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滑冰团体赛冰舞自由舞比赛尽显中国式冰雪浪漫(组图)

峰峦叠翠,云霞翠绿。伴随着东方韵律的《功夫钢琴》,中国选手王诗月、刘新宇身着“青山绿水”,在7日举行的花样滑冰团体赛冰舞自由舞比赛中,尽显浪漫情怀。中国的冰雪。

花样滑冰与音乐:从无声冰雪竞技,到东西乐章和鸣

中国选手王诗月(下)和刘新宇在比赛中。新华社记者 王玉国 摄

无独有偶,在本届冬奥会上,世界都能听懂的中国风音乐,成为了众多花样滑冰选手的最爱。金伯阳再次上演了《卧虎藏龙》的剑影。关于《盛宴》……在中国文化举世瞩目的同时,花样滑冰中的音乐之美也再次受到关注。

音乐被视为花样滑冰节目内容的“灵魂”。参赛者往往根据自身的技术优势、形象特点、艺术风格等,选择合适的演出曲目,并以此为基础,确定比赛服装和动作安排。在花样滑冰中,与音乐的契合、对音乐的诠释和表达是最终呈现效果的关键。

花样双人滑冰冠军视频_2010年冬奥会花样滑冰_中国花样双人滑冰视频

有趣的是,花样滑冰原本是一项“无声”的运动。直到1860年,美国花样滑冰爱好者汉斯·杰克逊第一次将花样滑冰技巧与优美的华尔兹相结合,取得了新的突破。

随着花样滑冰加入奥林匹克大家庭,音乐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1932 年,在美国普莱西德湖冬季奥运会上,一支管弦乐队来到溜冰场,循环播放同一首乐曲,为所有参赛者伴奏。此后的几十年里,选手们逐渐获得了更多的音乐选择,但仅限于没有歌词的纯音乐。

花样滑冰与音乐:从无声冰雪竞技,到东西乐章和鸣

日本花样滑冰名将羽生结弦曾多次在国际比赛中演奏肖邦的G小调第一叙事曲。图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男子单人滑短节目比赛羽生结弦。新华社记者 曹灿 摄

此后,古典音乐一直是花样滑冰运动员喜爱的曲目,如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肖邦的G小调第一叙事曲《月光奏鸣曲》等。其中,《卡门》由法国作曲家比才创作的花样滑冰原声带,曾多次入选女单、男单、双人滑、冰舞等赛事。

回首冬奥会的记忆,中国花样滑冰的第一枚金牌也离不开古典音乐。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阿尔比诺尼的一首《G小调柔板》舒缓地演奏。中国花样滑冰组合申雪/赵洪波在冰面上翩翩起舞2010年冬奥会花样滑冰,单跳、举重、四转、抛、跳……两人的整套自由滑表演近乎完美,并凭借总分216.57。这是中国冬奥征程中花样滑冰的首枚金牌,也是第21届冬奥会。非欧洲选手在会议上获得的第一枚双人滑金牌。

花样滑冰与音乐:从无声冰雪竞技,到东西乐章和鸣

2010年2月15日,中国选手申雪、赵洪波在温哥华冬奥会花样滑冰双人自由滑比赛中夺得冠军。中新社记者 盛家鹏 摄

2014年,花样滑冰原声带正式解禁人声,花样滑冰赛场上出现的曲目越来越多样化。其中,音乐节选在花样滑冰配乐中更为突出,歌词富有戏剧性,节奏熟悉,情节极具表演张力。音乐剧《歌剧魅影》、《悲惨世界》、《罗密欧与朱丽叶》、《红磨坊》和《狮子王》都是花样滑冰的热门选择。据音乐剧爱好者统计,本届冬奥会花样滑冰项目将有10多首音乐作品,其中包括中国运动员朱毅在团体赛女子单打短节目比赛中表演的《日落大道》。

回顾历史,世界花样滑冰大赛的领奖台长期以来一直被欧美选手垄断。为了让作品得到更多评委和观众的理解和共鸣,当时的花样滑冰选手也更倾向于使用欧美音乐。近年来,融入东方元素的音乐也被越来越多的华裔和华裔选手带入花样滑冰的国际舞台。

花样滑冰与音乐:从无声冰雪竞技,到东西乐章和鸣

2月7日,中国选手彭程(右)和金洋在比赛中。同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花样滑冰团体赛双人自由滑比赛在首都体育馆举行。新华社记者 李一博 摄

从1998年长野冬奥会2010年冬奥会花样滑冰,中国名将陈露倾情演绎经典旋律《梁祝》,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中国元素与冰雪运动激情与活力的完美结合,在花样滑冰的舞台。它也见证了东西方的和谐,也见证了中国文化内涵与“美与美并举”的奥林匹克精神的融合。(李一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arning: error_log(/www/wwwroot/www.youliangdian.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0311.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www.youliangdian.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00