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我去当上门女婿,好爽好舒服使劲快点别停日子一样过

离婚后我去当上门女婿,好爽好舒服使劲快点别停日子一样过.1987年,我大学毕业分配到了一家事业单位。

由于工作突出,肯学,肯问,肯吃苦,被生产技术科张科长看上了。

有一日,我从项目上回来,在宿舍看书。

突然有人敲门,我起身去开门,原来是张科长。

张科长,你好!快进屋坐。

我感觉有什么好事,否则他不会来我的宿舍,可以派人来通知我去他办公室。

他走进屋,看了看,笑着说,一个人住吧?

我说,是的。我一个人住。

他说,没有女朋友?

我尴尬地说,没有呢!

他说,你把门关上,我想和你说一件事。

我关上门,给他倒水,他看着我倒水,说,不客气了!你知道我不爱喝水。

平时,张科长对我也很好,分宿舍时,我就看得出,他给我安排了一个单间。

既然来了,肯定礼节要到。

我给他倒了一杯水,问,领导,有什么事?

他盯着我看了半天,说,我说不出口。

我纳闷了,啥事说不出口?

我也没问,如果问了,自己很难堪,那不是自讨苦吃吗?

他看我没说话,笑了一下,说,我有一个姑娘,和你年龄差不多大。她呢,不听我话,偏偏要去上海工作。我呢,不同意,她妈也不同意。我们俩想呢,给她介绍个对象,把她箍住。我看你有这个魄力,也有这个魅力。

我没见过他女儿,也不敢乱说,仍然没吭声。

他说,明华,你今天晚上,不做饭,去我家做客,你

先了解一下我女儿。我也问一下我女儿,她对你怎么样,她说行,那么,我和你说,然后呢,你就和你爸妈说,我们见一面,把婚事订了,然后就结婚。

02

吃晚饭时,张科长来叫我去他家。

一进门,我看见一个女生坐在沙发上,拿着一本书正在看,听见我们进屋,扭头看了我一眼,顿时,我被她的美貌吸引住了。

她缓缓地站了起来,朝卧室走去。

张科长立即叫住了她,张敏,来客人了,你洗几个水果吧!

她把书放在旁边的钢琴上,走到茶几旁,弯下腰,端着果盘去了厨房。

当我坐下,她端着果盘出来了,盯着我看了几眼,然后缓缓地走进卧室。

张科长笑着说,明华,你看见了,我只有一个女儿。人呢,长得还可以,我也不乱说话。她是师大毕业的,学音乐的。她的钢琴弹得很好,过了专业十级。

然后,他附在我耳边,悄悄地说,她不听话,说要去上海发展,你一个姑娘,人生地不熟的,去上海搞什么?我和她妈不同意。

坐了一会儿,张科长的爱人从厨房走出来,笑着说,哎哟,小刘来了。

张科长笑着说,我们都叫他明华,别叫小刘。在单位,一旦有人叫,个个叫。几十岁了,还有人叫,那多难听啊。

他爱人笑,说,是的。单位什么张三娃啊,张四娃啊,小吴啊,小夏啊,要退休了,大家还在叫。

张科长笑着说,明华呢,是名牌大学生。有能力,聪明得很,而且呢,吃得苦,说话动听,情商高,单位领导个个喜欢。

他爱人说,真不错。

吃饭时,他女儿出来了,坐在我对面,不时瞟我一眼,似笑非笑的。

吃了晚饭,张科长送我出来,问我,明华,我女儿说喜欢你,你对我女儿怎么样?

我笑着说,她太漂亮了。只要她没话说,我也没话说。

第三天后,突然有一天下午,下着小雨,张敏打着伞来到我宿舍,敲门,我跑来开门,看是她,非常意外,请她进屋坐,问,今天有时间啊?

她笑着说,晚上,我们家学校搞表演,你必须参加啊!

我知道她在单位的子弟学校教音乐。

我爽快地说,行,我一定会参加的。

她没有坐,说完就走了。

快吃晚饭时,她来了,敲门,我去开门,看是她,问她吃饭没有?

她笑着说,我请你吃饭呢!——走,我请你吃饭。吃完饭,我们去学校。

我们去单位旁边一家小餐馆吃饭,吃了饭,沿着单位门口那条街道走了两百米,就是子弟学校。

我们进了学校的大礼堂,大礼堂里坐满了人。

张科长和爱人也来了,他们看见我和张敏去,立即站了起来。

张科长喊我,明华,快来这儿坐。

张敏一把拽着我,说,不去哪儿,我们不好说话,待会我要上台唱歌呢,坐在里面,一时半会走不出来。前面有一排,是我们老师的座位,我们坐哪儿。

我和她去了后台,几个老师见她来,兴奋地拉着她,嘻嘻哈哈地说笑,说谁的服装好看,谁的老土。

张敏上台自唱自弹一首《十五的月亮》,轰动了全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顿时使我无地自容。

此时此刻,我感觉我很渺小。

两个星期后,张科长和我说,希望我回乡下,请我父母来吃一顿饭,把我和张敏的婚事订了。

我依他的意思,把我父母接来贵阳,在餐馆吃了一顿饭,然后就约定元旦节我和张敏结婚。

03

结了婚后,我们很恩爱。

我出差,她会给我准备衣服,叮嘱我保重身体。

有一次出差,待了三个月回来,认为她肯定怀上了。

回来发现,她没有怀上。

晚上,她心不在焉的,和我说,明华,我想去上海工作。

我没有说话,以前我听她爸张科长说过。

我知道,她一旦去了上海,我们就得离婚。

第二天,我还在睡觉,她起床很早,突然有人敲门。

我听到有一个说普通话的男人进屋。

那男人问,你老公在家吗?

