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一直对妈妈不好她老了我没给她好脸色

今年清明,外嫁的我回娘家祭祖,完毕后,我提了一袋礼物去给在祖屋里独居的奶奶,简单寒暄了几句便出来了。

看着不算简单的礼品,识货的奶奶颤巍巍地追出来,拉着我的手一个劲儿地要我吃了饭再走。

我说我不饿,刚刚吃过了,奶奶又叫我住上一晚,说明天再走,这么多年来她怪想念我哩。

是呀,我远嫁到六百公里开外,由于总有忙不完的活儿,几年难得回娘家一次,要不是去年底母亲病故,今天我才不会回来呢。

想到母亲,我的心一阵酸楚,眼泪差点又流下来了,从而对眼前的奶奶心里陡然升起了某种反感,于是淡淡地说:家里太忙,我还是要赶回去。

说罢我不再理会奶奶巴望的眼神,执拗地走了,留下她孤零零地站在那儿,怅然若失。

图片来自网络

我是昨天夜里来到的,本来想今天待在娘家一天,明早再赶回去,但是刚才老公打来电话,说我们请的一个帮工家里出了点事,要请假几天。

我们承包三百亩地种植砂糖桔,一年四季总有忙不完的活儿,想到这些,我便决定提前赶回去。

奶奶可能不理解,她不明白我这个远嫁的孙女好久才回来一次,为何又匆匆地走了,这不符合常理。

我也不想管那么多了,在我的印象里,奶奶是一个不称职的形象,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我想,我母亲至死都不会对她产生好感吧?

虽然后来奶奶很是讨好母亲,在各方面表现出有所愧疚的一面,但毕竟当年她对母亲的不恭,不是一时半刻就可以轻易抹掉的。

我出生于教师家庭,之前祖辈世代为农,多少人想翻身进入仕途也找不到门路。

>

到了我爷爷这一代,恰逢改 革开 放,他做起了贩卖猪仔和药材的买卖,并种植当时很抢手的名叫田七的中 药材。

田七,也叫做三七,是一种名贵的中草 药,在那个年代,干的田七一斤可以卖到两三百块钱,这可不是小数目,好多人就是种这东西发了财。

爷爷做买卖已经足以让我们家过上富足的日子,而后种植药材,就净赚了3万块钱,让我们家直接成了当年的万元户,登上了地级市的报纸。

不久以后的1984年,我的头脑聪明的父亲初中毕业并考上了地区师范学校,这意味着三年后他成了妥妥的能够吃上皇粮的人。

我们从默默无闻的普通人家,变成了世人刮目相看的对象,奶奶的腰板

直了,言行举止中表现出得意的高人一等的样子,似乎自己是世界上最 幸福的人。

父亲师范毕业后,分配到镇初中教书。

乡下的孩子入学晚,父亲毕业时已经年满20岁,在当时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显然,因为我们家境富裕,而且父亲稳稳地领着一份国家工资,是不愁找不到女人了。

但是急于抱上孙子的奶奶还是想在父亲的婚事上插上一手,要他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做媳妇,否则有辱我们这个所谓的“富户”人家。

可是事与愿违,偏偏奶奶担心什么来什么。

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父亲还是喜欢上了我的母亲——一个没有固定工作的农村女孩。

在此之前,我们本家某个在百货公司上班的婶子,给父亲介绍了一个在商店里做售货员的女孩,爷爷和奶奶对女孩的各方面都非常满意。

要知道,在那个年代,商店售货员是个很吃香的工作,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进去都不得,女孩的工资待遇一点儿都不比当老师的父亲差。

可父亲偏偏喜欢上了没有正式工作的,且家境贫寒的我的母亲。

图片来自网络

父亲和母亲是小学到

初中的同学,父亲考上师范学校,母亲成绩不好,在班里处于排后的位置,只能去读职业高中。

职高毕业后,母亲没有找到工作,回来务工一段时间,当时父亲刚刚参加工作,便托关系让母亲去了某个偏僻的村寨当代课教师。

父亲所做的这一切,都是背着家里人的,我爷爷和奶奶都蒙在鼓里,要不然,按照奶奶一贯嚣张的秉性,她断然是会跳出来对父亲说上几句不客气话的。

得知父亲非母亲不娶后,奶奶苦口婆心地劝他,软硬兼施,父亲不为所动,奶奶终于动怒了。

那天,她逮住了机会,在我母亲每天上下班的必经之路,拦住了刚刚放学回来的母亲,把她羞辱了一顿,说就你这样的条件,想做我家的媳妇儿,门都没有。

我母亲生性软弱,平生哪里遇到过这阵势?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个,任凭我奶奶在路 人的围观下把她骂够了,她才骑上自行车回了家。

