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小随母改嫁后爷爷老了却要我养他

父亲去世时我才四岁,他的面目轮廓我完全没有任何印象,两年后我随母亲来到了一个新家,在这里重新开始了我的生活。

在此之前,我依稀记得爷爷对我的好,那时候他还下地干活,每天收工回到家里后,见到了我,爷爷常常会一把把我揽过来,将我放到他的大腿上坐着。

有时候,他会用长满胡茬的脸来痒痒我,逗得我咯咯地笑着,有时候他就这样子把我抱着,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享受着片刻的宁静与温馨。

那时候叔叔还没有成家,这在我们乡下农村就没有分家的理由,一大家子人,老老少少的,并不像现在的 人那样嫌人多吵杂,我们家一片和睦。

在父亲去世的那两年里

,爷爷是很疼爱我的,他去集市上卖山货,会带上我,卖得钱了,会给我买棉花糖,炸馍,如果我肚子饿了,还会给我吃上一碗香喷喷的螺丝粉。

晚上他还会给我讲故事,讲薛仁贵征东,讲梁山伯攻打祝家庄,还讲孙猴子大闹天宫,听着听着,我竟然趴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爷爷的床上,而这时候天已经完全大亮,爷爷已经出门干活去了。

现在想起来,当时爷爷是多么疼爱我呀。

可惜这种温馨的场景,在我六岁多时跟随着母亲的改嫁而结束了。

图片来自网络

我的新家离老家有三十几公里远,对于交通 便利的现在来说,这根本就不是距离,但对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自行车还不是普及的年代,这个距离算是很远了。

我们这里有这样的习俗:已经改嫁的女人是不能再踏进前夫家的,因此即便知道爷爷奶奶想念我,已经我也想念他们,母亲也无 能为力了

,她不敢带我回老家。

我们老家有一个常年收山货的人,他的足迹远到新家这一范围,母亲改嫁到这里,他也是知道的,而且爷爷经常卖山货给他,两人比较熟识。

小时候的我比较调皮,十一岁时,有一次,我跟一个小伙伴打了起来,对方失手把我的额头打出血了,到卫生院缝了几针。

几天后,那个收山货的人上我们家来收东西,恰好看见我的伤口,问了母亲,知道了我这个情况,返回去后,他把所知道的都告诉了我的爷爷。

爷爷奶奶都很着急,特别是奶奶,她生怕我在那边过得不好,受到别人的欺负,所以敦促爷爷过来看我。

那天中午我放学回来,看到家门口停放着一辆半新旧的自行车

,我知道家里一定有客人来了。

一脚踏进门槛,我看到五年没有见面的爷爷坐在堂屋里,正和我的继父以及我的母亲说话,见我回来,爷爷站起来,还是像以前一样把我搂在怀里。

我额头的伤口已经拆线了,留下一个不是很显眼的疤 痕,爷爷心疼地抚摸我的伤口,嘱咐我以后要跟小朋友们团结友爱,不要闹矛盾。

当他知道我没有受到别人的欺负,是小孩子不懂事误伤的,而且对方的大人没有参与进来后,饱经风霜的脸上出现了欣慰的笑容。

这时候我已经有了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爷爷除了给我买个款式新颖的书包外,还分别给我和弟弟买了一双波鞋,还有足够我们两个孩子吃的糖果。

我继父是个老实憨厚的人,看起来我在这个家过得很好,爷爷显得很是宽慰,临别时,他掏出用布袋包好的五百元钱递给了我母亲,说是给我的零花钱。

看着一脸风霜的爷爷,母亲不忍心要她的钱,推辞一番后,最后还是收下了。

图片来自网络

初中毕业后我没有考上高中,便和别人一起出去外面打工了。

家里经济条件尚可,母亲叮嘱我不要乱花钱,家里也不需要我的钱,要

我把打工赚的钱存起来,等将来讨媳妇要用到。

这时候我已经长成了一个小青年,离那次见到爷爷已经过去七八年了。

在外面打工,我认识了好多原来老家那里的人,得知了老家的某些情况:我的叔叔已经结婚生子,搬出祖屋另起了房子单独过。

那年年底我回家过年,忽然听闻老家的奶奶刚刚病故,是老家那边的朋友告诉我的,当时手机已经开始流行,一个电话就可以知道了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了母亲,母亲没有犹豫,说我现在长大了,应该去参加奶奶的葬礼,送她老人家最后一程。