张敏说,在家的。我马上叫他起床来见你。

那男人惊讶地问,他还没有起床吗?

张敏说,是的。

张敏走到我的卧室,轻轻地说,快起床,来客人了。

我起床,洗漱好出来,看见一个满脸胡须的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

他看见我,立即站起来,伸手过来和我握手。

我看了他一眼,握了手后,坐下,问,你是哪位?

那男人笑着说,我叫王军,是个导演。今天来,我也是想和你说,张敏啊,各方面不错,我们想请她去拍电影。

我沉默了好久,垂头丧气地说,你问她吧,她若喜欢,她去吧!我不反对,我也不想干涉她想要的生活。

那男人一听,站了起来说,好,你们商量好了给我打电话,我派人来接她。

那男人刚走,岳母来了,一进屋就骂张敏,你脑袋瓜太简单了啊!你和他有结果吗?明华哪点配不上他?

张敏委屈地看着我说,我要去,我要和明华离婚。他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

岳母说,他大你十多岁,听他哄骗你,做什么演员,可能吗?即使当演员,有什么好?

张敏说,我喜欢。我要当演员。

我站了起来说,好了,不吵了,我们离婚吧!

晚上,张科长来了,骂了一通,劝我别和张敏离婚。

我们就这样耗费了一年,张敏仍然不想生孩子,也不想和我同床。

恰恰这一年,单位走向市场,效益不好,下的下岗,辞的辞职——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张敏的爸爸呢,还是关心我,悄悄地和我说,明华,要不你去海南闯一闯,听说哪儿在搞开发,机会多呢!

我不敢去,担心张敏走。

挨了一年,单位越来越糟糕。

张敏提出离婚,威胁我,不离婚,她要跳楼自杀。

万般无奈下,我和她离婚了。

04

我呢,背着行囊去了海南。

我进了一家私人工程勘查公司当技术员。

一次,我们在一个村子里搞工程勘察,村长出来接待我们。

闲暇时,村长悄悄地问我,小伙子,你结婚没有?

我说,结婚了,又离了。

村长问,现在呢?有女朋友吗?

我淡淡地笑了一下,说,没有。

他一本正经地说,小伙子,愿不愿意做上门女婿?

我又淡淡地笑了一下,没回答。

村长说,我只有一个女儿,以前有个儿子,出海打鱼,遭遇台风,落海失踪了,十成是死了。如果你愿意做上门女婿,家产全给你。我有一个300亩的果园,还有一个食品加工厂。你不要担心遭人欺负,我是村长,哪个也不敢欺负你。

我想,单位不景气,说不定明年我要下岗,爽快地说,行!伯伯,我答应。

村长笑嘻嘻地说,我叫王百万,不是外号啊,我妈给我取的啊。希望我成为百万富翁。现在,我已经是百万富翁了。我女儿呢,叫王富裕。你放心,你和她结婚,肯定富裕。

下了班,村长来我们公司请我去他家吃饭,我见到了他女儿——王富裕。

他女儿人长得普通,也不丑,是个淳朴的农村姑娘。

我打电话给我妈,我辞职去海南做上门女婿。

当时,我怕我爸妈反对,那知,他们没反对,听我说了后,反而支持我。

就这样,我和王富裕结婚了,辞职去了贵阳的工作。

05

结婚五年后,我带着妻子孩子回老家,路过贵阳,去看张敏的爸爸妈妈。

从他们口中得知,张敏又和那个男人离婚了,去了美国。

我问,她生孩子没有?

两老人互相看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不知道。

十年后,我再次回老家接父母去海南生活,路过贵阳,又去看望张敏的父母。

她父母老了,走路都拄拐杖了,告诉我,张敏回贵阳了。她现在开了一个培训机构——培训舞蹈,培训钢琴,培训模特——说是专为国外什么机构培养人才。

我问,她结婚了吗?

两老人摇头晃脑地说,没有。连对像也没有。

正当我起身要出门时,张敏来了,人变了,越来越漂亮了,像电影明星,像超级模特,像仙女……无法形容。

她看见我,愣了一下,然后笑嘻嘻地伸开双臂,来一个大大的拥抱,说,哎哟,好久没看见我的前夫了。

她大大咧咧地说,我听我爸妈说,你去海南做上门女婿了?而且生了两个娃儿啊?

我笑了一下,说,是的。你过得好吧!

她拉着我坐下,说,还好。以前不懂事,伤害了你,对不起!你啊,是我遇过的男人中,最诚实的一个,可惜我不珍惜,活活地把你气走了,现在惋惜呢!

我淡淡地说,人啊,讲缘分。我不适合你,也配不上你。你太优秀了。

她瞬间掉了眼泪,说,对不起!以后,你要经常来看我。我呢,有空去看你。还有,我不结婚,我认你娃儿为干儿子,有什么困难给我说,我帮你。将来,我老了,你喊个儿子来赡养我。

我开玩笑地说,行!

讲述人:我叫刘明华。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人。婚姻没有对和错,像一道选择题,你觉得适合自己,你就选对了,如果不适合,你选错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