“嗯,当时他那女朋友是跟别人….哎。”程力妈话没说完

,估计自己也替儿子委屈呢,六年里,儿子的诚心付出却遭到女友的背叛,连她这个当妈的听了都心疼,却又不好过多干涉,只能深叹一口长气。

从那以后,于逸再没多问过程力初恋女友这事儿,直到今天,那个女人闯到自己家门口,摸着肚子说自己怀孕。

“李茉然,你疯了吧,我结婚都两个月了,你跟我讲你怀孕了!”

客厅里,程力、于逸和那个初恋女友李茉然呈三角对立的局势。瞧着于逸阴沉的脸,程力满心焦急,却也不敢靠近,只好逼问正哭哭啼啼的李茉然,早些把事情讲清楚,也好早点脱身。

“可是,你婚前,不是还见了我一面嘛。”

她的这句话如晴天霹雳,于逸忽然觉得眼前

一黑,整个人腿都软了。

再次醒来,于逸已经在自己的床上。她看着坐在床边,头埋在两手间的程力,轻轻地问了句,“她呢?”

程力舔了舔嘴唇,答道,“在外边儿。”

“她说的是真的吗?”

“什…什么?”

“结婚前,你见了她。”

“是,”回答后,程力见于逸脸色骤变,赶紧解释,“但是当时是她打电话给我求助,我才去的,我们什么都没发生!真的!我对天发誓,我程力要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我天打雷劈!”

“行了,你先把事情说清楚。”

在程力的口述里,于逸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全貌。当年,程力和李茉然都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不过程力是技术员,而李茉然为销售。

程力的工资是死工资,再高也有个上限。而销售部门则不一样,挣多少全凭本事。李茉然初进时,涉世未深,每月绩效顶天算合格。

程力安慰她,顺势提出,女孩子做销售呢,也不是个长久之计,或许趁此机会换个工作也不错。

然而李茉然只瞧了他一眼,说了句,“没出息。”

之后,李茉然变得越来越慢,有时半夜十一二点打她电话,她都还在饭桌上应酬。程力心有不满,与她多次争吵。

最终的结局,便是她傍上了一个富豪,一脚把程力踢出局。

“那你当初,没怨恨她?”于逸问。

程力摇头,他苦笑着说,“技术员搞技术搞得脑子都坏掉了,当时我只想着是不是我没本事,留不住她。”

“那后面呢?”

“后面,我就被人介绍,认识了你,也是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可能我跟李茉然真的不适合,她离开是件好事,至少让我遇见了更好的人。”

于逸听完,脸色微动,嘴里还是不饶人,“少来这套,你初恋女友还在门口,肚子里还有你的亲骨肉呢!”

“胡说八道,我承认,结婚前我确实去见了她,但是是因为医院给我打电话!”

“医院?”

“就是三个月前,我俩正准备结婚那会儿,我有天接到一个医院的电话,说李茉然要动手术,给医院报的我的电话,说我是紧急联系人。”

那时,程力本不想再管,只是一听手术,怕事情严重,还是瞒着于逸去了医院。到门口,就看见躺在病床上的李茉然,她对自己仍旧没好脸色,以为程力还是当年对她百依百顺、由她甩脸色也不还嘴的人。

“你来了,去签字吧。”李茉然晃了晃手,指挥他去签字。

程力没好气,“李茉然,你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

“我不把自己当回事儿啊,但你不也上赶着来了嘛?”

程力被一句话噎得开不了口,却也不忍看她独自上手术台,老实去签了字,才知道她要切除子宫囊肿。她什么时候得了囊肿?

“你没事吧,囊肿可大可小的。”

李茉然看程力这样子,更觉得自己当初甩了他的决定是对的,对着绿自己的女人都强硬不起来,活该一辈子被别人拿捏,做打工奴。

“分手后有的,医生说影响怀孕,我才切的。”

影响怀孕,每个字都像耳光,打在程力脸上。看来,她是要给那个富豪生子了。

签了字,程力本想离开,却还是不忍,买了许多东西,守了李茉然一晚上。李茉然醒来第一件事,是给富豪汇报手术完成。

程力好奇,问她为何签字要找自己,不找富豪。

李茉然淡淡地回,“他要陪他老婆,没时间。”

好家伙,程力觉得自己真真是当了个冤大头。也恨自己早日没看清这女人的鬼脸,怒气冲冲,甩手就走了。

他那时,怎么也没想到,李茉然会反咬一口。

“你看你看嘛,这就是那天的证据,还有,医院应该也有记录的!”