离开老家已经有十五六年了,我都没有回去过,奶奶的模样已经完全记不起来了,而且那里还有叔叔,以及好多亲人都失去了联系,所以我决定听从母亲的吩咐,去给奶奶送葬。

当时我已经有了女朋友,只是订了婚,还没有结婚,但也已经居住在一起了。

女朋友是隔壁县的,恰好那些天来我家跟我住在一起,她嚷嚷着也跟我一起去,说看看老家的风土人情究竟是怎么样。

想着带女朋友去让老家的亲戚见见面也好,一来有个照应,二来也让她见识一下那边的风土人情,反正将来也少不了这个程序。

我们买了一些礼物,借了别人的摩托车,一路往老家的方向奔驰。

女友是个未经过世面的女孩子,对沿途所看到的景象都感到新鲜,一路叽叽喳喳地叫着,像只可爱的百

灵鸟。

车子离故乡越来越近,道路也变得更宽敞,眼前的视野也变得更宽阔平坦了。

一条小河在村前蜿蜒而过,河面上有个老者正撒网捕鱼,整个就是一副秀丽宁静的乡村美景。

妻子睁大了眼睛,对眼前的景色感到莫名的兴奋。

对于我们的到来,老家那边的亲人表现得很热情,家族里的人都跑过来接应我,对我嘘寒问暖。

跟亲人们寒暄过后,我们在他人的带领下,来到祖屋给奶奶的灵柩上香,跪拜,然后去爷爷的房间里看望他老人家。

看到我们的到来,爷爷感到有些意外,同时也很激动,忙不迭地给我们让座,倒茶,应该有十年没有相见了,爷爷显得苍老了许多。

告别了爷爷,我和女友过去堂屋和至亲们一起,给奶奶守灵。

图片来自网络

葬礼完毕,我们不急于回来,在老家住了几天,女友央求我带她去周边玩,老家上游几百米处有一个大型水库,是旅游区,游人很多,使得女友乐不思蜀。

应该说,老家地势平坦,环境优美,而新家那边山多,地势坎坷不平,两相比较了后,女友更喜欢老家的地理环境,说要是在这里安家,那多好!

老家的亲人都希望我们留下来在这里安家落户,因为这里是我的根,有我至亲至爱的人,我的心有些动摇了。

回到新家后,想到女友对老家的钟爱,以及老家那边的种种,我跟母亲提了出来

,母亲没有反对,说在哪里安家由我选择。

因为新家这里已经有了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所以继父并不作任何表态。

新家的房子已经建有五六年了,是继父和母亲用他们的积蓄建起来的,我打工的钱存起来,本来打算用这个钱在城里买套房供首 付,但是现在我有了另外的想法。

当我决定重回老家建房子时,继父和母亲表示同意,并愿意力所能及地给予我一定的资助,这样,新家的房子就完全归于我那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了。

虽然户口我已经迁出老家,但还可以迁回去。

那里还有我以及父亲和母亲的土地,我随母亲改嫁是在1988年,当时土地承包第 二轮调整已经过去了一年,所以我们在老家那边还有各自的一份土地。

我们的那份土地一直以来都是叔叔管理的,我的到来,叔叔主动把我们三份土地让给我们,至于爷爷奶奶的那两份,由爷爷管理。

爷爷和奶奶当年留下的一块自留地,一半给了叔叔建房子,另一半留着,他们应该考虑到我将来有可能用到,所以没有完全给了叔叔。

我在那块属于我的自留地上建起了房子。

我多年来打工的积蓄,还有继父和母亲资助一些,以及结婚时收到的礼金,一座两层连带装修的房子很快就建起来了。

爷爷曾经偷偷地塞给我两万块他的私房钱,我没有要,爷爷这么大岁数了,我都没有孝顺过他一天,怎么好意思拿他的辛苦钱呢。

图片来自网络

爷爷一直独居着,房子建好后,我们叫他过来和我们一起住,他还是拒绝了。

爷爷的身体还很硬朗,七十来岁的人干起活来不输青壮年,当年他上山找山货卖,后来他自己种植几亩药材,兼养几十只山羊,还有两头母猪。

山羊放养在山上吃树叶和草,晚上会自觉地住到一个山洞里,爷爷几天才上去看一次,所以他一个人干这么多活,完全可以应付过来。

在他79岁时,种植的药材也到了收获的周期,收完后,他还想买来种子继续种,我们劝他别再折腾了,应该安享晚年了,他才没有继续下去,但是仍养十几只羊和一头母猪。

两年前的入冬时节,爷爷偶然得了风寒感冒,由于他一辈子几乎没有得过什么病,所以并不在意,连感冒药都懒得服用。

后来病情加重,转换成风热感冒,整晚干咳不停,浑身乏力,我们才送他去医院,打点滴了一个礼拜才回来。

回来后,他人整体消瘦了好多,虽然身体看起来仍然很健康,但我们不能让他再养猪和羊了,闲下来的他无所事事,不喜欢去老年活动场所,玩牌打麻 将他也不感兴趣。

去年爷爷84岁,是他的本命年,我们为他举办了一场寿宴。

本来我和叔叔想各出一部份钱,给他办好这个酒席,但是爷爷说他有钱,不需要我们付出。

上个月,叔叔突然找我商量,说现在爷爷的口袋里应该没有多少钱了,要和我平摊他以后的养老钱,想都没想,我就答应了。

倒是我的媳妇有些不乐意,说像我这样的身份,根本就没有责任和义务去给爷爷养老,她的理由很多:

无非就是说我是孙子,自幼随母改嫁,从来就没有得到爷爷的抚养,所以没必要出这个钱。

还有,一些亲戚也私下里跟媳妇反应,说爷爷虽然上了年纪,但是他每年的收入并不少,一辈子未曾向叔叔要过一分钱,反而还久不久就给了叔叔的孩子零花钱。

而我却没有得到爷爷的任何资助,这很不公平。

爷爷今年已经85岁了,凭我的感觉,他口袋里应该还有些钱,可是已经到了这个岁数,即使身体再怎么健康,他还能活得多久呢?

所以我不听媳妇以及一些人的教唆,决意给爷爷养老,我想,即使没有叔叔,作为孙子,我还是义无反顾地赡养爷爷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Warning: error_log(/www/wwwroot/www.youliangdian.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2113.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www.youliangdian.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