外公外婆家住在离我们有五六公里远的另外一个村庄,家里只有我妈和小姨两个女儿,没有可以传宗接代的儿子。

除了家里穷,以及我母亲没有正式工作外,家里没有一个男孩,恐怕也是我奶奶看不起他们的另一个原因了。

在我们这里,没有儿子的家庭,一般都会招一个上门女婿,而作为家里长女的我母亲,招婿上门的任务,不用解释,肯定落在她的头上了。

没有男儿的家庭,在农村是会被人瞧不起的,我母亲从小便在这样的阴

影里成长起来的。可以说,那天遭到我奶奶如此一番讥讽,母亲所承受的屈辱可想而知了。

母亲果然不敢再跟父亲来往,甚至都想辞去这份由父亲带给她的代课教师工作,后来在众人的劝说下,她才同意继续这个工作。

我爷爷不管这些,伯父那时候也已经结婚生子,还没有分出去另住,他们爷俩买了一辆当时在村里绝 无仅有的小货车,方便做买卖时用到。

父亲有着一份吃皇粮的工作,爷爷和大伯做着一份很来钱的生意,我们家确实成了人们眼中的“望族”,一般人想巴结都还来不及呢。

所以不难理解,我奶奶这种高高在上的做派,无形之中使我母亲卑微到了极点。

图片来自网络

我父亲是个脾气温和的人,他从来没有跟奶奶顶过嘴,但在这件事上,他没有听从奶奶的话,执意要跟我母亲走到一起。

他搬了行李到学校去住,并叫来我母亲住到一块儿,等我奶奶发觉时,已经是在半年后,而这时,母亲的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见到生米已经成了熟饭,我奶奶虽然气不打一处来,但已经没辙了。

到了定亲时,奶奶故意给少了各种礼品,存心与我母亲以及外公外婆过不去,我的叔婆,也就是奶奶的妯娌看不下去,偷偷地跟我爷爷说了。

爷爷觉得奶奶做得太过分,会让自己以后没脸见亲家,也会让他人笑话,便说了奶奶几句,奶奶说好马配好鞍,什么样的人配什么样的

货,我心中有数。

没有人说得过她,我父亲只能自己掏钱买了跟平常人一样的订婚礼品,让家族里的亲戚给挑着上门提亲去了。

自此后,奶奶的恶名开始远扬了。

母亲生下姐姐后,奶奶嫌她是女孩子,在母亲坐月子期间她不怎么帮着照料母女俩,父亲便叫来我外婆护理她们这一大一小的,奶奶因此又把冷眼朝向了我的外婆。

由于文化基础薄弱,我母亲连考了几次教师转正,也没有考上,成绩处于所有考生中垫底的位置,她灰心了,看不到未来的希望。

当时,大伯已经跟我们分家了,田七也已经不再种植,贩卖猪仔的生意也竞争激烈,见到没有了多少利润,爷爷也停手了。

正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交接时段,人们纷纷南下打工挣钱,我母亲便辞去了代课教师职业,想跟人们一起外出打工。

父亲不想让母亲出去外面,想让她待在家里种田,然后找机会盘下一个门店让她做点小买卖,但又怕她受不了奶奶的冷眼,所只能由她跟别人出去打工了。

图片来自网络

在母亲外出打工后的第 二年,她又怀上我了。没办法,她只能回来等待分娩。

半年后,当我呱呱落地时,一看仍是女孩子的奶奶瞬间皱起了眉头,不顾接生婆地叫唤,她转身就走。

奶奶心里一直有个梗:跟她的妯娌相比,人家有三个儿子,生了四个孙子,而自己有两个儿子,只有大儿子(即我大伯)生了一个儿子,这让她感到很没面子。

我父亲是公职人员,按照当时的政策,只能生两个孩子(如果头胎生儿子,那就只能生一个孩子了),这样,父亲这辈子没有儿子,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了。

奶奶这时想到了我外公外婆,他们也没有儿子,因此怀疑我母亲是从他们那里“遗传”过来的,对我母亲的厌恶更加深了。

我直到两岁时,长得一点儿都不像父亲,这时候,奶奶不知道听了谁的话,说我母亲在外面打工,怎么莫名其妙就肚子里怀有了我,莫非是人家的种子?