程力赶紧把当时的打车记录、购买医护类用品记录调出来,给于逸看。

于逸方才松了口气,拍了拍程力拿着手机的手,说道,“现在最重要是搞清楚她的目的,不能乱来,要是我们把她赶出去,一时的困顿是解决了,万一她闹事呢,就是拿肚子说事,搞得我们一家不安宁。”

“还是你考虑周全,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先搞清楚,她到底怀没怀孩子。”

对于二人的这一疑问,李茉然表现出了绝对自信,掏出来了一打资料,都是医院盖了戳的,表示真实有效。

于逸看也没看,直接甩开,“我不看现在已经有的资料,现在你就跟着我去医院。”

李茉然犹豫了会儿,说了句,“去就去,谁怕谁。”

就这样,李茉然跟着于逸去了医院。在于逸行动的同时,程力这头也没闲着。他拨通了同事万事通的电话。

所谓万事通,即公司的八卦中心,平时的最大兴趣就是收集公司八卦,不一定保真,但总能在他那儿问到些蛛丝马迹。

“哟,程力,怎么还打听前任啊。”

“别提了,有事儿,你帮我问问嘛。”

“不用问,你这前女友风云人物一个,当时她绿你,除了你以外,可以说大家都知道。”

说罢,万事通在那头不怀好意地笑了两声。程力无语凝噎,无奈又有求于人,只好再问,“那你知道她当时….就是出轨的那人是谁吗?”

“知道啊,铁城公司的一把手汪总,就那秃顶大肚子,每回来,都特趾高气扬的。”

“行了行了,你快把你知道的全告诉我吧,我有急事儿!”

万事通这才说,这汪总啊,看起来是一把手,实际上他全靠他媳妇儿。因此人到中年,虽然玩的花,实际上家里红旗不倒,外边儿彩旗飘飘。李茉然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不过,确实汪总媳妇儿认真收拾的一个。据说,汪总不知何原因,大手笔给李茉然安排了一套房,大额的支出惊动了媳妇儿,于是正主出山,给了李茉然好一顿爆锤。

销售部自此开启了所谓的清扫计划,明令禁止大家违规操作。首先被清扫掉的就是李茉然。之后的事情,万事通再也不知道了。

“哥们儿,这事儿都是半年前的了,咋啦,你又想起来初恋啦,我劝你,现在的嫂子蛮好的,你可别动歪心思。”

程力一听时间线,半年前,那之后的李茉然去哪儿了呢,是不是还跟汪总有联系呢?

“行了,我知道我现在的媳妇儿很好,万事通,你知道李茉然之后干嘛去了吗?”

“不知道了,我万事通,公司的事儿万事通,出了那家公司以外的事情,可就不归我管了,不过…..”

“不过什么?”

“给点好处,还是可以帮你问问滴!”

“行,万事通,完事儿后请你吃饭!”

医院那头,李茉然正在检查。结果在于逸意料之中,确实怀孕了,不过状况不太好,医生再三嘱咐要多注意休息,保胎。

检查完,于逸问医生,“医生,现在能查DNA,找孩子父亲吗?”

医生愣了下,说,“现在太小了,不行。”

李茉然在后头松了口气,只听于逸又问,“那她身上这些伤,有事吗?”

医生摇摇头,“刚刚检查过了,皮外伤,不影响什么,不过的时候以后要小心,一个孕妇怎么能受这么多伤呢,对了,小姑娘,你是不是被家暴了啊?”

怀孕检查,不是老公陪同,身上有伤,还问能不能查父亲是谁。医生脑补出一场家庭伦理大戏。

李茉然缩在后面,摇头。不过她倒是有些惊讶,惊讶于逸的淡定,同时也惊讶于逸还会问自己的伤。

出了医院门,李茉然摆出一副不得了的架势,指挥着于逸,“我现在身体弱,得好好养,你和程力好好商量商量,这件事怎么办!”

“哟吼,刚才不还一副小猫儿的样嘛,现在原形毕露了,商量什么,谁的种还说不定呢!”

“就是你老公程力的,你不好好养我们母子,我就去告你们!”

“行啊,有本事,有魄力,我告诉你,李茉然,别当我是吃素的,要告您现在就打车去法院,咱们各显神通,看法院怎么判。”

“于逸,你真打量我不敢是吧!”

“李茉然,我劝你,老实点,程力吧,脑子转不过弯,老吃亏,我于逸不是好惹的主,现在立马跟我回去。”

“你什么意思?”

话还没问完,于逸就揪着李茉然上了车。在查明真相前,于逸要确保李茉然的肚子没问题。

虽然现在于逸脑子一片浆糊,但是她劝自己得冷静,只有冷静才能思考。可是终究她也只是个女人而已,新婚三月,本以为甜蜜,谁知会突然碰上这件事。

信和不信程力,全在一念之间。她更倾向于,相信他。

忽的,她似乎想通了什么。扭过头问李茉然,“你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穿的?”