奶奶居然也听信了人家的猜测,对我母亲开始“盘查”起来,对了日期,果然是人家说的没有错。

于是她横挑鼻子竖挑脸,对我母亲各种含沙射影指桑骂槐。

我母亲哪有听不出来的道理呢?她把此事告诉了父亲,父亲是个慢性子的人,觉得没有必要跟奶奶解释这些,所以叫我母亲别跟她一般见识。

其实,广东打工的地方离我们不是很远,母亲久不久就回来一次,但每次回来都是在父亲的宿舍里住,根本就没有回老家,因为她不想看到奶奶的脸色,从而给奶奶有了这样的一个怀疑。

基于此,奶奶从来就没有给我们姐妹俩好脸色,特别是我,小时候叫她一声奶奶,她都嫌烦。

每次过年,她很少给我们发红包,而她唯 一的宝贝孙子,也就是我的堂哥,口袋里的红包用完了,立马去跟她再要,她居然也给了。

有一段时间,奶奶甚至唆使父亲把母亲休了,再另外找一个,说这个伤风败俗的女人,有辱祖先败了门风。

图片来自网络

奶奶对我的改变,是在我长到了十五六岁左右。

不知怎的,那时候我越来越长得像父亲,妇女俩简直是同一个模子出来的,不仅如此,我也长得很像爷爷和大伯。

与此同时,先前长得像父亲的姐姐,现在居然长得像母亲,不怎么像父亲了。

我的这一改变,给之前怀疑母亲的奶奶狠狠地打来脸。打这以后,奶奶不敢再对母亲说风凉话了,态度也变得好了许多。

而这个时候,我的伯母对奶奶也不怎么好,之前她们勉强合得来,是奶奶为了有精力对付我母亲,才假装对伯母好的。

现在,奶奶没有了母亲这个“敌人”,自然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处处对伯母妥协,而同样泼辣的伯母自然也不吃奶奶的这一套,两人针尖对麦芒,吵架是经常的事。

因此,伯母后来渐渐成了奶奶的眼中钉肉中刺,心里的天平开始偏向了我母亲,特别是在爷爷去世,以及伯父病故后,她的这种倾向更加明显。

爷爷和奶奶一直都在祖屋里单独住,即便爷爷去世后,奶奶也不肯过来跟两个儿子住在一块儿。

有一回,奶奶得了感 冒发烧,浑身乏力,她叫了自己的宝贝孙子去村里的药店帮她买药,我的堂哥正玩游戏,不耐烦地拒绝了。

而她又不敢叫伯母帮她买,正是无奈之时,我母亲刚好经过一旁,知道了这事,她不计前嫌,主动掏钱给奶奶买药去了,还拿出了自己的常备药给奶奶。

奶奶对她连说了好多感谢的话,让人听起来很不自然。

8年前我嫁到外地,奶奶很舍不得我远嫁,紧握着我的手不放,要我常回来看望她。

我知道她这是真心话了,毕竟,她现在已经成了“孤家寡人”,我一走,她想找个说话的人也没有了。

远嫁后,因为工作繁忙,我很少回来,直到去年母亲突发脑溢血去世,我才一个人匆匆赶来,还让老公在家里接待客户等相关事宜。

母亲葬礼的那几天,奶奶脸色沉郁,不喜欢跟人说话,直到看到我回来,脸上才出现了一丝喜悦。

听家族里的一个堂婶说,当得知我母亲抢救不过来时,奶奶还背着人偷偷地抹眼泪。

办完丧事后,临走时,我去城里给奶奶买来了很多老年人的补品,她很开心,直说我这个闺女对她最 好。

看起来奶奶是知道自己当年的错了,可惜,她曾经一度歧视的人,现在已经走了,她想对她表示忏悔,也来不及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Warning: error_log(/www/wwwroot/www.youliangdian.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2112.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www.youliangdian.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