李茉然那条裙子,粗看好像只是比较休闲,实则是某品牌今年刚出的睡衣系列。能穿着睡衣被赶出来,同时身上还带有新的伤。

于逸脑子里闪过一个想法:她或许住的小区就在自己附近,说不定就是荣兴、天成中的某一个!

而这个想法,与万事通打听回来的消息不谋而合。

“你说汪总给她买的房子在荣兴小区?”

回到家后,程力刚和万事通打完电话。

“你怎么好像不是很惊讶?”程力看于逸的表情,似乎很淡定啊。

“早猜到应该是在我们附近的小区了,估计是突然被找上门打一顿,来不及反应,先逃出来再说,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来投奔你。”

程力也想不明白,当时李茉然离开的时候十分决绝,不像是会因为旧情重燃回来。

“程力,我有个计划。”

“你说!”

当天晚上,荣兴小区里外都张贴上了告示。告示上,印着一张大大的李茉然照片,下面的文字写着:

无耻女人,勾引我老公!现在她卷钱消失,如果有人见到她,请联系xxx,电话xxxxxxxxxxx。

小区里,物业正清理着这些告示,一边还八卦呢,“听说平时她还挺傲的,上次还跟咱保安对骂呢,没想到是个小三。”

“是吗,她还挺傲。”

物业回头,发现接话的是个四十多的中年女人。她轻蔑地冷笑一声,从物业手中抽了一张告示走,拨通了上头的电话。

见面时,中年女人见到了告示上所谓被卷钱的人——程力和于逸。

“你们?”

“咳,我老公贪色,一时起意,就被那女的下套了,结果把我们的买房钱都卷走了啊!”于逸编瞎话的能力叫程力咋舌,甚至她还挤出了几滴泪,连程力都觉得她能去当个演员了。

“妹子,别哭了,男人嘛,都是那副样子。”说着,中年女人不耐烦地瞥了于逸一眼,显然把他当成见异思迁的主了。于逸不敢说话,只是偷偷打开了电话录音。

“那女的,也勾引我老公,开始的时候我没当回事儿,没想到这女的竟然还怂恿我老公给她买房买车,被我教训一顿,我家那男人还是不愿意断,这不,换了个小区给她买了个房。”

“那后来呢?”

“后来,这女的就更猖狂了,尤其最近一个周,说自己怀孕了,威胁老汪把我给休了,娶她进门,但是她不知道啊,老汪早进去了。”

“早进去?”

“他啊,一向贪心,做事呢又不干净,进去不是早晚的事儿,不过啊,在他进去前,我就把他的财产给转移了,只是没想到他还留了手,给这女人留了钱,我才找上门的,她还不知道老汪进去呢,跟我说她怀孕了,不像我,是个不下蛋的母鸡,我就给了她点教训,顺便通知她,老汪的事儿。”

“再后来呢?”于逸像个无情的复读机,只会问这一句。

“后来,她估计知道事情严重了,下跪求我,这时候求顶什么用,我说反正所有财产我全都收回,让她赶紧滚蛋,她才说,自己的子宫壁薄得很,这胎孩子没了,再难怀孕了,问我要不要养这个孩子,我骂她电视剧看多了,还真以为我对老汪多深情呢!”

于逸和程力总算明白事情始末,再后来,恐怕无钱无依靠的李茉然,无路可走之下,才想起了程力,急切地找他当冤大头。

可于逸还是好奇地问出了那句,“姐姐,那个你老公进去的事儿,是不是你…..”

“哎,妹妹,有些事情自己心里晓得就可以了,不要说出来。”

“好,好,姐。”

说罢,中年女人好像已经满足了自己的倾诉欲,起身预备走。说实在的,今天是她最开心的一天了,她策划了那么大一场局,却不敢跟任何人说,实在可惜。

心满意足,她回头嘱咐于逸,“不值得珍惜的男人,早点甩,姐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于逸赞了句,“帅!”

二人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跟李茉然摊牌。李茉然开始听录音的时候还很嚣张,越听到后面,她的表情越不对劲。

听到最后时,她整个人几乎都跪下来了。只是这时候,她都还没忘记耍心机,转向求程力,“程力,我和你六年的感情,难道还敌不过她吗?”

“程力,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孩子吗?”

程力冷笑,这女的真把自己当傻子了,“我喜欢我自己的孩子。”

“那你可以把这个当自己的孩子啊,程力,医生说,我要是流掉这个,就可能永远没办法生育了。”

程力低了下眼,冷冷地回道,“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